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娃儿》051 纪念日

(2019-10-21 15:30:27) 下一个

代桂圆接到小舅妈唐念巧的求助,心差点跳出来。虽然她跟孙志明相亲过后,再没交集,现在更是君子之交,可是由她出面去帮表妹郝彤谈条件,似乎还是有点太过突兀。

她不能跟老妈亚玲说。当初亚玲极力建议她弃齐选孙;也不能跟齐进说。男人爱吃醋。何况过去有那么点微妙关系;更不能跟郝彤说。唐念巧三令五申保密。桂圆只能自己消化。

念巧给她打气,“你行,就是探探口风。他说什么,你都别答应,回来跟我们汇报。”

桂圆如芒刺在背。

其实除了以上原因,她还有一点不舒服,偏又说不出口。彤彤轻松中标怀孕,她努力了这么久都没动静,她下意识感到自卑、难受。总觉得愧对婆家娘家,愧对齐进,甚至有点对不住自己。

早上出门前,齐进觉得桂圆有点怪怪的。

“不是不化妆么。”齐进问。

“今天学生家长来。”桂圆找了个理由。

约了。桂圆实在忙。志明“上门拜访”。

前台以为他是学生家长,桂圆让分管副校长带他进来,先茶水伺候着。等开完小会,再来跟他碰面。

桂圆带着培训学校女校长的气质进门了,一阵风。她就是要追求这效果。其实时间硬挤还是有,但桂圆特意安排在学校见面——自己的主场,更有底气。

还有某种心思是连代桂圆自己可能都说不清道不明。她似乎要证明点什么——她是全靠自己的职业新女性,没有背景,白手起家那种,跟郝彤完全两样。

见桂圆来,孙志明下意识起立。她伸手压了一下,让他坐。是老师对学生家长的态势——他也的确要做家长了,娃儿坠地,他就是爹。桂圆心里一阵刺痛。她为什么总是求而不得。

桂圆喝了口茶,一边说太忙,上厕所都是小跑的,一遍盘算着怎么开口。

孙志明径直道:“麻烦您转告小舅小舅妈,我跟彤彤不做婚前公正,我的就是她的,只要孩子生下来,一人一半。结婚证随时可以领,”说着他摸摸头,憨笑,“别等到孩子冒出来,”他拿出手机,说有个备忘录,他把结婚后转到彤彤名下的那套云山路的一百多平的大房子念了,又说了结婚的聘礼,基本配备,都是钱堆出来的。桂圆听得耳鸣目眩,几乎坐不住。真爱呀!

这派头,山呼海啸地,知道是结婚谈条件,不知道还以为是离婚分家产,只不过,结婚也好离婚也罢,志明的大度,都衬得当初一雯向桂宝提的那点要求似乎根本不算什么。人家是西瓜,咱就是芝麻。天啊,这个人曾经可是跟她代桂圆也相过亲啊!虽然桂圆谈不上后悔,可面对金山银山式念白,她还是不得不在心里暗叹:郝彤真好命。

唉,人就姓郝。可是,郝亚玲也姓郝,怎么穷苦了一辈子。完全同郝不同命。

桂圆摆弄了一下手机,录音笔开着,这是念巧反复交代的。桂圆按照小舅妈的指示作总结陈词,“嗨,多想,是小舅妈提了一句,怕你想不开。让我来问问你的情况,没有别的意思。”目的达到,姿态上必须海阔天空。

“提亲正规程序得走。”孙志明面目严肃,好像面对着一桩极其重大的外交事件。

桂圆连声说必须走,跟着站起来,就要送客。

孙志明前脚出去,桂圆便觉得周身的气全散了,凝不起来,她从来不是争强好胜的人,可面对一步到位的郝彤,桂圆也开始觉得自己着实命苦。

人比人得死。

门口一阵嚷嚷。分管副校长颠颠跑来,说有个家长闹事,投诉教学质量,要退款。代桂圆下意识摸了一下额头,问:“是不是叫胡梅?”副校长说是。桂圆道:“让她到小会议室。”她打算亲自劝劝,先安抚情绪,实在不行就退款。

