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小敏家(69)天经地义

(2019-03-20 15:50:25) 下一个

小捷辞职,王素敏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精神危机。她经历过下岗,至今都觉得那是噩梦。她从前最希望的,就是在一个单位一干一辈子。虽然周围三不五时也能听到有人调动、辞职、换工作。可这次发生在身边,又是自己女儿,素敏深感财务吃紧。

必须开源节流。

节流是她的专长。素敏这一代人是省过来的。鸡毛蒜皮都能省。从前王素敏最擅长的是节水。水一点一点滴。水表不走,不用花钱。还有牙膏,用到最后一定拿擀面杖擀,把最后一点挤出来。

蚊子腿也是肉。

另外就是诸如随手关灯。热水器少用。零食少吃。多走路,减少公共交通。

硬从衣食住行里抠。

小捷首先就不适应关灯。晚间,客厅,王素敏坐在黑暗里,像庙里的佛。电视机亮着。小捷说:“妈,把客厅的灯开开不好么,黑灯瞎火,影响心情。”

王素敏说:“能看见。”

小捷再次强调:“缺光少亮影响心情。”

素敏道:“心情值几个钱?”

小捷从里屋走出来,道:“心情怎么不值钱,心情好,身体就好,身体好能多干活,多干活就能挣钱,反之,心情不好身体就不好,你还得去医院治病。”

一提到病,素敏反弹强烈,“乌鸦嘴!别乱说,快呸两下。”

节流实在有限,还是得开源。

王素敏提出去做小时工。小捷和小敏都坚决反对。小敏的意思是,没到那一步,累出病来,得不偿失。小捷也说,你把你自己照顾好就行。

好吧。那多遛弯。

王素敏在遛弯途中跟隔壁楼的老太太学会一样赚钱法门,捡纸盒。纸盒能卖钱。一天下来,好的时候,能落个菜钱。素敏认为是个贴补家用的妙招。十分投入。

这日,搬回通州的天福来看素敏。王素敏拉着小车正准备出门。“亲家,出去买菜?”天福脸冻得红红的。

“走步,”素敏据实相告,“去不去?要走就一起。”

天福立刻响应。

“等会。”王素敏把小拉车交给亲家,转身开门回屋,一会,拿出来个雷锋帽,交给天福,“你戴这个,小捷的,洗过了。”

陈天福欢天喜地戴上,捂严实。两个人出门。沿小区绕了几圈,天福问,“亲家,还没到地方?”

素敏有收获,但不多。

“不是去买东西,就是走步。”王素敏再次强调。

陈天福问:“为了捡盒皮?”

王素敏说:“白遛也是遛,顺带捡点纸盒子,这叫持家,一举两得。”

陈天福老工人出身,又是男性,当然有些瞧不上捡纸盒,不过既然素敏热衷,他勉为其难,帮着寻么寻么。正说着,前方垃圾桶有人靠近,手里拎着两个大纸盒,要丢。只是,远远望去,有个老太太在不远处守着,一看就知道也是想对纸盒下手。

王素敏急对天福,“快!拿过来!”天福反应还算灵敏,立刻开跑,颠颠往垃圾桶冲,对面的老太太也跑,可腿脚毕竟不如天福。两个人仿佛棒球运动员跑垒,十万火急,倒垃圾的人刚把纸盒子放下,陈天福便上了垒,将纸盒子收入囊中。

老太铩羽而归,狠狠地瞪了素敏和天福一眼。

小区凉亭,王素敏和陈天福坐着休息,树叶簌簌落下,周围有环卫工人扫地。陈天福口渴,要去买水。王素敏拦住他,从小拉车口袋中掏出个保温杯,递过去。

陈天福打开,凌空倒着喝,努力让嘴唇不沾杯口。他知道素敏讲究。

“老妹,你要缺钱跟我说。”陈天福道。

“跟钱有什么关系?”素敏当然不会把小捷失业的事告诉亲家,她不想被人看笑话,“这是生活态度问题。”

