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美人余:第十章(1)

(2019-08-19 14:52:30) 下一个

翁悦一通电话给余梦带来了希望。

她说是从女企会姐们那儿得到的消息,说看在过去的情面上,当一回救火队员——她介绍余梦认识了一个朋友,旅欧多少年,妥妥的富商,对月亮城项目有兴趣。

“怎么谢我。”翁悦在电话里就讨赏。余梦着急,说事要成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说来奇怪,大难临头,反倒促成了女人们的友谊。过去撕得不可开交你死我活的两个人,如今又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都是明白人。她们知道,如果韩广倒了,将来大家少不了抱团取暖。

老板闵建中。属于低调富豪,网上查不出什么。余梦问翁悦,“可靠吗?”翁悦的意思是,给钱就行,何况资本从国外来,更安全。余梦心里打鼓,可事到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闵建中跟余梦通了个视频,说自己在苏黎世,暂时不回国。没几日,闵总委托的代理人,也是他的属下老耿来跟余梦见面。项目的基本情况,余梦已经在通话里介绍了。这次是了解详情,包括项目书,目前的进展,缅甸那边的情况,等等。余梦仔细解释,出了一身汗。

见面很愉快,老耿似乎没挑出什么来。又过了几日,闵建中那边来消息,说同意合作,并立刻注资,推动项目。余梦高兴得直蹦!公司的员工们也吓一跳,不过,老板能跳,估计是好事。公司运转,项目继续,都有饭吃。

余梦觉得闵建中这个名字好,一听就是向着祖国的,建中,有福气,给力。很快,两方签了合同,钱到账,余梦立刻去缅甸。她十分得意,哼,没有你韩广,地球照样转嘛。呵,这样也好,有新老板,慢慢跟集团脱钩,将来赚钱,也就跟集团没什么关系。

她余梦清清楚楚靠自己!离了谁玩不转?照转!

缅甸的山坳里,余梦身后跟着一票人,她带着安全帽,穿着防弹衣(不得不防),眼前一大片地方,就是她的乌托邦。余梦想大笑,但必须忍住,压住,耐住,她要笑到最后,要笑得最甜。

余义两口子来看余嘉。拎着水果。女博士的肚子微凸,准备做妈妈了。余家即将有后,举家欢喜。不过这回,小两口来不是没“任务”。他们来找姐姐借钱,想付个首付,安定下来。余嘉苦恼,她自己尚且漂泊无依,又在创业,可弟弟是家里的男丁,带着老婆来借钱,她做大姑姐的,哪能一毛不拔。不过,这一刻,余嘉深刻意识到,结婚了,成了家,弟弟就不仅是自己的弟弟了。有小家,为着小家,哪还记得大家。余嘉当即表态,借,又笑说:“有了孩子,踏实。”一提到孩子,女博士一番演说,又说准备要两个,要好好培养,要把孩子培养到哈佛耶鲁,起码也得是清华北大。言谈之中,余嘉听出女博士似乎已经不打算在事业上拼搏——这个光荣留给余义去奋斗。

她,踏踏实实做家庭主妇,括号,上班算副业。余嘉心头掠过一丝悲哀,好不容易读到博士,发挥自己的作用了么,哦,也有,如果不是高学历,有稳定工作,余义可能不会找她。毕竟容貌上不占优势,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比较致命。

吃着饭,余义劝姐姐,口气已经是那种中年男人的口气,“碰到合适的,还是要抓住。”余嘉有点目眩,他在劝她再婚。十足讽刺。过去都是她操心他。

立人在的时候,他们家是“太阳”,像余义这样的小星球都得围着他们转。现在不同了,太阳陨落,余嘉迅速成为家族谱系里的边缘人物,连余义都能叨叨她几句。这就是家庭的力量。一男一女组成的家庭是社会的主流,女人出来干,可能能力并不比男人差,可是,即便如此,一个家庭还是要把“爷们”推到前台。

