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猫/瞎猫夫妻猫店

瞎猫爱思考喜读书,野猫善行动尚自然。
个人资料
也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时光小旅馆(Hotel on the Corner of Bitter and Sweet) by Jamie Ford

(2020-05-25 22:33:31) 下一个

西雅图人写的以西雅图为背景的历史故事,二战期间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美国版本,加上书中熟悉的街名,略知一二的历史都让我对这本书有了兴趣,用了两天时间读完。

爱情故事向来是文学家们惯用的利器,但纯粹的爱情小说既不真实也无深度,好的文学作品以爱情为主线反映的是历史,展现的是社会生活。小说中少男少女是第二代移民,他们所属的原住国是中日战争中的对立国,他们的交往自然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

作为老一代移民,他们的社交活动基本局限在本族裔之间,所以在美国这个移民国家的很多地区形成了中国城、日本车、意大利城、荷兰村、德国村……,西雅图的日本城和中国城比邻而居但老死不相往来。如今战争已是遥远的往事,种族隔阂越来越淡化,我们这一代移民工作时还会和各色人等交往,退了休又缩回了华人圈。常去中国城吃饭购物但不知旁边就是日本城,也不会对日本城有兴趣。可在书中少男少女结识的年代,除了族裔之间的隔膜,中日之间的战争已进行了十年之久而且异常的惨烈,在这样的特殊时期作为在美筹款支援抗战的华人家庭自然无法容忍儿子和日本女孩谈情说爱。

作为老一代移民,他们在异国聚族而居,很难融入当地社会,华裔日裔的后代都在自己族裔居住区建立的学校就读,或送回祖籍完成学业。战争动乱交通阻隔,使得回乡困难重重。面对各种困境老一代移民开始意识到有必要让自己的后代成为美国人。书中的华裔少年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美国白人孩子的学校就读,是这个努力的第一步。而日本女孩的父母为了表示他们对美国的忠诚,也将自己的女儿送进了美国人的学校,少男少女为了父母的心愿:做美国人而在学校相交相识相爱。

二战中美国的敌对国是德、意、日轴心国,但美国政府只对日裔采取了极端措施,珍珠港事件日本直接对美国发动的攻击是个理由,但种族歧视是其中的重要因素。早在1919西雅图地区的商人就成立了《反日联盟》(Anti-Japanese League)。

二战前西雅图地区日裔人口已达到8448,当时西雅图地区总人口368583,日裔是当时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族群。日裔在西雅图东部地区的农业劳力占90%,他们的农产品在市场占了75%的份额。

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参战,所有日裔都被当作间谍嫌疑对待,以此为由日裔美国人无论老幼一律送入集中营,西雅图的日裔其中7000人送到内陆的Minidoka Relocation Center in Idaho的荒漠之地集中管制。还有正在UW就读的450个大学生也被强制退学送往集中营。

中国虽说是美国的盟军,但华裔美国人的地位并没有因为中美友军的关系而有多大的改善。华裔和日裔在白人孩子的学校里并没有太大区别。这不仅仅因为他们在长相上无法区分,而是因为他们同样是不被接纳的少数族裔。为了保护自己男孩的父亲让他佩戴“我是中国人”的胸章,这只能是法律层面上保护,避免男孩被送进集中营。学校里的他除了被孤立还受到欺凌,这也促成了少男少女走到一起。

刚刚看了《奇风岁月》(Boy's Life),书中的男孩和本书的主角都是是12岁,可以看到不同的boy's life,前者的书能感受童年的气息,虽然是孩子的生活,孩子的语言,似乎是写给少年儿童的书,可仍然拥有众多的成年读者,因为每个人都从童年走向成人世界,那共同的成长经历会引起共鸣。当然不同的历史环境会有不同的成长历程,缺乏可比性,只是时光旅馆里的少男少女是成年人笔下的故事,缺少那个年龄的味道,尽管战争会让人早熟,可孩子终归是孩子,他们之间的对话比较苍白,这是我不满意的地方。向我推荐此书的网友说:“我也偏爱奇风岁月。我想 可能因为作者的亚裔背景,真实写出了中国家庭里彼此没有感情外露没有感情表达和交流的关系,以及中国文化里孩子缺少美国孩子那种无忧无虑的童年。加上战争移民这样大背景,更加深了中国孩子早熟的特性。”她的评论很到位深有同感。

在学校里无法与人交往,回到家又不能与父母交流,这是何等的孤独,那是一个少年所能承受之重。这是中国移民家庭普遍存在的现象,我在努力的做好自己,避免成为只知道嘘寒问暖的妈妈,可我的英文不够好,孩子的中文日益退化,当然不仅仅是语言上的障碍,我们看不同的书,电影电视,我从不去听摇滚音乐,不看美式橄榄球赛……,我仍然无法和女儿进行深层次的交流。

书中描述了两国交战中作为移民的困境,当前新冠病毒在武汉爆发引爆一场全球灾难,各地歧视华人事件时有报道,作为华裔该如何应对?参加民主党总统人竞选的杨安泽,为自己的华人血统而惭愧真是大可不必,连美国政客都能把极权政府和人民分开,作为华人可以因为有这样的统治者愤怒,却没有必要为华人血统不安,如果连这点定力都没有也就不要参政了。现在的华裔移民在此不是生活所迫,既然选择在这里定居当然要关心热爱这里的社区,不要幻想在美国实现中国梦。歧视总会有,但我们不是活在旧社会,是现代民主国家。二战是民主对极权纳粹的战争,民主国家和极权国家相比,日裔美国人在美国受到的迫害是反间谍扩大化连累无辜夹带种族歧视,和德国纳粹的集中营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屠杀不是一个级别,也有少数美国白人同情帮助日裔美国人,只是着墨不多,战后里根政府进行了纠正并进行了经济赔偿。新冠病毒流行期间有反华事件发生但不成气候,立即遭到舆论谴责,我没有被歧视的焦虑。

这是英文版的封面,中文版书名的翻译很贴切也传神。来美30多年还是看中文书过瘾,看到喜欢的书我会找英文原著向女儿推荐一下,以便多一条和女儿沟通的桥梁,十有八九她不会看,但我尽力了。

看了这本书突然想起我曾经走过的一条步道,名子叫日本人溪谷(Japanese Gulch)。当时就纳闷这步道和日本有啥关系?疑问一闪而过走完路也就忘之脑后。因为这本书我有了了解它的兴趣,上网查了一下,原来这一带曾是木材公司(Crown lumber)的地盘,公司为150个日裔工人提供住房因此得名。

疫情蔓延宅在家里已三个月依然看不到曙光,心灵鸡汤常说“身体或灵魂一定要有一个在路上,读书或旅行”,不能出门走路,就让灵魂放飞吧。

总结一下书中所述:

二战期间美国政府对日裔美国人的迫害

种族歧视

华人移民家庭两代人的交流困境

族裔之间的隔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