天福肃然。上升生活哲学高度。这个女人不简单。

“我们这代人就是艰苦朴素过来的,精神上的东西不能丢。”王素敏义正辞严。陈天福为难地,“是不能丢,可是捡破烂……”王素敏凛然一股正气,“捡破烂怎么了,自食其力不丢人,不掉价,我们楼那老太太,家里可有钱,她照样嘴上叼根烟,没事就捡纸盒子,还有菜市场买茶叶蛋那老太太,家里有几栋楼,照样劳动,人活着,得积极,得有益,哦,不比你们打麻将强?打到最后,都被麻将场赚去了,而且身体还越大越坏,捡纸盒,身体也锻炼了,钱也挣了,精神面貌也好了,天底下哪找这种好事。”陈天福隐约觉得楼里老太菜市场卖茶叶蛋什么的,他听素敏说过,如今再拿出来唠叨,似乎仍奏效,他竟被说得无言以对,只好承认素敏捡纸盒意义重大。

歇一会,两位老人又上路了。

金波提了去创业公司上班的事后,家骏口头答应,但一直没有实际行动。他觉得自己老爸和老妈的现任丈夫在一起工作是不合适的。听,光是这称呼都够叫人觉得别扭的。不过,金波已经从图书发行公司辞了职,这跟小捷辞职不同,他心里有数,势在必得。

他又跟家骏提了一次。家骏还是嘴上答应。公司顺利运行之后,金家骏去的次数少——他这个“稻草人”渐渐失去核心作用。何况课业忙,他又很认真,时间吃紧,实在顾不上。

金波决定自己想想办法。

这日,陈卓刚进公司,行政秘书就告诉他有人找。 陈卓说:“咖啡,让他在会议室等我。是欣悦的人吧。”欣悦是个短视频公司。陈卓想合作。

“人在你办公室呢。”行政秘书面露难色,“我不让他进,他说他是你的……亲戚。”

“亲戚?”陈卓糊涂了,“什么亲戚?”

见陈卓走进来,金波也没有起立迎接,他稳稳坐在陈卓的办公椅上。转了个圈,“挺舒服的。”

陈卓震惊,但面上不能露出来,“舒服多坐会。”

“真给我坐?”金波两手放在桌面上,较劲。

“给你做你也未必坐得住。”陈卓自信,不肯示弱。

“你让试试。”金波笑得露出牙。

“好东西不是别人让的。”

“我不让你能再有两个孩子?”金波伸着脖子。

陈卓愣了一下,“那是我争取来的。”

“我不让你也没戏。”金波抢白。

“缘分天注定,争也没用。”陈卓故意激怒他。

金波严肃,“不扯这些。”

“老兄,有什么事尽管说。”陈卓大度。

金波站起来,“陈卓,”他直呼其名,“你得给我在这安排个工作。”口气严肃,很有威慑性。

“什么工作?”陈卓努力保持镇定。

“不管什么工作,能挣钱的,体面的,舒服的。”

陈卓有些吃惊,他没想到金波这么无赖。这事儿估计家骏不知道——至少他爸这么直愣愣冲过来,家骏应该不知道。家骏这孩子有分寸,不会这么胡搅蛮缠。小敏估计更是蒙在鼓里。这种丢人货色,小敏会觉得拉低了自己的档次。可是,这就是历史。人与人的起跑线是一样的,可走着走着,差距加大,渐渐分出了高低,说到底,人是半神,在世间修炼,如逆水行舟,不进步,很容易就沦落到兽类一族。恬不知耻。

陈卓说:“老兄,要不这样,我给你开一份工资,你不用来工作。”变相羞辱。

“你当我无赖?我凭诚实劳动吃饭。靠的是脑子。脑力劳动。”

“就当吃利息。”陈卓呵呵笑,实在不想他来捣乱。

“不,我得来上班,发挥作用。”金波铁了心介入。

“这些是年轻人的事业。”陈卓只好实话实说。

“你好像也不年轻了,肚子只比我小那么一点。”

“我经验我有资历。”陈卓竭力压制火气。

“我有儿子!”金波趾高气昂,“总不能用了我儿子当招牌,然后跟甩鼻涕一样甩掉吧,那么轻松的?”

