正文

《娃儿》059 当务之急

(2019-11-10 15:06:48) 下一个

亚玲的日常工作,这晚全由桂宝代劳。饭没做,叫的外卖。饭后的按摩必不可少。然后伺候奶奶洗脚,扶她上床,等她睡着。桂宝觉得繁琐极了。偏偏桂圆加班,九点多才回来。

一进门,桂宝揶揄,“姐,故意的吧。”

桂圆放下包,问吃了没有。

桂宝道:“你要在难民署工作,难民早饿死了。”桂圆不耍贫嘴,问奶奶怎么样。

“睡了。”

“你有功。”桂圆表扬,用校长的口吻。

“有赏么。”桂宝问。

桂圆颓然坐到沙发上。桂宝见姐太累,收起油嘴滑舌,转身给她放洗澡水。折回头来,才道:“姐,别太累,让姐夫去拼,你现在的当务之急……”他被老妈熏陶的,下意识叨叨老姐生孩子的事,话到嘴边才意识到不妥,又改口,“当务之急是养好身体。”

桂圆苦笑。弟弟年轻,不懂他们这年纪的焦虑,事业算上到半山坡了,往前走,还可能有更好的风景,往下退,再想爬坡,估计难了。不拼怎么弄。像他们这种没有家庭背景,没有特殊才能,颜值普通的青年,只能苦干。即便买了房,有不错的工作,结了婚,代桂圆觉得自己的阶层地位依旧没有上升,依旧处于“手停口停”的阶段。而且她还得为未来储备。整天在辅导学校工作,她深知养娃的花费,不得了!没有足够粮草,娃儿生出来,只会把整个家往下拖。

烦。桂圆不想谈这话题,于是进攻弟弟,问:“真不找啦?”

桂宝歪着头,“别的不想,就挣钱。”

“你?”桂圆骇笑。

“小瞧人?这月收入小三万。”

“呦,抢银行啦。”

“诚实劳动。”桂宝得意。除了从左璐瑶那借钱,他还从不同的网贷平台借了点,再去小舅的平台买理财,吃中间利息。他觉得自己现在像地主,到季就收割,就收钱。自在。活脱天地中间一散仙。

“一雯没联系你了吧。”桂圆问。

“她谁,不认识。”桂宝还恨她。恨她的冷酷绝情。

“曾经沧海难为水。”桂圆文绉绉地。奶奶在里屋叫人,桂宝起身去看。他不想听老姐唠叨。桂圆跟着进去,听到奶奶在叫亚玲。

桂圆绕过桂宝,上前,叫了声奶。

奶奶抓着桂圆的手,道:“亚玲,和一点藕粉。”桂圆傻愣在那儿。奶奶推了桂圆一下,“去啊。”

桂宝纠正,“奶,您糊涂啦,这是您孙女,代,桂,圆——”

奶奶瞪眼,“胡说,这是亚玲,郝亚玲,我儿媳妇,守了几十年寡的亚玲。”睁眼说瞎话了。

桂圆脑中纷乱,一时不知怎么扮演老妈。奶奶还在嚷嚷,桂圆只好先承认,说我是亚玲。又转头对弟弟,“还愣着?!冲藕粉去!”

吃了藕粉,奶奶睡着了。桂圆洗了澡,心里都是事,她打了个电话给齐进,问他睡了没有。齐进问:“换床睡不着么。”还是他了解她。她是睡不着,可不是因为换床,是因为奶奶的病。家里的药她翻了一遍,个个对,上网搜,才发现奶奶的确在吃老年痴呆的药。

是老妈没说。瞒着?为啥。

桂圆想直接打给郝亚玲问个究竟。再一想,算了,这个点说,一夜都别睡。而且她在陪穆小桃,万一起争执,让外人看笑话。

桂圆钻进被窝,手放在小腹上。平坦的小腹,还有点下陷,跟小盆地似的,她指望着这块盆地什么时候能成为丘陵。这么渺渺茫茫想着,慢慢进入梦乡。

不日,娃儿抱回来了。小桃让亚玲暂时保密,她还不打算让老三那边知道。尤其不想让念巧知道。免得她得意。

冠峰似乎不那么兴奋——高兴也高兴,有点出于礼貌的性质,陪着笑。小桃心里欢腾,敏锐度下降,顾不上冠峰,兀自体会当妈的快乐。她老给亚玲打电话,一会问吃的,一会问用的,其实家里早请了个保姆。小桃嫌她毛手毛脚。问亚玲,亚玲也答不上来,她笑着叫苦,“大嫂,我这经验可有年头了,你就当养个小猫小狗。”小桃不同意,说既然养了,就要全力以赴。

孩子的名儿,桃跟冠峰有分歧。小桃的意思是,孩子姓郝,叫郝豆豆。冠峰道:“该是什么就是什么,还是姓她原来的姓。”

小桃埋怨,“就是不知道。”

“那跟你姓,穆豆豆。”

小桃认为冠峰这是嫌弃孩子,抵死不让步,就要姓郝。冠峰只好让步。最后名字定为:郝穆豆。小名还是豆豆。

豆豆来了没多久,消息就散出去了。非丁克朋友来恭喜,意思是,欢迎冠峰和小桃进入他们阵营。丁克朋友们集体抵制,不过小桃也无所谓,有女万事足。

家里这边,消息是从孙志明这里放出去的。他带人来看画,咋咋呼呼,说这谁呀。小桃直说:“我女儿。”志明一时不知怎么接下茬,下意识瞧小桃肚子。

小桃肯定口气,“我女儿!”

