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娃儿》062 这感觉

(2019-11-14 14:25:32) 下一个

齐进和桂圆又去医院彻底体检。结论是,两方都没问题,具备怀孕条件。再看中医。老大夫提出个线索,说不排除是情志原因。无奈之下,齐进找了心理医生,两口子一起去看。医生还给桂圆做了催眠。追溯到她小时候的心理创伤。有意识无意识地,桂圆和齐进写了点东西,画了东西,说了点东西,医师一番循循善诱,该说的不该说的,桂圆说了。齐进也跟着说了。

出来之后,桂圆后怕,问:“我说什么不恰当的了么。”她现在是校长,言语上不得有失。

齐进说没有。

“靠谱吗这人。”现在问未免太迟。

齐进道:“不是说了么,你就是深度紧张。”

“我没觉得紧张。”桂圆否认。

齐进拉着她手,非常真挚地,“这么说,你不紧张,这是你的自我,但是你的本我,潜意识,一直紧张,一直不肯放松,所以导致你主观上想怀,可是呢,整个系统不受控制。”

桂圆虎着脸,似乎听明白了。本我自我超我,她教育心理学学过。齐进进一步,“请请假,休息休息,现在春暖花开,到哪儿走走都好,你不能再累了。”

“马上要高考。”桂圆脸上没有笑容,“这是孩子们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也是学校攻坚克难的关键点,这时候撤,自己玩儿去,合适吗?我是校长,我得以大局为重,考虑未来。”

齐进耐不住,急了,“那我们的未来呢。”

桂圆沉默。过了一会儿才道:“我下来就有未来,我不下来就没未来,是这意思么。”

齐进不得不解释,“你老是问题放大,夸张。”桂圆索性摊开了,“我知道,你对我不满意,你们全家都对我有意见,可是我是人,是有社会角色的人,你们一点点死磨硬泡非要让我放弃社会身份社会角色,以后怎么办。”

“我养你。”齐进硬气。

桂圆默默不语,有些话只能在心里叹,她就是去做文员做保洁,也不能让男人养着。手心朝上,意味着低人一等。她不能做问人要钱的那个。进一步讲,就算齐进愿意养她。他能心甘情愿打点她全家吗?郝亚玲、代桂宝,还有奶奶,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她必须有准备,必须在财务上独立,乃至强壮。

“继续试管。”桂圆轻声。

“还受得了么。”

桂圆顿一下,“该受的就得受。”

肉体的折磨是一方面,她还得接受精神的折磨,比如,很快,代桂圆便接到消息,表妹郝彤生了——七斤二两,大胖小子。去探望,对她来说,又是精神凌迟。

人家有,你没有,偏偏你还想有,痛不痛苦?桂圆真想给老妈打电话,直接说不去了。可行么。去看表妹,不光是看表妹。那是给小舅小舅妈面子。她有什么立场、资格不去?她是晚辈,必须去。况且小舅对她不薄。

桂圆打给老妈,她还没说话,亚玲便道:“得一起去。”桂圆发毛,放大音量,“没说不去。”亚玲意识到女儿太过敏感,解释道:“是说跟你大舅大妈约个时间,一起过去。”桂圆立刻不好意思。脾气发得毫无必要。显得自己太过在乎。亚玲又说:“彤彤婆家没什么人,孙志明有个老爹,早再婚了,全是你小舅这边打点。”

桂圆深呼吸,努力心平气和,问老妈礼钱什么标准。亚玲道:“给她妈什么样,就给她什么样,女儿总不能大过妈去。”末了,亚玲提醒,“到时候多带一份,你大妈抱豆豆回来,你和齐进还没去过,你大妈说了,你们情况特殊,不用去。真见到面,不给一份不好。”

桂圆明白,越是假的外的,越要比真的内的还要真,还要内。桂圆真佩服穆小桃,这个年纪还有这兴致从头再来。不过,细想想也能理解,人家财务自由,养孩子,纯粹是为了精神文明。不像她和齐进,还在为物质文明挣扎。

桂圆去银行取了崭新的百元票,晚上回去包红包。齐进问怎么两个。桂圆道:“郝彤儿子一个,大妈女儿一个。”齐进笑说真乱。桂圆叹息,说还笑!齐进连忙收了笑容,问到时候要不要陪她过去。

他最近工作紧。去看月子地里的妇女,男人出现也不大恰当。桂圆说不用。齐进看她表情,他担忧,“还是去吧。”桂圆着急,“说了不用!”