“家骏还是我们团队的一员。”

“现在他老子顶替了。”

“老兄,留点面子,为孩子。”陈卓小声。留半句没说,也应该给小敏留面子。

“我今天来跟你谈就已经是给你面子,否则,我完全可以去网上曝光曝光,看看你们这些搞创业的人都是怎么挂羊头卖狗肉的。”

没辙。只能先做缓兵之计。“这么着,你给我一份简历。”

“我什么经历你不知道?小敏没少骂我吧。”

“总不能现在就让我给你安排吧。人事有制度,得开会讨论,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陈卓推脱。

“你们这里面的道道我都知道,别装了。”金波嬉皮笑脸。

陈卓迟疑了一下,对外喊:“小张,把会议室旁边的办公室收拾一下。”只能先把这泼皮安顿下来。当个弼马温。从长计议。

金波得意地笑。在他看来,一切都是他该得的。儿子拼命,老子享福,天经地义。何况陈卓又是那个可恶的东西,抢了他的小敏,还利用了家骏,老婆孩子都被他“统战”了,他来他公司挂了职算什么。

金波存心恶心恶心陈卓。他这样做,也是让刘小敏知道,他金波不是那种想甩就能甩掉的人物。

你不仁,我不义。

金波从座位上起来,从地上抽一瓶矿泉水,扭开,喝一口,又绕过桌子,到陈卓跟前,伸出手。

他要跟他握手。战略合作一般。

陈卓只好伸出手来,握了握。

金波笑呵呵地,“陈总,以后我是你的兵。”

陈卓稳住,“好说。”

金波问:“陈总,我那职位,什么抬头?”眼神有点猥琐。

陈卓说:“暂时当个副总,委屈了。”故意说反话。

“多谢陈总!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后会有期!”金波说罢,扬长而去。

思来想去,晚间,陈卓还是把金波闹场的事跟小敏提了。实在不吐不快。刘小敏顿时头顶冒火,她学中医出身,修养不错,又是怀孕期间不能动怒,可金波干的这些事,却还是刺激到她。

“手机拿来!”小敏要直接跟金波交涉。

老婆大动肝火,陈卓有些后悔,“早知道不告诉你。”

“必须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现在是法制社会,怎么能允许这种无赖胡来。蹬鼻子上脸没完了!麻秸秆做扁担,他是那个材料吗?!”

陈卓分析,“他要真去网上爆料,对公司不利,去做公关,更花钱。而且这么直接找他,难免伤了家骏面子,孩子大了,都要脸面。”陈卓轻轻抱住小敏,“还有你,非常时期,惹他干吗。怪我,应该自己消化。”

“不能纵容坏人。”小敏火下来点。

“饶他一段。”陈卓息事宁人,“慢慢来。”

“你能成大器。”

“怎么这么说。”

“你大度。”

陈卓被夸得不好意思,“看你面子。”

“我跟他没任何关系。”

“他还是家骏的爸爸。”陈卓停一下,又说,“搞不懂,你当初怎么找了他。”

小敏脱口而出,“以前他不这样。”说的是实话。仓廪实而知礼节。过去年轻,家境不错,又有二老镇着。金波不至于堕落。可现在不同。归根到底,时代变了。人也会变。小敏想了想又觉得不妥。反问:“你当初还不是也找了李萍?”

“以前她也不那样。”陈卓说着,不禁失笑。没有过去的错误,哪能衬托出眼下的美满。

陈卓双臂圈住小敏,享受这晚饭后得来不易的短暂宁静。

————————————

抢先阅读:小敏家(70)力挽狂澜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8694983/chapter/107713239/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