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美人余:第七章(5)

(2019-07-16 14:54:10) 下一个

社里几年一次的轮岗,余嘉被调换到资料室。

算对她的照顾。这是多少生活无虞的中年妇女梦寐以求的职位。大大的办公室,僻静的角落,天不管地不问,出版社的人,除了刚进社的新员工,没几个人会去那看书。

这岗位原本是一位领导亲戚的。她今年退休,空出位子。资料室曾是社内妇女们的八卦集散地。可余嘉搬到那儿之后,来客愈发稀少,她刚死了丈夫,无权无势,妇女们也懒得去巴结。也怕沾了她晦气。

因此,余嘉基本上午进了那间房,除了傍晚的一点夕阳从窗户头射进来,其余时间,她感觉根本就像坐在冷宫。一个人,万籁俱寂,余嘉感到恐怖,日子就这样过去么,就这样坐十年,然后退休,顺理成章地走入老年生活。

她不敢想。失去了立人,失去了家庭,思思将来也有自己的生活,她怎么办。孤苦伶仃。关键,还那么无足轻重。过去,她觉得自己在家里举足轻重,现在,家没了。她一下也没了依托。余嘉危机感十足,认为不能这样下去。可是,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呢。

她想到了白元凯,上个礼拜,在余憩的陪同下,她到曲社拍了一次曲。她见余憩工作做得兴兴头头,也存心想着,是不是可以请元凯,或者余梦介绍一份工作。哪怕去余梦的美容院做事,也比窝在这强。

余嘉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她觉得自己年纪太大了,跟余憩比,合适吗?余憩能从助理做起,她能吗?就算她能,别人要吗?去余梦的美容院,她愿意做技师,余梦能答应吗?余嘉不想让朋友觉得,跟她相处,跟她交往,是一种负担。

这一季唯一的好消息是余义订婚了。跟那个临朐女博士。订婚宴余嘉主持,在大城市的朋友都来了,余梦给了个大红包,余爽、康隆、余蕊、余憩、元凯悉数到场。大家都对女博士交口称赞。

余嘉知道弟弟过去钟情于余蕊,不想他见人思过去,便把余蕊的位子安排在最远端。这日,余义大醉。余嘉知道弟弟的苦处,那感觉仿佛是骆驼祥子找了虎妞。不不不,女博士比虎妞强多了。不是每个喜欢的,都要据为己有。从眼下的情势看,立人去世,余家在大城市很难立足,余义能联合女博士,共同组建一个家庭,也算符合婚姻的本质。

婚姻是合作性的,你耕田来我织布。

筵席落幕,余梦没走,帮着余嘉善后。余

嘉问:“怎么样?”

余梦抬头,知道她问对女博士的感觉,“还行。”

“说实话。”余嘉微笑。

“人挺好。”余梦不得不委婉。

“就是长得不咋地。”余嘉帮她说。

余梦呵呵一笑,在嘴上比划了一下,意思说准新娘有点龅牙。余嘉苦笑,“只能图一头。”余梦道:“是,图一头,不过就怕……”她没往下说。余嘉懂。就怕现在是图的学历工作,将来成功了,又要换老婆。

余嘉相信余义的人品,可这跟人品也不是绝对有关系。她现在对男人没有信心,哪怕是自己弟弟。

工作的烦恼,余嘉没跟余梦提,余梦走得路子野,都靠人。她学不来。她倾向于实干。余嘉打算咨询咨询爽。立人的大日子,栾承运带了几个朋友拜访余嘉。都是立人过去结交的,跟栾也认识,只是立人升职后,有段没联系,发丧也没通知到,现在人家知道了情况,一定要来随份子,看看嫂子。

余嘉租的小房子里,四个男人,除了承运,其余三个狠夸了立人一通。说他清廉,讲义气,对老婆痴心,对女儿好。都是发自真心的。余嘉听着,脸红一阵,白一阵。立人啊立人,你倒是赢得生前身后名!几个人又坐了一阵,栾承运送三个朋友走。他再折回头,跟余嘉多说两句。余嘉看栾的表现,便知道他明白立人的“真面目”。

“你信么。”余嘉问。

承运问什么。

“他们刚才说的那些。”

栾承运笑,不语。

余嘉忿忿,“盖棺定论,他现在就是一个好人,完人。”

“本来也是。”栾承运依旧含笑。

“行了,老栾,我们是多少年的交情,不用说假话安慰我。”

“真的。” 栾追加一句。

“他在你面前怎么评价我?”余嘉忽然有点好奇。

“说你不容易。”

“可能吗?”余嘉冷笑。

“千真万确。”

“你是个好人,”余嘉说,“我理解你的想法,你肯定认为,立人已经走了,我过得好很重要,所以,何必跟我说实话。他死之前还在跟我闹离婚,你知道吗?”

