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娃儿》023 不断膨胀

(2019-09-13 15:01:41) 下一个

狗的事过去了,冠峰恢复状态,小桃又投入到桂圆的婚礼筹备中。本地这一场,她要主导。红娘的位子,她也从老吕那夺了过来。她是第一红娘,老吕当第二红娘。

亚玲知趣,要求司仪说拜高堂的时候,也要拜小桃和冠峰。不过,当小桃听说念巧可能来不了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念巧一定在躲她。

亚玲解释,“不怪,抽不开身,要带彬彬去比赛。”小桃问比什么。亚玲说钢琴。小桃白眼,“手才那么丁点儿小,弹得出音儿么。”亚玲说深圳。

小桃道:“瞧见了吧,谁的孩子谁疼。”说得好像桂圆是她的孩子似的。

小桃又说:“我跟冠峰说了,百年之后,得给桂圆留一笔。”

亚玲打趣,“呦,不给亲侄子,给外侬,不合适。”

小桃硬气,“我的钱,我想给谁给谁,高兴撒了,高兴烧了,管着么。”

念巧在生季鹏的气。孩子转学的没办妥,目前只能在原幼儿园猫下来。念巧憋着股劲。桂圆的婚礼当然重要,可是,彬彬的未来更重要。

日子她看了,桂圆办事那天,刚好是外小的游园活动,她提过让桂圆改期,说两天后才是黄道吉日。被小桃驳了回来。

念巧只能舍弃桂圆。直接说怕季鹏会生气,所以编了个借口,说去深圳比赛钢琴。

午饭时间。手机放桌上,念巧一边刷群,一边喝汤,冷不丁发出冷笑。

季鹏心里不满,嘴上不说。彤彤道:“妈,好事要分享呀。”念巧指着手机道:“家长的素质决定孩子的前途,就这种家长,打着不走拽着倒退,你能指望他孩子怎么样。”

季鹏听不下去,端碗起身去厨房。

郝彤凑过来看,发现老妈手机上有个班级群。家长清一色在报孩子的作业情况。

家长们纷纷用这样的句式:XXX作业已完成。

念巧也参与了,标准回答。巧彬的家庭作业,在练琴的间隙完成了。

惟独丁子奇爸爸,给出的回复是:丁子奇作业没有完成。

郝彤胡卢而笑,说:“不是没优点,起码实事求是。”

过了一会儿,丁子奇爸爸又在群里发了些带儿子去欧洲玩儿的照片。

终于,班主任马老师出击,回了一条信息:丁子奇爸爸,这是班级学校交流群,请不要发与学习无关的信息。

念巧哼哼,“怎么就跟这种学生家长混到一群里。”季鹏去盛汤,本来打算再喝一碗,听到念巧的“义愤填膺”,立马站在厨房里把汤喝了,排骨和海带来不及吃,倒回锅里。他吃完饭就要出门。迅速收拾,穿鞋。

“等会!”声音来自背后。念巧叫他。

季鹏转过脸,表情为难。

“知道你有事!”念巧说,“天大的事,儿子的事还是得摆前头。”郝彤一见这架势,赶紧撤。回自己屋。季鹏只好坐下来。

念巧从手机里调出备忘录。

“孩子要培养,你不能有一搭没一搭,徘徊在圈养和放养之间是没有前途的。”念巧的开场白很强势,页面调出来,她继续,“先说一下理念。”

季鹏点头。由着她说。

“你以为我带孩子去弹钢琴,学体育,只是为了虚荣?身体第一,没有好的体力,什么都白搭。在这个基础上,合理利用时间。”

季鹏苦笑笑,说了两个是。

念巧道:“我说一下最新的作息时间。”

季鹏提溜着嘴角,不可思议,“军事化管理?”

念巧不理他,念自己的,“早上,六点半叫早,六点四十五起床,七点洗漱完毕,七点一刻出门,早饭在路上吃了,路程十二分钟,听英语。”

季鹏直缩脖子。总理都没这么忙。

念巧继续说:“周一周三,四点半接到,路上十五分钟,语文朗读,到辅导班,跳绳五分钟,英语听力十分钟,开始练琴。”顿一下,“周二周四,四点半接到,游泳一个小时,回来六点吃饭,饭后洗澡,七点学英语,我们的英语已经落后了。背单词,不能光会听说,还得开始逐步写,胡梅女儿,十二个月就开始接触英语了。”

季鹏插一句,“胡梅女儿多大。”

“马上幼升小。”

“也要上哈佛?”

