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猫/瞎猫夫妻猫店

瞎猫爱思考喜读书,野猫善行动尚自然。
个人资料
也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左派摧毁了美国的高等学府吗?

(2020-09-13 19:00:53) 下一个

大学同学在同学圈发了一个视频,发视频的同学或许是借他人之口表达自己的观点,瞎猫针对视频的观点做了回复。我不知如何把视频上传,仅把其中的观点摘录如下:

“左派差不多快要将作为求学问之地的大部分高等学府摧毁殆尽”(is the left’s near destruction of most universities as places of learning”

以下是瞎猫的评论:

如果把他的话看作是建设性的批评,而不是党派攻击;再如果让我们用兼听则明的态度,不纠缠细节,就可以承认美国的学校和教育系统的确是偏左的,而且越是优秀的学校,越是优秀的教授和学生,左翼的越多。(这里的优秀是用学校系统内的评判标准。)于是,问题就在于:为什么会如此?我们又能做些什么?

如果我们用视频作者的时间分段,说学校的左倾变化是一个百年的渐进过程,那么学校的左倾是与进步思想progressive ideas和运动紧密相联的。在美国,自20世纪初期以来,主要的进步思想是反对资本与政治权力的垄断,以及(扩大)民主(基础)与性别种族阶级平等的诉求。在中国则是以新文化运动为代表的民主和科学诉求。

在美国,百年来的左翼运动主要是工人运动,妇女投票,民权运动和反战运动。政治倾向弱的左翼运动主要是环保和反IMF和华尔街金融基本运动。比较过激的,但是非主流的有black power movement和红色恐怖组织活动。

尽管校园特别是青年学生左倾,但是校园气氛和学术思想的主流是自由。因为思想追求的永远是自由,知识的源泉是自由。而压制自由的是权力和权力机构。这点在中国近代史上最为明显。新文化运动中的北京大学是自由的,北洋军阀是压制自由的。后来左倾的知识分子闻一多等是追求自由的,国民党政府是压制自由的。再后来的马寅初,章伯钧等,是追求自由的,党的反右运动,以及文革关闭学校,是压制自由的。

因为学校是主张学术和思想自由的特别是在美国,因此右翼保守派的思想家和学者也非常多。特别是在经济学界,如芝加哥学派的Newton Freedman, 过去美联储的格林斯潘,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黑人学者索维尔Thomas Sowell等等。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斯坦福大学的福山,芝加哥大学和约翰霍布金斯大学就更多了。人文学者如芝加哥大学已故的Alen Bloom,还有斯坦福大学和耶鲁大学的诸多西方古典思想研究者等等。

但是相比起左翼的学者来说,他们对学生的影响和吸引力弱的多,而且呈现越来越弱的趋势。为什么?我觉得因为左翼思想更接近知识,特别是新知识的本质。左翼思想是颠覆性的。而知识就是颠覆性的,是对任何既存制度,传统,习惯,思维习惯和权力(!)等等的establishment的颠覆。说到知识,我们就会联想到非政治的,中性的科学。可科学恰恰是最具颠覆性的。看看中世纪的教会如何对待伽利略哥白尼的就知道了。试图把政治权利永久化的人物和制度,都是惧怕知识的—人文和科学知识。秦始皇烧书,毛搞文革打到臭老九。

现在的问题是美国的学校左翼是否到了压制自由思想自由言论本身的地步?如果的确有压制自由言论和学术研究,又是谁在压制,为什么?我觉得是有的,一般被称为政治正确现象。但远非保守派党派攻击的那样严重和普遍。

即便是个别和极端现象,也的确有纠正的必要。我认为问题主要不在教授和学生而在于学校的行政权力部门,因为压制自由的只能是权力。学校在近几十年已经越来越变为managed education. 这个现象有点像医疗界的managed care 即HMO。学生渴求新知识和新思想。追求前卫的东西,而学校的财源来自学生,这就是学校为什么会动用行政权力压制保守言论思想和教授,鼓励左倾新潮研究和研究者的原因。