这是规则。武则天只有一个,连慈禧太后都只敢垂帘听政。

余嘉苦闷着。对于再婚,她没想过,没动过这心思。余义还不知道立人被查的事。如果被查,坐实了有问题,她必然受连累,再婚更是虚无缥缈——谁会娶一个“犯妇”——犯了事的男人的遗孀呢。

又一个新学年,余爽给春儿找了个私立学校,接过来了。春儿妈原本不愿意,可春儿在家闹腾,也不好好帮带孩子,加之外公外婆身体好转,家里有人帮衬,她铁了心“弃妈投姑”。余庆老婆只能随她去。余爽心情不佳,去接春儿也是散心。

到地方,弟媳妇没说什么,只让她帮忙,一起去太姥那,录个视频。余爽不解,问:“谁是太姥。”弟媳妇道:“我爸的妈。”余爽大惊,心想这都多大了,还在。又问:“录视频做什么用。”弟媳妇道:“社保要,每年都得确认你还活着。不吃空饷。”余爽恍然大悟。老太太单住,最近身体不好,小女儿,也就是余庆老婆的小姑照顾着。小姑说不会录像。实际是懒。老太太月月工资她只能得三分之一。剩下的,自吃三分之一,大哥拿走三分之一。她就侄女干活。

到地方,余爽拿手机,开视频准备录像。余庆老婆和她小姑一起把老太太扶起来在床上坐着。余爽道:“录了啊。”九十好几了。瘪着嘴,老太太有点迷迷瞪瞪,轻微痴呆症。余爽问:“就这么干坐着?是不是得说点什么。”

活人得说话。于是余庆老婆轻轻拍拍老太太,“阿奶,我说一句你说一句。”

老太太嗫嚅着说好。

“共产党好!”余庆老婆凭空一句。

余爽吓了一跳。哦,是共产党发的退休工资。

“共产党好!”老太太学语。

“我过得很开心!”余庆老婆又说。

“我开心!”老太太学漏几个字。

“我过得很幸福!”余庆老婆道。

“我幸福……”老太太道。这就基本完工。余庆老婆有提醒说让老太太说一下日期。老太太也按照要求说了。余爽眼看着,手录着,脑子飘飘浮浮,她突然产生一种人生的虚无感。从前她觉得,孩子不重要,后来又觉得孩子重要,现在看着老太太,又觉得即便有孩子,儿孙满堂,谁也不能替你走过人生的苦。生老病死,一样不会少。

余爽痛苦着,但痛过,似乎又释然了。该怎么路就什么路,走吧!

接春儿回来。春儿无意中看到康主席留下的魔方。问康主席呢。“走了,上天堂了。”余爽失落。不加粉饰,直接端出真相。春儿小小年纪,早已经历过死亡,似乎并不惊慌。

“康叔叔呢。”她又问。

余爽停了一会,才说:“也走了。”

“你们生气了。”

“小孩,懂那么多。”余爽有点不耐烦,钻进卫生间洗澡。

没过多久,春儿便打电话约康隆吃饭。康隆赏脸,同意。地点约在外头。他不想上余爽的门。

好春儿!在镜子前打扮,余爽这样想。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紧张。为了见他,她刻意从余梦留下的衣服里选。女人味足一点,更具吸引力一点。她对康隆还没放弃。因为康主席的去世,余爽觉得自己欠康家的。这感觉跟过去一样。有欠,就必须有还。这是她的原则。只是,怎么样还,不知道。康隆看上去心如灰死。结婚,重要吗?那一起生活,还像过去一样?余爽又不知道怎么启齿。

都准备好,见到真人了。

康隆第一句话是夸春儿,“变漂亮了。”

第二句话针对余爽,“这衣服不适合你。”

他还跟她别着劲。

——

新作抢先读:长篇小说:《娃儿》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2458852/chapter/12240055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