“听他说了。”

“他在外面……”余嘉说不下去。她不想当着朋友揭丈夫的短,毕竟他还是孩子爸爸,是烈士。

“这是误会。”

“误会?葬礼上哭得最厉害的女的,记得么。”

“那是他资助过的一个人,后来到这边工作。”承运说。资助过的人?什么时候的事?是调研过程中资助过的。栾承运又补充,说那人是地震孤儿。立人关照过。越来越详细。余嘉努力回想,葬礼上的那个女人……忽然觉得愧疚,她太不了解立人。难道,他真是个好人?!不,是好人也不行!她仍旧恨他,因为他不爱她,她付出了所有他也不爱她!

栾承运又问了问余梦的事。余嘉能感觉到,他对余梦余情未了——离了婚的,还想着念着,立人生前倒还没来及跟她离婚,却已经情断义绝。

讽刺吧!

余嘉换话题,聊了聊在单位的苦恼,栾承运想了想,说这样下去也不是事。他给余嘉指了两条路,一,跟有的女人一样,在人上下工夫。不用说,暗指余梦。余嘉摇头。“还有一条路。”栾承运说,“自己干。”余嘉问干什么。栾承运说,那得看你喜欢什么,想做什么,擅长什么。余嘉为难,多年以来埋在婚姻里,她喜欢什么?想干什么?能干什么?她自己也不太清楚,她喜欢昆曲,能当饭吃吗?擅长做饭算不算?可总不能去给人当保姆、小时工。余嘉想得头疼,只能暂且放一放。

当了董助理之后,余蕊忙了一倍不止。叶察偶尔帮忙,指点,虽然放过狠话,可事情真到跟前,他也不忍心不伸把手。余蕊现在非常佩服叶察,佩服他能在翁悦和韩广之间做桥梁。比如现在,偶尔,韩广会问问翁悦的行程,翁悦呢,几乎每天都会要求余蕊向她汇报韩广动态。韩广命令余蕊,用真真假假法。不用都说实话。

这一阵,韩兮倩回来,钦点余蕊陪同。等得知这个“小姐姐”当了总助,兮倩一笑,说:“是我小姨安排的吧。”余蕊诧然。兮倩道:“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不过请她放心,只要有我在,她和我爸,永远没机会。”家务事,余蕊听着,不插话。

兮倩逗留三天,又让余蕊约白元凯学长。余蕊假装打了个电话,打给妹妹,转告给兮倩的事,元凯近几天不在本市。外出开会。余蕊看出端倪,必须“保护”白元凯,这块肥肉,她得为妹妹留着。

接连几个大会。秘书处都安排余蕊跟着。会后大佬们吃饭,余蕊站在后头招呼着,帮韩董夹菜。吃完饭,是个茶会,一群人坐在那喝茶论道,余蕊有点吃惊。她看到余梦夹在当中。笑语盈盈。

余梦看到蕊,愣了一下。然后装作不认识,继续谈天。直到结束,回到家,余蕊才接到余梦的电话。

“小蕊。”余梦声音依旧甜美。

余蕊招呼一声。

“我在你家楼下。”余梦说。

余蕊吓了一跳,这几点了,还出现。

“路过,捎带把几个产品你,德国货,我用着不错。”

余蕊连忙请梦姐上来坐坐。余梦却让她下来一下,她着急回家,不能久留。

余蕊上车,余梦立刻递上一大包化妆品。余蕊抱着。嚯,够用到明年。余蕊说了声谢谢。

余梦故做生气,“你当我是姐姐不。”

余蕊说当然。

余梦嗔,“换了这么吃香的岗位,不提!”

余蕊无奈,“不是我要换,是公司非让我……”她实在觉得夹在中间难受,她猜想,梦姐估计是想报仇,她大概听说了,那次委员换届,翁姐和梦姐结下了梁子。韩广是幕后黑手。

余梦抢白道:“你以为我要干吗?泼硫酸?还是泼粪泼尿?是有几个项目要合作,找韩总谈,老找不到人。你要还是我妹,你就漏点风。”

余蕊为难,上总助这一步,叶察说翁悦已经把她查得个底朝天。翁悦知道她跟余梦的关系——所以更要用。余蕊认为,这是翁悦想打击余梦——你看,你的小妹都成我的小妹了。谁成功谁失败,一目了然。可越是到这个时候,余蕊越不能明显站队。未来谁能说得准?谁知道哪块云彩下雨?不等余蕊推辞、分辨,余梦便催促她下车。余蕊只好下车,道别,抱着化妆品上楼。

刷牙的时候,翁悦又来电话,盘问。她只好扼要说了。洗好澡,终于能休息,巨大的疲倦包裹着她。做人难,做女人难,做一个必须八面玲珑的女人更难。

余蕊意识到自己还是做不到梦姐那样。她有心机,却没有狠劲,有思路,却不能执行,说到底,她内心深处还是存着一份憨直。余蕊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像个三面间谍,信息枢纽,韩广、翁悦、余梦,都企图从她这获得情报。不过,说什么,不说什么,余蕊感觉尺度非常难以把握。

———————

抢先阅读:美人余:第七章(6)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31601566/chapter/119582981/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