小会议室门口,分部校长代桂圆吸了口气,推门进去。胡梅站在那,恨不得头发都支棱着,像头小狮子,桂圆站进会议室地界儿,她就开始怒吼:“你们请的老师都是驴脑袋?!教的东西,跟教学大纲背道而驰!给的答案,考试得的都是大叉叉,我女儿期中考试语文才得九十一分!孩子的前途怎么办?!花了钱倒不说,影响孩子评三好,影响孩子的前途,你们负得了责任吗?!一群丧尽天良的东西!你良心被狗吃了!”胡梅张牙舞爪,桂圆下意识伸手去安抚她。谁知她一扬手,啪。五根手指正中桂圆左脸颊。胡梅愣了。

桂圆平住气,“这位家长,如果是我们校方的教学质量问题,我代表校方向您道歉。”咄咄怪事,她打了人,校长还要向她道歉。这下能好好说话了。

桂圆在同事们的一片奉承声中下了班,大家都说,只有校长出马,才能降服这头母狮。桂圆苦笑,她可是用这张脸“降服”她的哦,母狮那一掌,分量不轻。

在离开办公室之前,桂圆给唐念巧打电话,把孙志明到访的情况仔仔细细跟她汇报了,算是报喜。电话录音,她也用另一支手机放给小舅妈听。关于房子等等事宜,她一一念过,仿佛两家公司要合并,正在清算资产。念巧十分满意。

左璐瑶来电话,说想去做烫染,请桂圆陪同。桂圆想了想,同意了。跟着齐进打过来,说要来接桂圆去吃饭。桂圆问什么饭。齐进说你忘了。桂圆不懂他意思。齐进才说今儿是结婚纪念日。桂圆惊。这事她都忘了,那还是得紧着齐进。于是又打电话回了璐瑶,具体原因不谈,只说家里有点急事。她怕说实话,会刺激到璐瑶。

到酒店,齐进已经端端正正坐在那儿。桌子上放着一朵花,桂圆站了一秒,走过了过去,说你真客气。齐进起身帮她拉椅子,很绅士地。桂圆道:“晚上没定酒店吧。”齐进说:“吃完去超市。”桂圆放心了,她怕他乱花钱,居家过日子,不宜浪费。

坐在镜子前,左璐瑶看看头偏向左边,又偏向右边,她对自己的形象不满意。同事提醒她,可能是发型的问题——自身占30%,发型占70%,一个好发型,能为你加分不少。发型师已经跟她打过招呼,现在烫染都得涨价,因为刚装修过,升级了。

左璐瑶道:“涨价没问题,只要达到我的要求。”发型师问什么要求。

左璐瑶伸出一根手指,“少女感,我要少女感,整体就往少女感那边走。”发型师说了声哦了,便开始忙活起来。定位,少女感,烫中长卷,眼色,栗子色。左璐瑶玩着玩着手机,累了,闭目养神。

整个晚上桂圆都提不起精神,对牛排兴趣不大。齐进问她怎么了。桂圆只说上班太累。齐进道:“要不就换个岗位。”桂圆不答。她认为这话齐进就不该说。这位子来得容易的?说换就换?多少人觊觎,她一走,立刻有人顶上,想要再回头很难。当然,桂圆也听到系统里有些风言风语,诸如,代校长为了事业,孩子都不生了。

桂圆又好气又好笑,是她不肯生么。不是的。可对外,她宁愿别人让认为是她不肯生,也不愿意被人知道是她暂时生不出来。

吃完饭两个人去逛超市,桂圆喜欢趁晚市买点打折菜。分头逛。齐进去楼上买插线板。桂圆先买好了,迟迟不见齐进下来,她上楼去,却发现齐进在母婴用品架子前徘徊。她的心顿时一沉。不高兴了。