志明嘿嘿笑,“好好好,女儿好!”从他这“走露”消息,小桃多少有点存心,亚玲不想面对季鹏念巧,还要解释,搞不好还要站队,麻烦。那就劳烦人家女婿吧。

季鹏告诉郝彤。郝彤兴奋。不为这孩子本身,而为大伯大伯母的传奇故事。这个岁数,抱养个娃儿,带劲儿!不愧是艺术家。别致。不庸俗。

郝彤跟老妈念巧吹嘘。念巧又告诉季鹏。季鹏也感到惊讶。念巧道:“瞧瞧,我生彬彬,大嫂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现在呢,脑勺子后面长疙瘩,她看不见自己的毛病!”鼻孔里哼出点气儿,“人,结了婚,没孩子,年轻时候就是小两口,老了是老两口,那都不叫家!一男一女,就得有娃儿,才叫家!”

季鹏道:“你给大嫂打个电话。”人不到,话儿得到。知道了就不能装傻。念巧一百个不情愿,可还是得打。通了,笑盈盈地,“嫂子,恭喜恭喜。”

小桃应付。

念巧又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张嘴,彤彤这马上要生,等生完,一定去看娃儿。”小桃客气客气,挂了。次日,季鹏亲自上门,给大哥大嫂送了红包,恭贺添丁进口。小桃收了,季鹏不多坐。冠峰继续作画,季鹏看他情绪似乎并没有多大改变。

过去是阴,现在多云,顶多点缀几个毛——冠峰的长寿眉养起来了。

亚玲从老家回来,桂圆一直没得空找她。总部举行教学比赛,分部一方面要抓日常教学,吸纳会员,另一方面又要天天往总部跑,开会,推优。各种事。桂圆头疼。

终于有一天,出大事了。总部提拔的最年轻的双料校长代桂圆晕倒在会议当场。拉到医院,一通查,医生说有点贫血,血糖低。

公司内部轰然。平时受了桂圆惠的,真担心,几个竞争对手及其下属,幸灾乐祸,不失时机制造舆论,说忙着生娃儿,哪有精力做管理。桂圆只好让分管副校长把校内舆论强压下去,她一出医院,就先到学校露一头。她如今事业春风得意,多少人盯着。关键时刻,她要顶住。这是家外。

家内,齐进和亚玲急得一头紫疙瘩。亚玲让桂宝出钱,买了两块阿胶,仔仔细细煮了,成膏。盛在小瓷盅子里,巴巴地端上门。齐进开门。亚玲边进门边说:“熬了点补的,你也喝。”抬眼一敲,客厅没人。

亚玲诧异,“桂圆呢。”

齐进不好意思地,“去学校了。”

“成啥样了?还去!你怎么不拦着?!”亚玲心疼女儿。

“拦不住——”齐进说实话。桂圆上班恨不得小跑。

亚玲低头东看西看,生气,像兽,“咋就恁忙,今儿大礼拜。”

“辅导班,礼拜可着上课呢。”齐进两手插在口袋里,他紧张。亚玲放下小饭兜,一屁股坐在饭桌旁的椅子上,“身子瘦成柴棒棒,哪能长出好苗苗。”

齐进不知该怎么劝丈母娘。还没审问呢,他已经成共犯。亚玲抬头,“你呀,就是太贤惠!”有点用词不当,改,“老实!”又说,“一个家,只能有一个人忙,两个人都忙,怎么成个家。”

齐进不吭声,之前他侧面敲打过桂圆,建议她辞职休息一段。桂圆几天没理他。如今丈母娘这意思,似乎也是让桂圆辞。或者至少换个岗位。可这话他不能说,郝亚玲说最合适。

他也能理解桂圆,娘家不是大富,没底气,一个人干活挣钱,将来养孩子也难。可是,现在生育和工作,都是大事,那必须英雄断臂二选一。亚玲跟齐进沉默以对,坐了一会儿,她问:“你跟桂圆,谁工资高。”

齐进怔了一下。怎么这么问。什么意思。但也得如实答:“她挣得多点,”尴尬笑笑,又补充,“可生孩子这事,我没法代劳。”再补充,“我是想代劳啊。”

亚玲没多问,又坐了几分钟。走了。临走时反复叮嘱齐进晚上一定要看着桂圆把膏喝了。说赶明儿再来。齐进说要不他去学校叫她。亚玲表示不用,说不能打扰桂圆工作。齐进犯糊涂,这丈母娘,到底是支持桂圆工作,还是支持生娃,又或者是,双管齐下,两个都支持。

———

抢先阅读:《娃儿》060 二选一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2458852/chapter/12529634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