怎么办?把孩子送入Trump University?还是搞个美式文革让保守派工作组入住哈佛?渐进和自然过程发生的变化,用简单的方式和一剂猛药,一个强人是没有用处的。不管怎么改革,请先从理性讨论开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这是大学的性质决定的。
大学是为未来准备人才,促进人类文明是目的,而文明是脱离动物本能的概念,也就是很可能在某些时候不实际,但作为大学教育是不能这一代培养出的人与上一代是一样的思维和理念,否则人类文明不会进步。
一个“右派”大学是无法在教育界有地位,或者可以持续的。
su5 回复 悄悄话 这些年发展出来的政治正确基本属于白色恐怖。左派多了一个剥夺别人话语权的权利。所以有了沉默的大多数去。年轻人心里的平等大多是平等享受社会创造的成果,而不是平等的付出。现在大学里忽悠年轻人社会主义如何美好,和当初李大钊在北大忽悠年轻人一样,他忽悠出了毛泽东们,等着看美国吧!
阿乐泰 回复 悄悄话 木姜子_枫华 "我对极左、极右还是极x摧毁大学、思想界一点都不担心,民主社会里,哪一方太过了,另一/多方一定会反弹、制约的,这不现在右派声音也越来越大么?"
民主社会也要看民众的素质和倾向,过去民主社会里爆发了一战二战,德国的马克思恩格斯先在巴黎接受早期共产主义洗脑,后在曼彻斯特利用资本主义纺织工厂提供的资金,发展出来一套理论,受害者比纳粹德国的受害者要多得多!当今民主国家也没有几个治理得像样的。
不强调个人努力和责任的民主社会,民主就会被利用长出恶之花!
彩叶 回复 悄悄话 大学如何不敢说,我对学院的事情知道得多一些,确实是快速走向极左,左左们互相支持,各种会议上草草通过各项偏左的决定,保守的老师只能沉默,弃权,谁敢站出来,冒着政治不正确的风险力敌左派围攻?

我认为学生是无辜的,有左派但是并不多,主要是教师和管理层在误导。有些教师取消了大考,还说可以接受考试作弊,没有教师的底线了,学生告诉我上他的课根本学不到东西。左派的对立面不是右派,而是正派。正派的大多数一定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哪怕只是一声微弱的我同意,或者我保留意见也好。
jeffthetiger 回复 悄悄话 一个很好玩儿的现象是,恨白左大学如仇敌的一代国移削尖了脑袋让子女进入白左大学。
为什么不让子女去T大呢、为了让子女成为白左跟父母作对吗?
ahniu 回复 悄悄话 花别人的钱就爽快,就是自由派。花自己的钱就保守,就是保守派。
飞来寺 回复 悄悄话 “大学是社会的灯塔”这是浙大老校长竺可桢先生说的。大学走正时是社会引领者,走错时是社会麻烦制造者。中文“那个”非要扯到英文发音,比中国文革文字狱那般荒唐的地步还更胜一筹,涉及到世界不同语言了。美国还可能宽容、理性地讨论问题吗?面对BLM、疫情的困境,世人会很关注美国还有没有制度的纠错能力。
keeperX 回复 悄悄话 因为看起来美好的东西更吸引人。
playnice 回复 悄悄话 左派才不是思想自由。学生最喜欢的是容易地拿到高分。老师说什么是对的,就那么说好了。
有趣的是,工学的老师学生是最少左倾的,基本上是平衡的。因为工学可以得到现实的检验,而意识形态的学科就不能。非工科的专业基本上就是人嘴两张皮。
木姜子_枫华 回复 悄悄话 我对极左、极右还是极x摧毁大学、思想界一点都不担心,民主社会里,哪一方太过了,另一/多方一定会反弹、制约的,这不现在右派声音也越来越大么?
月牙儿911 回复 悄悄话 极端的思想只能少数几个人研究的范畴,多数人应该持中间偏左或右的立场。美国学校的极左危害很大,背后应该是财团的支持。极左的目的就是要控制人类的思想和行为。极左在美国尤其是学校盛行,一方面因为顺应了年轻人理想主义的特点;另外,也和美国社会缺乏文化根基有关. Progress 可以,但也要走走停停,回头看看,否则若前面是悬崖那招致的就是毁灭。
ahhhh 回复 悄悄话 现在的左,其实是害怕不同的思想。碰到跟党不同的,立刻扣帽子打死。哪里还有什么自由思想。左往极端就是集权,在学术圈,就是集思想和话语权。
voiceofme 回复 悄悄话 保守的方法早就存在过了, 不用去探讨就知道。左派有新的方法和思想,才有探讨的机会。 而大学里的年轻人是探讨新东西的主力军,所以大学就变得左倾了。一个社会最好的方式是稍微偏左,这样的社会会有活力,但也不会出很大的偏差。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