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篇小说:难念的经(2)

(2017-07-09 06:05:27) 下一个

难念的经(2)


朵儿知道,说出来估计也没几个人会相信,她和老默是在上海歌城认识的。
朵儿没什么爱好,但偶尔喜欢一个人去KTV。
包个房间,唱一下午,K歌还是热门的时候,她这样做,等一系列唱歌软件崛起,歌城门庭冷落的时候,她还是固定的客户。
就这么就认识老默了。刚开始纯粹被歌声吸引,不同年代,不同曲风,甚至不同性别的歌,老默都驾轻就熟。
朵儿不敢相信,隔壁歌房竟然有这么一位歌神。连着好几次,她都听到这个歌声。
终于,两个人在点餐区遇见了。老默本尊让朵儿吃了一大惊。他有年纪了。和歌声形成反差,他唱周杰伦的歌都能以假乱真,光凭声音,朵儿还以为他们是同龄人。
不可否认,他保养得很好,梳着油头,皮肤状态也不错,根本看不出什么皱纹,但花白的头发,还有整个人散发出来的状态,还是出卖了他。
“一起坐坐?”是老默发出的邀请。
坐坐就坐坐,朵儿也没发怵。点了几个菜,聊上了,朵儿更是连连吃惊,她惊异于老默的坦诚和真实,几个小时之内,她就基本清楚了老默的基本情况,他单身,老婆去世了,有一个孩子在香港,退休前在上海歌舞团工作,坐独唱演员,最关键是,他比朵儿她爸还要大。
可是,朵儿又明显感觉到,老默和她爸不是一类人。老默是跟着时代的潮流往前走的,身后慢慢的阅历都是他的资本,他从容优雅,是那种没有多少负担的老男人。
可朵儿他爸呢,却是那种被时代潮流冲到岸边的人。
多接触一段时间,朵儿发现,她跟老默特别聊得来。她说的,他能懂,而且还能有所延伸。而且她和老默一开始就是以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身份交往的。她不会觉得这是一个父亲,一个长者。他也同样只是把她当作一个女人。
交往了几个月,老默邀请朵儿去家里吃饭。他作上海本帮菜,红烧肉,腌笃鲜。再炒几个小菜,打一个汤,一桌子一会功夫就操办好了。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老默还是开诚布公。
“我老了。”他笑着说,“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想怎么过的舒心一点,随自己的意思一点。”
朵儿是聪明人,她半开玩笑说,“我也不年轻漂亮了。”
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很多时候,两个人之间很多感觉不用明说,但却点到为止,他理解她,她也理解他。更多时候,朵儿和老默在一起,图的是一个安定安心。
两个人吃了饭,像所有恋人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电影,是老片子,费雯丽的,朵儿怀旧,老默刚好是旧人,看完又看「音乐之声」,老默能跟着 一起唱,手舞足蹈。朵儿觉得不可思议,多年来在年轻小伙子身上找不到的感觉,在老默身上却找到了。
灯光昏暗,也不知道看到几点,这晚朵儿就留在老默家。鸳梦同温。
第二天,老默起来收拾屋子,做好早饭,切片面包烤热,敷一片黄油,再涂上果酱,端到朵儿跟前。朵儿笑嘻嘻的,乐于接受进贡。吃完早餐,起床,朵儿精神百倍去上班。
自此,每周七天,朵儿恨不得有五天都住在老默这,老默是她的精神导师,玩伴儿,男朋友,父亲。朵儿心情大悦状态奇好,连公司的小朋友都发现了这一点,私下里都说,牛姐一点恋爱了。话传到朵儿耳朵里,她不否认,也不承认,精力十足,信心百倍,继续工作!
上班享受工作,下班享受生活。朵儿妈还来催婚,朵儿最上应付着,但嘴上一套,做起来又是一套。她觉得自己简直地下党,搞的是地下爱情。正因为如此,她才觉得这像爱情,是爱情,货真价实,可体可会,全心投入。
她也知道,这爱情绝对不可能与妈妈说。她不会同意,不能容忍,坚决反对,她会像碾碎一只蚂蚁一样碾碎她的爱情,水过沙地,不为人知,就好像这爱情从来没有存在过。
不,绝不。
对于这一点,老默也是心照不宣。到了这个年纪,他更是活在当下,未来,他不愿意奢望。
朵儿不求名分,他更不求。
只是偶尔,他会觉得不好意思,他对朵儿抱歉似的说,唉,我收入不高,前半生投资都给女儿,也给不了你什么,将来这房子……话没说完,就被朵儿拦回去了。
“我没要求你对我负责,我更不是图你的财产。”朵儿斩钉截铁。
有钱难买我满意。牛朵儿忠于自己的感受。
唯一的苦恼是,朵儿妈的催婚一年胜似一年。苦大仇深。过了年,朵儿三十四岁整了。用朵儿妈的话说。放眼四周,哪里还有这么大的姑娘。
“过节别回来了。”朵儿妈的口气十分严厉。
这个曾经给她带来无数骄傲的女儿,现在让她没法做人。朵儿爸也渐渐被她妈同化。前些年,他还会站在朵儿一边批评她妈,说你急什么,才多大,吃不上饭了?吃不上饭我养,我女儿还愁嫁人。可现在,朵儿爸也不说话了。
不回就不回,朵儿心一横,就在上海过二人世界。挺好。
这天一早,朵儿照例准备咬一口老默做的精致早餐,刚捧到鼻子跟前,胃里却一阵翻涌。还不够。冲到洗手间,对着抽水马桶,又一针狂呕。
“怎么搞的?”老默端了一杯热水来,“也没吃坏什么东西。”
半晌,终于消停了。朵儿浑身无力,瘫坐在洗手间瓷砖地上。老默看着她,若有所思。他见多识广,猜到了几分。但不能说破。两个人的目光对了一下。朵儿迅速站起身,穿好衣服,头发胡乱一扎,披上衣服要出门。
老默拦住她,“我去,我去。” 
朵儿百感交集,半天才说,“你知道买什么吗?”
老默连声说知道知道。
不大会,上来了,朵儿进厕所一验,发现自己怀孕了。
朵儿尖叫,跟着哭起来。老默慌忙进去看怎么了。
朵儿抱住他,带着泪笑着。
是的,冷不防的,牛朵儿要做妈妈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怎么不写了,还有下集吗?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SAFA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