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六姊妹(36)焕然一新

(2018-07-22 15:27:10) 下一个

家丽流了一夜的泪。当然是无声的。除了老太太以外,没人知道。老太太知道也装不知道。在老人看来,这是必经之路,就算家丽跟汤家老大是真感情——情窦初开不能自已,但如果坚持在一起,最终也不会幸福。太难处理的人物关系。而且,他们才多大?见过几个人?经过多少事?就是一股年轻的热劲,本能地,动物性地,过了那阵就过了。老太太认为还是冷处理,慢慢做工作。第二天,家丽起来就去上班,跟没事人似的。内心的伤口,她缝缝好,只有自己知道。跟汤为民短期之内不能接触,或者接触了也不能让人知道。好在家丽不是那种非儿女情长不可的女人。

 

淮滨路上的法国梧桐树叶子掉了一地。秋天到了。天气转凉,人似乎也冷静下来。这个秋天发生很多事。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只是在变化。

 

为民正式开始上班,在一药厂辅料车间做学员,工资还比家丽的高两块。偶尔下班,为民和家丽会在淮滨路遇上。那次“抓包”之后,他们再见彼此,似乎也都有点不好意思。

 

淮滨大戏院后头,为民靠着自行车。这里是个隐蔽地点。

 

“反正我没变。”为民说。

 

“别傻了。”家丽说,“家里的态度你看到了,不可能。”

 

“滴水穿石,铁杵成针。”

 

“你爸妈知道么?幼民告诉他们了?”

 

“没有,我没幼民说。” 为民道。

 

家丽听了,反倒有些失落。打心底里,她似乎更希望大老汤他们知道。知道了就闹出来,就革命,天地冲撞,宇宙爆炸,轰轰烈烈闹一场,成也罢败也罢,只是要个结果。

 

然后,才可以重新生活。

 

她讨厌这种滴水穿石铁杵成针,一点一滴的消磨。她的勇气都快磨尽了。

 

“那先这样。”家丽告辞。

 

“一起看电影!”为民连忙掏出两张电影票。

 

“以后吧,现在风口浪尖。”家丽苦笑笑。

 

大老汤出院,开始正常上班。胳膊坏了一只,他就更有理由拈轻避重。他对常胜的“审查”却变本加厉。

 

这日,下班,常胜刚收拾东西准备走。大老汤带着朱德启出现在门口,“这就想走?你的材料还没写完呢。”

 

“什么材料?”常胜问,“我没有什么材料要写。”

 

“你的黑历史,黑材料,好好回忆回忆,不写就不许走。”大老汤凶神恶煞。朱德启搬来个椅子,大老汤坐,两个人看着常胜。

 

“不知道写什么。”

 

“写你的经历。”大老汤打算以此为突破口。

 

白纸黑字。常胜不敢乱写。可被逼到这地步,又不得不勉为其难写一点。从楼上摔下来的事。两家暂时和解。但他担心大老汤一旦被激怒,还是有可能去蔬菜公司闹。家丽刚参加工作,常胜不能给她添麻烦。

 

“那就从在江都出生开始写。”常胜说。

 

“那段我知道,我都知道,瞎写一个试试。”大老汤威胁。

 

还有一件好事发生在秋天。至少对家丽来说是这样。秋芳回城了,因为表现良好,她也被推荐回城。安排在淮河商店做营业员。那可是个众人羡慕差事。全区最时兴的商品,淮河商店的店员总是最新知晓。上班一个月后,秋芳送了家丽一个礼物。钥匙扣,带毛主席像章的。家丽十分喜欢。有一日,秋芳在家洗头,家丽找她玩。秋芳问她要不要也洗洗,“玉兔牌半透明皂。”

 

家丽笑了。这香皂她也买过。只不过被老三老四争得溜进了下水道。她简单一说,秋芳也笑。“姊妹妹多,少不了要争,你们家老四以后不得了。”

 

“她有什么不得了的,蛮不讲理罢了。”

 

洗完了。秋芳头发披散着晾干。她望望家丽的头发,问:“你就打算一直留这个头?”

