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21)春晚排练

(2015-05-07 21:37:02) 下一个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绿水青山绽笑颜
随手摘下花一朵
我与娘子戴发间
从今再不受那奴役苦
夫妻双双把家还
你耕田来我织布
我挑水来你浇园
寒窑虽破能抵风雨
夫妻恩爱苦也甜
你我好比鸳鸯鸟
比翼双飞在人间
 
胡爱萍一遍又一遍地看着黄梅戏天仙配里的这段视频。她参照了各个版本,最后还是选定模仿严凤英的版本。严凤英的歌声细腻甜美,表演动作自然纯朴,把七仙女演绎得淋漓尽致。胡爱萍照着镜子,拿起一条粉红色的大纱巾当作水袖,模仿七仙女的动作。
 
春节将至,春晚节目正在紧张排练中。美国地方华人春晚如今已经成为海外华人庆祝春节的一个重要节目,有点儿才艺的唱主角,没才艺的跑龙套。大妈们浓妆艳抹一窝风上台跳舞,远看不注意真看不出哪个胖,哪个瘦,哪个丑,哪个俊。很多大妈就指着这天上台露脸,还能照几张华丽的艺术照,颠覆平时的黄脸婆形象。
 
胡爱萍当然不想错过这个唱主角的机会。天仙配!夫妻双双把家还!任馨不愧是导演,节目创意好,由她和陈思诲来演那简直是太绝了。曾经有人说自己气质飘逸,正适合演仙女下凡。七仙女这个角色,不仅能唱,还能配上戏剧舞蹈动作。这比她们参加群舞青藏高原,大地飞歌之类的露脸多了。胡爱萍做事尽善尽美,她把全部心思用在表演上,连夏志强过春节忙得顾不上回美国她都没当回事。
 
不行!没有董永不行,排练还是需要两个人一起。
 
胡爱萍拨通了秦晓莲的手机。她虽然有陈思诲的手机号,但还是觉得通过秦晓莲传话比较好。她不想让秦晓莲有任何误会。
 
“晓莲,春晚演出马上就到了,我心里没底。想借你老公排练几遍行吗?”
 
“别说借,给你都行,只要你家夏志强同意。”秦晓莲呵呵笑着说。“没问题,你要什么时候,老陈现在就在家,你现在有空吗?”
 
“我现在有空,正在练习呢!你看是让老陈过来还是我过去你家?”
 
“我问问他,你等着。”
 
秦晓莲去到书房,告诉陈思诲关于排练的事。陈思诲想了一下说,“还是我过去吧。她来影响你看电视,也影响Ben学习。加上有你在,我也放不开,不好意思演。”
 
趁着秦晓莲去和胡爱萍继续电话,陈思诲溜进了厕所。他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还是去换件衣服!他三步并作两步上了二楼主卧,取出感恩节买的Polo衬衣换上,另外穿了那件Armani的外套。上次在徐莲家洒上的红葡萄酒已经被老婆洗干净了。最后他从抽屉里拿出新买的一瓶男士香水,喷了一点点。
 
 
陈思诲来到胡爱萍家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出黄梅戏婉转缠绵的曲调。这声音如月光下的溪水潺潺地流进他的心里,他的心似乎开始穿越时光的隧道朝着少年时代的方向奔跑。 他把外套向下拽了拽,开始敲门。
 
音乐暂停了,胡爱萍批着一条粉红色的纱巾如月下仙子一般来开门。客厅里只亮着一盏台灯,台灯的灯柱是一串透明的玻璃球,形状像个糖葫芦。柔和的灯光将这个冷色基调的现代派风格的房间罩上一层温暖。
 
“我找了一个视频,咱俩一起看一遍,吸取点里面的动作,你看怎么样?”胡爱萍把iPad立起来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他们两个并肩坐在一起看。
 
放完一遍后,他们两个站起来,一起研究动作。“我看咱们俩从舞台两边分别出场比较好,一人唱一句后在舞台中央会合。”陈思诲建议说。
 
胡爱萍突然想起了什么,就跑去餐厅桌上的花瓶里揪出一支玫瑰,
 
“这个给你当道具的。”接着胡爱萍哼唱起来,“随手摘下花一朵。”她把花递给了陈思诲。
 
陈思诲接着唱,“我与娘子带发间。”他看了一眼胡爱萍的短发,不知道该往哪儿插。
 
“那这花。。。”
 
“这样吧,我去买一朵绢做的头花,带个夹子,到时候你一下夹我头发上。”胡爱萍记得那年温村腰鼓队的妇女们一人头上戴朵大红花,都是带夹子的。
 
“这个主意好。咱俩先唱一遍,动作等下次上台彩排那天临场发挥。
 
“行,那我先起头。”
 
胡爱萍觉得自己今晚的声音格外甜美,她真的觉得他们两个音色很配。
 
唱完一遍后,胡爱萍说,“咱们先吃点夜宵,润润嗓子。”
 
胡爱萍盛了两碗银耳红枣汤,他们面对面坐在早餐桌的两边。从窗户看出去,洁白如玉的明月正挂在几根枯枝梢头。
 
“嗯,真甜!”陈思诲喝了一口由衷地赞叹道。他接着说,
 
“我回家把你挑的这个视频再看看,记一下动作。在台上又戴花又比翼双飞的我还真有点儿不好意思呢。”
 
“嗨,怕什么!人家演员在床上演激情戏,导演一遍又一遍NG,那不更难为情。”胡爱萍说。
 
“是啊,还好夏志强春节不回来,不然他在台下盯着看,得吓死我。
 
“没想到你这个人挺胆小的。”
 
陈思诲扫了一眼周围,问道,“你儿子Peter不在家吗?”
 
 
 
小说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卜兰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皇城一顿' 的评论 : 改了,多谢指正。
皇城一顿 回复 悄悄话 好像中间有一段人名错了?
陈思诲来到徐莲家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出黄梅戏婉转缠绵的曲调。这声音如月光下的溪水潺潺地流进他的心里,他的心似乎开始穿越时光的隧道朝着少年时代的方向奔跑。 他把外套向下拽了拽,开始敲门。
应该是胡爱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