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六姊妹(38)六妹惊喜

(2018-07-26 16:52:28) 下一个

这一胎倒是顺顺利利。足月,一切正常,生产的时候拉去保健院,没有太大痛苦,也没采用剖腹产,常胜和美心的第六个孩子顺利出生。

 

又是个女孩。

 

不过因为是顺产,上回剖腹的伤口受影响,加之美心年纪渐长,子宫有些下垂。医生宣告美心已经不适合继续生孩子。这令常胜“万念俱灰”。

 

院子里,家艺和家欢聊着天,“老天还是有眼的,没来个弟弟,我们都还是有饭吃。”家欢道:“说不定老天就是因为听到了我们的祈祷。”家艺连忙说这事可不能让爸知道。

 

因为来了老六,常胜已经在小事上找过好几次茬儿——借题发挥,大发雷霆。连他从来都不批评的老二家文,也被她吼过一次。美心虽然难受,可嘴上说不出什么。“联合生产”再次失败,生育的后路彻底断绝。他们都知了天命。这辈子不再想儿子的事。

 

家丽和为民还在偷偷来往。只不过,家丽出了“这么大的事”,老太太也暂时无心过问。得照顾美心月子,老五刚会走路,又该伺候老六了。邻居们少不了说闲话。但好在都背后说。大老汤老婆和朱德启老婆给何家娶了个新外号:无鸣之家。生的都是母鸡,没有公鸡,光会下蛋,不会打鸣。

 

只有刘妈来安慰美心。可翻来覆去就那几句话。事到如今,怎么安慰都显得徒劳。因为大局已定,希望已经破灭。

 

令老太太更加担心的是口粮问题。

 

一家六个孩子。都要吃饭。但只有老大开始挣钱。其余五个,等于都是张嘴的。老五已经开始能吃了。老三老四向来大肚,饭量定两个大人。老六来了。吃更是个问题。因为有人举报,家丽不能从公司顺菜回来。导致何家一度餐餐不够吃。

 

这日,家欢迅速吃完了碗里的饭,自己起身去锅里又盛, 孰料只剩一点锅巴,她不满,叫唤,“阿奶,还有饭么?怎么就剩点锅巴皮了,我还没吃饱,就给我盛半碗都不到。”说罢,亮亮空碗。

 

老太太道:“行了啊,咱们现在是人民公社,共产主义,要有都有,要没有都没有,就那么多,吃个半饱行了。”

 

家欢抢白,“不吃饱怎么干活,尿布又是我洗,这老五什么时候能干活呀?刚老五不用尿布了,老六又来了。”

 

家艺反驳她,“老四,这两天尿布可都是我洗的。”她不许她争功。家文从碗里拨了一小块饭给老四。老四立刻说:“谢谢二姐!”

 

家丽还没到家。说是晚饭秋芳找她。实际上,是为民约她走走。常胜进屋,老太太起身帮他拿饭,温在小锅里。家欢惊呼。不是没饭,只是不给她吃。家文给老四一个眼色。家欢连忙闭嘴。 爸爸脸色不佳。

 

“吃过了。”常胜道。

 

“在哪吃的?”美心问。

 

“饭店。”常胜淡淡地。

 

家欢一跃而起,把老太太手里那碗饭“继承”过来,就着咸菜,狼吞虎咽。

 

老太太打圆场,笑道:“吃过了就洗洗脸,早点休息。”

 

里屋,老六哇的暴哭。美心不得不去哄她。老六饿了。美心背过身子给她喂奶。一边喂一边嘀咕:“人都吃不上了,她还要吃。”说的好像老六不是人。

 

外屋,老太太对常胜,“给孩子取个名字。”

 

常胜这回没说不取,可一时又不知道取什么好。屋子里静悄悄地。美心却无端受了刺激。给老五取名字的时候就那个为难样,最后不许老五姓何,现在到了老六,又这样!算什么?!甩脸子给谁看?!生之前装孙子,生完了都是大爷了!

 

“要不送人!不要了!”里屋爆发一句,是美心的怒吼。

 

常胜被大老汤折磨得没脾气。美心的这一句却点着了他。

 

“好好好,送人好!都是张嘴的没有做事的。”常胜用玩世不恭的口气。

 

“都少说两句!”

 

家欢放下碗。家艺扶着二姐家文。兔死狐悲。这个家,是会把孩子送人的。她们都觉得一丝恐怖。

 

“送!送!送!”美心赤着脚,旋风般出来,把老六塞给常胜,“你去送,现在就送!”常胜像抱了个烫手山芋。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老太太连忙把孩子接过来。老六感受到危险,暴哭。

 

家文上前安慰妈妈。

 

美心抱住二女儿痛苦,喃喃道:“看到了吧,看到了吧,你妈都不是人,我们都是不人!”