郝彤坐月子,跟她老妈同等待遇。哦不,待遇甚至还高半截。她也住在念巧当年住的五星级酒店内的月子会所。大套房。这是她向志明特别要求的。志明立马满足。

青出于蓝胜于蓝。郝彤要这感觉。

不过,生了孩子,郝彤才发现她早先对生孩子的困难预估还是不足。她是顺产,疼得好像被人捅了一刀。生了六个小时还没生下来,念巧原本要请求剖腹,志明也没了主意,一个劲儿说保大人。郝彤不答应。她就要自然生,不为别的,只为证明自己比老妈能干、伟大。生个孩子不算什么。用力九个小时,瓜熟蒂落,生下来了。儿子!

郝彤骄傲。念巧能生男,她也不落后。她抱着自己的儿子,一瞬间,跟脱胎换骨似的,美少女变身,她是妈妈了。可是,困难跟着又来了。她原本以为,生了孩子,娃儿一哭,她抱起就能哺乳。只可惜在顺当进入哺乳之前,她还经历了一次“胸变石头”的恐怖旅程。涨奶。发低烧。每个两个小时磨破并结痂一次。全天睡不好觉。不能马上洗头洗澡。月子中心那些高级护理师忙得四脚朝天,一方面要给彤彤作处理,生理性的,一方面还要抚慰她,心理性的。

彤彤没想到当妈这么痛苦,气得拿指甲挖志明的肉,恨道:“都是你害的!”志明山呼,“老婆英明,老婆伟大!”

因为形象不佳,郝彤要把亲戚探望的时间推后,这话得由志明传达给念巧,念巧再通知冠峰、亚玲以及桂圆等人。

小桃得知,不禁狐疑,问冠峰,“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冠峰道:“不是说了么,身体状况不佳。”小桃笑道:“看得就是个不佳,刚生完孩子,有几个特佳的,佳了也不用坐月子了。”说得好像她经历过似的。

冠峰瞟了她一眼,没接话。小桃弯腰摆弄女儿豆豆。豆豆各咯咯笑。聪明着呢。小桃一回头,“该不会是……”言语迟疑,“娃儿有什么问题吧。”冠峰蹙眉。小桃没继续往下说。深思中。

亚玲得到消息没往心里去。她这些天在忙老奶奶。药还在吃,病却加重。过去是间歇性不认人,记忆力不好,现在是指鹿为马,非认亚玲是桂圆,桂圆是亚玲。

亚玲一站到奶奶窗前,正打算下手按摩,奶奶便说,“去把你妈叫来,你不行”。亚玲啧一声,“妈,我就是亚玲。”奶奶厉声正色,“你不是!”说不是就是不是。亚玲没法去烦女儿,女儿也烦着呢。可奶奶死活就是不认。

桂宝帮老妈分析,说这有什么难的,奶就是张冠李戴,还不明白么,现在你就是姐,姐就是你,你穿姐的衣服,扮演姐不就完了。

咦,是个好主意。于是郝亚玲翻出几件桂圆的衣服,头发剪剪。桂圆最近是中长发,中分。她也那么弄。齐活儿后,往婆婆床前一站。老奶奶果然又叫她亚玲了。

桂圆接到探望延迟的消息。刚开始没感觉,因为忙。但一静下来。比如周末休一天。那种不好的感觉又回来了。仿佛一个被判了死刑马上要上刑场的人。突然被通知延后死。那种等待的滋味不好受。到底死还是不死呢。

齐进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桂圆没好气,“能有什么问题。”

“产妇?娃儿?”齐进的揣测跟小桃差不离。

“自然产,大胖小子。”桂圆觉着这两个词对她是羞辱。

齐进下床在地板上做了几个俯卧撑。“要不今天……”他问。

“算了。”桂圆拒绝。心情不好,就算中标,生出来的孩子估计也不健康。手机响,桂圆接,是小舅妈唐念巧打来的。她通知桂圆,这周六,邀请她来月子会所。桂圆挤出笑,表示一定准时到。

“要不再来一次吧。”齐进再次邀约。

“洗没洗。”桂圆问。

齐进不好意思点头,穿着裤头猫腰出去。一分钟,回来了。桂圆诧异,“没听到水声呢。”

“洗好了。”齐进低头。

桂圆明白了,他只洗了局部。可她要的是整体清洗。

“好好冲一冲。”

“冲了。”齐进上床。

“用沐浴露了吗。”桂圆问。

齐进兴致大减,“算了。”

桂圆反倒不好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得卫生,去,拿私处沐浴露好好洗洗,局部就局部吧。万一中了,你想要个不卫生的孩子。”

齐进只好又起床,嘴里念叨,“好,卫生,卫生,”又嘀咕,“这事就得脏点才有意思,那红高粱,还在高粱地里呢,也没私处沐浴露。”

“所以才没怀上。”桂圆纠正。

“哎呦。”齐进求饶。洗去了。

———

抢先阅读:《娃儿》063 三代人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2458852/chapter/12547422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