“她目标小点儿,清华复旦,最少南大。”念巧道,“她老公是南大的。”父女同在一所学校是美谈。

念巧在手机上划了一下,继续,“九点熄灯。周五下午,三点四十接到,去英语辅导,课件跳绳,六点半乐高课,八点半到家,背单词,九点熄灯。周末,固定的课程,按部就班。英语不能丢。其余见机行事。”

季鹏倒吸一口冷气,“你确定儿子能承受。”

“所以要锻炼身体。”

“我是说,”季鹏食指点太阳穴,“这儿,精神上。”

“那没问题。”念巧很有信心。她锁上手机。

“数学怎么样?”季鹏展现爸爸的关心,“二十以内加减法会了么。”

念巧冷笑一声,“你别以为小班娃儿会二十以内加减法就是厉害。”她站起来,做了个瑜伽动作,“什么叫水到渠成,什么叫罗马不是一天建成,什么叫聚沙成塔积少成多,积累到一点程度,小宇宙自己会爆发,我告诉你,这不仅是一个数学问题,任何学科都适用。”

季鹏一个头两个大,连说了三个行。

念巧不顾及丈夫已然听不下去,强行总结,“学前数学,意义不大;语文,汉字太复杂,书写困难,只能循序渐进;英语,最合适孩子的发育规律,最好入手,最好提高。”

季鹏站起来,“那就抓英语。”他必须走了,实在不想听。

念巧追他到门口,“见到大哥,再让他想想办法。”季鹏表情很为难。念巧改口说算了。

季鹏道:“你就不能跟老师说说,桂圆结婚,怎么也得露一头。”

念巧道:“我给二姐打了电话,她理解。”

季鹏说:“嘴上理解,心里能理解吗?你生孩子人家第一时间来,还做巧彤的工作。人是怎么对咱们的,咱们呢。”念巧道:“说了多封点钱。人不到,钱到,心意都在钱上。”

季鹏刚想说话,念巧阻止他,“这钱我出。”

开着车,郝季鹏漫无目行驶在这座城市的街道上。不知怎么的,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生二娃这道鸡血,似乎并没有给他的生活提高到新境界,他没有焕发青春,取而代之的,是更严重的挤压。当然,当初要老二,是他和念巧的共同决定。念巧为此付出了巨大努力。

要的时候,季鹏认定了,念巧是爱他的,且爱得很深。试想,如果没有如此深切的爱,谁会在如此高龄,三番五次冒险,为郝家诞下传人。可是,季鹏现在却一点也感受不到念巧的爱,她爱孩子,爱给孩子打鸡血,爱成功,勉强说爱这个家吧,但就是不爱他郝季鹏。他几乎不记得两个人上次发生关系是什么时候。她对彬彬,圈养,对彤彤,介于圈养和放养之间,对他,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放养。他们曾经一起创业,可现在,念巧对他的工作完全不感兴趣。季鹏过去不理解,念巧念过那张作息表,季鹏理解了。她确实没有时间。

无暇他顾。

开累了。季鹏想去二姐那坐坐。又一想,不成,桂圆要结婚,事估计不少。去大哥那呢?更不切实际。他不想看到嫂子那张脸。找狐朋狗友?商业伙伴?似乎也不合适。去公司坐坐。被员工们看到还以为他婚姻出问题。

思来想去,季鹏打了个电话给孙志明。志明让他来念念茶室,说有老朋友在。季鹏没多想,驱车前往。

半个小时后,他站在茶室门口,换了鞋,拉开玄关,俯下身子,再一抬头,第一眼看见志明的肚子,再看,一个穿着淡紫色连衣裙的女人坐在那儿,脸靠近桌上摆着的绣球花,也是淡紫。

珠联璧合的样子。

“什么时候回来的?”季鹏问。

“才到没几天。”

“女儿放假了?”

“毕业了。”女人说。

志明插话,“斯楞姐不走啦。”

季鹏盘腿坐下,心跳得乱。多年不见,胡斯楞似乎变化不大。季鹏突然自惭形秽,怕自己老得厉害。直到胡斯楞笑着说,郝总越活越年轻,季鹏才重新恢复自信。她叫他郝总。都有面具。躲在面具后面比较安全。

手机响。是念巧打来的。季鹏连忙起身到玄关外接。胡斯楞侧耳听着,季鹏好像说正在开会,会心一笑。待季鹏回来。志明说:“斯楞姐准备杀回来。”

手机成静音了。

“哦?在哪高就。”

志明道:“我倒想吸纳人才,请不起。”

郝季鹏满血复活,那种挥洒自如的劲头又出来了,“胡总这样的人才,一般人请不起,请了,那带来的业绩,肯定就能超过一般人。”

胡斯楞呵呵道:“我就是一般人,”顿一下,“不对,比一般人还不如,都老太婆了。”

两个男人连忙否定这论断。

胡斯楞又说:“听说要小二子了?”

否认不好,承认也不好。综合考虑,还是承认。用笑声承认。季鹏摆手,不不不不。

“有勇气,有能力。”胡夸。

“你呢。”郝反问。

“离了。”胡很直接。

茶室里忽然没了声音。

志明打趣,“瞧瞧,我还没结呢,愁!”

季鹏坐在那,觉得体内的小宇宙,不断膨胀。

————

抢先阅读:《娃儿》024 洞房花烛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2458852/chapter/12327025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