 

“不挺好,刘胡兰发型。”

 

“现在时兴别的。”

 

“什么?”家丽问,“才刚去淮河商店几天,就比我们普通群众懂得多了。”

 

“去,别瞎说,”秋芳道,“现在最好看的是烫头。”

 

“那是资产阶级的作风。”家丽立刻否定。

 

秋芳道:“你这思想,落伍了,无产阶级就不能烫头了?无产阶级就没有美的权利了?凭什么风光都让资产阶级占了,我们也可以烫头,为了社会主义新妇女的美丽。”

 

家丽打趣,“你都妇女了。”

 

“这死丫头,挑我的不是,以后咱们都得是妇女。”

 

“讲真的,你真要去烫?去淮南旅社那家?男女理发服务部。”

 

秋芳道:“那家不行。”

 

“怎么不行?是最好得了吧,国营的。”家丽跟不上全市的流行。秋芳笑说:“得去谢家集国营东风理发厅。”

 

谢家集在淮南的西部。是矿区。家丽从来没去过。

 

“那么远。”

 

“咱们周末一起去。”

 

“怎么去?”

 

“坐公交车好了,你零用钱,我帮你出。”

 

“话说的,我怎么没有。”

 

“听说你的钱全部缴公。”秋芳说。

 

“胡说,我再大公无私,也得有点零花。”

 

秋芳不谈这话题,转而道:“据说东风理发厅,专门做女子烫发的师傅就有十五个,那发型,绝对是最革命的。”

 

周末,秋芳跟同事调了个班,一大早,便和家丽出发了。真是次远行。因为特地去“变美”。家丽也第一次那么细心地注意起自己的形象来。公交车上,玻璃窗上反射出影子。家丽也不免多看自己两眼。

 

“你皮肤真不错。”秋芳夸家丽。家丽说有吗,那么黑,下放晒的。秋芳说捂一冬就白了,你们家皮子都白,不像我们家,黑的。家丽回馈秋芳,“你脸型不错,鹅蛋脸。”

 

秋芳道:“我这脸型,头发才难弄呢。”

 

到了东方理发厅已经是中午了。果然宾客盈门。烫发铁在电热板上烧着,一屋子妇女,头上夹着各种东西,冒着热气,乍一看像工业化大生产。女师傅给秋芳建议,让她烫“上官云珠式”发型。家丽烫“刘胡兰式”略变变,加点波浪。两个人都没意见。那就开始烫。烫头真是个费工夫的活,刚上器具,家丽就睡着了。

 

女师傅要喊她。秋芳打了个手势,意思说让她睡吧。

 

国庆中路。一药厂后头,美心去药店买小儿应奇丸。她怀疑老五肚子里有虫。跟汤为民迎面撞个大着。为民一只脚踏在自行车脚蹬子上,见到美心,又放了下来。“阿姨。” 为民很礼貌。

 

美心瞪大两眼看着他。那天的“恐怖画面”还记忆犹新。

 

她饶不了这小子。

 

“让开!”美心铳他。

 

“拿应奇丸。”为民看到她手中的药,热心询问。他在药厂工作,算半个行家。“给小玲吃的?”

 

“我们家的事跟你没关系!”美心拒人于千里。

 

“应奇丸里头有朱砂,吃多了对孩子不好,我那有宝塔糖,回头我弄点给您送过去。”

 

美心的心动了一下。这孩子倒是懂事。但依旧不能被原谅。

 

“离家丽远一点!听到没有?”美心口气很重。

 

为民不正面回答,只是嘿嘿笑。缓解气氛。

 

美心道:“占便宜不是这么占的!”