 

家丽回来了。进门。见到这一幕不知所以。

 

“都吃过了?”家丽说,“老四,把碗筷收了。”老四嘀咕,怎么又是我,但还是忙着去干了。“老三带着老五,别让她乱跑。”家丽迅速安排着,军中乱象,她必须迅速排兵布阵。

 

“怎么了这是?”家丽从老太太怀里接过老六。一个小可爱。

 

老太太插一句:“打算把老六送人。”拒绝的话让家丽说。她参加工作了,成人了,在这个家有发言权。

 

“送什么人。”家丽说,“生都生出来了。”

 

“没饭吃,家里嘴巴太多。”

 

家丽看看爸爸,又看看妈妈,笑说:“哎呦,她能吃几口?就当养个小猫小狗那么养着吧。”美心和常胜气过去点,都有点后悔自己的鲁莽。真要送,多少舍不得。可不送,在家里一时气不过。美心气常胜。常胜怨命运。

 

老太太对家丽道:“你爸还不肯给老六取名字。”

 

家丽喊了一声爸。

 

常胜没好气,“什么叫不肯,是想不出来,脑子都要炸了。”家丽随即说那我来取一个。说罢在堂屋踱了两步。竖起一根手指道:“小名:惊喜,老六对咱们家来说是个惊喜。”家文、家艺都笑。家欢小声:“是够惊的。”

 

“大名就叫:何家喜。”

 

老太太立刻叫好。姊妹们也都说好。老六的名字就这么定下来了。家丽道:“妈,我听说你不打算再生了。”

 

“还生什么生,我都多大了,地都荒了。”美心怒气未消。

 

家丽又对常胜,“爸,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家,一个真正的老何家,团结一心,努力奋斗,一致对外,共同进退,热火朝天,朝气蓬勃,大有希望,这不,就在眼前了,你掌管的是红色娘子军哇。”家丽一开玩笑,常胜也不好意思生气。

 

“行了,别耍贫嘴了,都让我少操点心。”常胜说。

 

家丽伸着脖子道:“爸,想不想喝酒?来点儿?我陪你。”常胜一笑。正有此意。老四家欢连忙,“我也要喝。”

 

老太太轻拍家欢,“酒是乱喝的,你才多大!胡来!”

 

老四耷拉头,嘀咕,“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家艺看了看妹妹,笑说:“等着,你越不过我去,怎么也得我先长大。

 

翌日,又是家丽张罗。一家人收拾好,去红旗照相馆拍一张纪念全家福。纪念美心和常胜就此打住。生育完成。纪念何家基本成员到齐。

 

摄影师搬来椅子,老太太坐中间。男左女右。常胜坐左,美心在右。常胜怀里抱着老六家喜,美心抱老五小玲。后排从左到右:家欢、家文、家丽、家艺。

 

“都笑一点,对,开心,笑,社会主义好——”摄影师托着喜气的调子调节顾客的表情,一按快门,一道亮光。定格。

 

没多久,这张全家福就被红旗照相馆当作代表作挂在展示镜框里了。拿到照片,家艺看得最仔细。结果仍旧失落,二姐还是比她漂亮。家欢咧嘴笑着,没心没肺。老太太慈祥。美心笑得温文尔雅。常胜一脸严肃。家喜瞪着大眼睛,她对这个世界仍旧好奇。小玲心不在焉。家丽则端端正正站在后排中间。一眼望去,她已经像这个家的中心了。

 

区里搞人口普查,从各单位抽调了年轻人协助工作。为民也在其中。普查结果是,截至 1970 年 12 月底,全区实有 30924 户,159873 人,其中男 85764 人,女 74127 人,农业人口 37370 人,非农业人口 122503 人。普查完毕,区里打算庆祝庆祝,在淮滨大戏院门口搞一场文艺演出,且必须是群众性的——不能由专业团体来演。要表现群众的活力。负责人知道为民唱歌不错,就提议他报名。为民不喜欢风头。可既然领导发话,不得不上,他便报了一个秧歌剧《兄妹开荒》。

 

是出名戏。延安时期创作并走红的。负责人问:“兄妹开荒兄妹开荒,这是两个人唱的戏呀?兄有了,妹呢?”

 

“蔬菜公司的何家丽同志唱得不错。”为民很认真地。

 

没多久,家丽被请到了。区委后面一个乒乓球室就是排练厅。见到为民,家丽雾水,“我不会唱《兄妹开荒》。”

 

“学嘛!我唱兄,你唱妹,妹不会,兄教。”为民拍拍胸脯。

 

“你找别人吧,没那闲工夫。”家丽道,“我还得上班挣钱呢,家里都快没饭吃了。”

 

“这个月工资分你一半。”为民大方,“最主要这里没人看到我们,没人管没人问,跟在肥西一样……”为民忽然温柔,脸贴上去。推门声响。为民吓得连忙弹开,没站稳,笨拙地摔在地上。

 

是清洁工人。“同志,走的时候灯记得关哦。”

 

为民连忙说好。家丽忍住笑。

 

家丽聪明,没练几次,这出秧歌剧已经很像样了。不过下了班排练,倒引发老太太的好奇。这日,家丽到家,老太太忍不住问,“这三天两头的去哪了?回来都一头汗。”

 

“区里有事。”家丽一言以蔽之。

 

区里有事,跟她一个蔬菜公司的员工有什么关系?老太太没再多问。她知道家丽如果存心不想说,问也问不出来。

 

一大早,家丽吃了半根油条去上班。临出门跟老太太打招呼,说晚上不回来吃饭。理由依旧是:区里有事。

 

奇怪。老太太下定决心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事。

提前先看版

《六姊妹》39 翻身道情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3338429/

前情回顾:

《六姊妹》 1 何家老大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6928/

《六姊妹》2 二妹出世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7658

《六姊妹》3 为父报仇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792

《六姊妹》4 一门一姓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096176

《六姊妹》5 一张肉票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152415/

《六姊妹》6 资产阶级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177230/

《六姊妹》7 要求进步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209317/

《六姊妹》8 三妹有戏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495572/

《六姊妹》9 一醉方休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747890/

《六姊妹》10 淮河水猴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2644/

《六姊妹》11 第四小妹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826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