她像躲灾似的下楼,然后才给齐进打电话,说在收银台集合。一整天的不快,包括学生家长的胡闹,郝彤结婚谈判的刺激,现在才像颗被泡发的胖大海,占据了她整个心房。齐进一下来,她就对他态度不好,她指责他选错了品牌,“这种容易漏电,不经摔。”他买的小瓷碟子她也不满意,“哪能买印花的,吃到嘴里怎么办。”连结账时她都不爽,“不要总是电子支付,个人信息全泄露了,还是要随身带点现金”,上了车,她依旧不满,“晚上不要开那么快,危险。”

齐进也发现了妻子的不对头。过日子这么久,他摸清了她的路数,这种时刻,他不能反抗,越反抗,她咬的越紧,索性让她打个空拳就好。

到家,烧了水,桂圆先洗澡。等齐进洗完上床,她已经睡得迷迷糊糊。不过,她还是要尽妻子的责任,闹了一晚上别扭,差不多了,齐进这么费心准备结婚纪念日,她必须知趣。

躺平了。准备好。大地要接纳春露。

齐进见她实在疲惫,道:“要不算了。”

桂圆说:“日子是对的。”排卵期,必须抓紧机会。

齐进只好上了她身,耕耘了一会,收工了。这次时间短。他有点不好意思。桂圆却觉得短点挺好,她现在宁愿短点。缩短工作时间。性爱眼下也是他们的工作。任何事情,一变成工作,趣味性就减少许多。

齐进搂着桂圆。两个人都不说话。各想各的心事。想着想着,桂圆忽然流泪。泪水淌在齐进胸膛上。桂圆自怜,委屈,觉得老天不公,工作、结婚、生育,她每走一步都那么认真,偏偏每回步履艰难,郝彤呢,每一处都那么吊儿郎当,却是顺风顺水。这种感觉,仿佛学生时代刻苦学习的总是拿不到好分数,不好好学的,临时抱拂脚,却能一飞冲天。

齐进伸手摸了一下,知道桂圆哭了。他明白她的烦闷,于是抱得更紧。桂圆喃喃:“怎么办。”齐进道:“那就一直努力,皇天不负有心人,一直努力到你绝经。”妈呀!说得太写实,桂圆头皮过电,整颗头都木了,绝经二字是恐怖片,而且,一直以这种态度对待性爱,到绝经?这将是多么长的炼狱。

桂圆凝在那儿,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好在灯关了,黑暗帮她打掩护。“实在不行试管吧。”桂圆道。

齐进愣了一下,转而故作轻松,“不是说器质上没问题,还可以继续努力嘛。”他不想试管,他要天然。桂圆上牙齿咬着下嘴唇,“彤彤都要生了。”齐进发呆,这消息对他来说,的确是个新闻。

手机响。黑暗中一块方砖。亮的。在小沙发上,齐进连忙起身,踏空了,摔了一跤。桂圆让他慢点。齐进挣扎着起来,接了,嗯嗯两声,立刻穿衣服,桂圆问他怎么了。齐进说赶紧买票。桂圆问什么票。齐进大叫,飞机票,火车票!有什么票买什么票!桂圆不知道发生什么。等齐进穿好衣服,她才意识到问题严重。

飞机票没有了。火车票太慢。她打给左璐瑶,她在航空公司工作,看能否想想办法。

璐瑶还在做头。她被手机震动惊醒,立刻表示会想办法。她四处打电话,终于周了两张机票。

等放下手机的时候,她的新发型也要面世了。好期待。发型师帮她吹好头发。

左璐瑶表情跟上了水泥似的,“我要的是少女感。”她从镜子里看发型师,眼神凌厉。

“是少女感。”发型师拨弄着她的发梢,微调。

“这是大妈感,”左璐瑶一锤定音,“不是少女感。”

“少女也分很多种,也有偏中年那种也是少女……”越解释越乱。

左璐瑶锐叫,“不要中年!就要少女!少女感!”

发型师呆站着,不知所措。他尽力了。要把一个略胖的中年妇女变成少女,哆啦A梦也做不到。

———

抢先阅读:《娃儿》052 乐得成全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2458852/chapter/12480574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