 

为民说阿姨,其实我跟家丽我们……话说到一半,美心扬长而去。不知道为什么,她本来想狠狠骂这小子一顿,可见了真人,好多话她又说不出口了。到家,老太太问美心药买回来了没有。

 

见抓在手上。老太太接过去,和了点水,准备给老五喂进去。

 

“不能吃。”美心阻拦。

 

“怎么的?”老太太不懂儿媳的一惊一乍。

 

“里头有朱砂,吃多了不好。”

 

“那吃什么?老五肚子里有虫。”

 

“回头我看看宝塔糖。”为民的话美心听进去了。

 

家丽进屋就引发“轰动”。家艺嚷嚷的声音最大,满是羡慕。

 

“大姐,你这头发,真是太太太太太太好看了!”家艺凑近看。

 

“跟以前不差不多。”家欢辨别不出来。

 

家文客观,“比以前更成熟稳重了。”

 

“什么成熟稳重,”老三反驳二姐,“是漂亮,好看。”又问大姐:“什么时候我也能去烫这个头,我一定去淮滨大戏院门口站着。”

 

家欢不懂家艺的高调,问:“去那干吗?”

 

“那儿人多,有这么好看一颗头,当然是哪好看去哪。”

 

老太太刚帮老五换完尿布,丢给老三,“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人头?烫了就成仙女了?顶多比猪头强点。”

 

家丽侧目。阿奶的比喻太奇葩。

 

家艺厌恶洗尿布,“阿奶,怎么又是我洗?该老四了。”

 

“别,三姐,”老四家欢连忙,“昨天那块是我洗的,该你了。”

 

老太太道:“别不耐烦,你以前的尿布,也都是姊妹们帮你洗。”

 

老三道:“那也是大姐二姐帮我洗,老五又没帮我洗过,我凭什么帮她。”

 

美心进屋,听到女儿这话,随即教育:“就凭你是姐姐她是妹妹!你们是一个爸生的是一个娘胎里爬出来的,做姐妹,都是有今生没来世还不珍惜?这么斤斤计较能有个头?谁欠谁的?你奶欠你的?你们谁的尿布她没洗过?她让你们还了吗?再说这话,狗都不如。”

 

没人敢作声了。

 

家艺捏着鼻子,拎起尿布往外走。家欢抿嘴笑。美心扫手一枪,“笑什么,不是单说老三,你也听着。”

 

家欢连忙恢复严肃。

 

美心走到家丽面前,仔仔细细看她的新发型,没夸赞,“有钱存着点,可劲儿乱花,留着点当嫁妆!”

 

家丽没反驳。妈正在气头上,不往枪口上撞。沉默是金。反正新发型已既成事实。她独立了,故而自主。

 

家艺还想磨大姐,“姐,回头你带我烫一个。”老太太在旁边脸色不好。家文拉了家艺一下。家艺还在央求。

 

老太太道:“行了!跟你大姐比什么,她上班了,成人了,你才多大?以后你参加工作,你就是把头发剃成秃瓢也没人管你,是学生就学生样!”

 

家艺瘪着嘴,老大不高兴。她只想着赶紧长大成人。

 

老五刘小玲扶着门框站着。她还不懂世间纷扰。家艺啐她一句,“鸡屁股就是夹不住屎尿!”她讨厌给妹妹洗尿布。

 

老五属鸡。

 

家欢插嘴,“兔子也骚。”

 

老三属兔。

 

家艺发火,尿布打过去,“你好?!”

 

家欢笑道:“我属龙,大龙大龙,跟大姐一样,大龙干大事,嘿嘿嘿。”她做了个鬼脸,跑了。

提前先看版

《六姊妹》37 还是朋友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3321856/

前情回顾:

《六姊妹》 1 何家老大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6928/

《六姊妹》2 二妹出世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7658

《六姊妹》3 为父报仇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792

《六姊妹》4 一门一姓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096176

《六姊妹》5 一张肉票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152415/

《六姊妹》6 资产阶级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177230/

《六姊妹》7 要求进步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209317/

《六姊妹》8 三妹有戏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495572/

《六姊妹》9 一醉方休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747890/

《六姊妹》10 淮河水猴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2644/

《六姊妹》11 第四小妹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826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