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猫/瞎猫夫妻猫店

瞎猫爱思考喜读书,野猫善行动尚自然。
个人资料
也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茂宜(Maui)十日 (四)

(2020-03-17 20:15:17) 下一个

茂宜岛的动物、花草、树木、百香果

随行的驴友有特异功能,总能看到我们看不见的花草,闻到我们感觉不到的气味,被我们封为花仙,有她同行长了不少见识收获颇丰。

银剑(Silversword)

Haleakala公园内特有的植物,在火山灰地带雨水落地后迅速流失,表面残留的水分在骄阳下蒸发,银剑能在此生存全靠叶子上众多细细的绒毛吸收空气中的水分。它的生长期1~99年,一生只开一次花,开花即是它生命的顶峰也是生命的终结。

花仙说她看到了银剑花,有照片为证。

可网上的银剑是这样的

这也差的太远了,加上我刚听园警说现在不是开花的季节,我怎么都不信,拉着她找园警确认。园警看了照片很惊讶,这个时候怎么会有银剑花? 虽然长的歪歪扭扭但的确是。从此我不再质疑花仙在这一领域的本领。

如果没有花仙的指点我会忽略很多细节,比如丛林中的一片绿叶,纹理清晰而规则就像格子布。

有洞的镂空叶

茂宜野生植物的特点是大

同样的植物在茂宜大了N倍,让我联想到转基因,不过这是纯天然。可能overeating更贴切,充足的阳光雨露造就了巨大的植物。

巨人中有小花点缀

茂宜岛还有一种特殊的桉树,彩虹桉树(Rainbow eucalyptus)。

桉树有种特别的味道,花仙走着走着无比陶醉的说:“好香啊”,我赶紧抽紧鼻子使劲的闻还是什么也闻不到,花仙指了指路边的林子,果然一片桉树林。到网上查了一下“这种与众不同的彩色现象因树皮在不同时间脱落所致。不同颜色代表树皮的不同年龄。新脱落的外皮所在位置由亮绿色的内皮取代。随着时间流逝,树皮颜色逐渐变暗,由蓝色变成紫色,而后又变成橙色和栗色”。

最神奇的是我们捡到了野生百香果。

初识百香果是在台湾,紫色。

吃了一次,只有汁没有肉,酸酸的没什么特色再没理它。茂宜岛山的百香果是黄的,我们在路边的水果摊寻找木瓜,看到这小黄球,有网球那么大。出于好奇问了一下,摊主马上切了一个让我尝,味道挺冲,当时压根没和台湾的百香果连起来,花仙尝了一口大叫“百香果”。一刀一个不便宜啊可嘴馋忍不住,买2个香香嘴,摊主慷慨又送l个。到了露营地细细品尝,越吃越香有凤梨香、草莓香、石榴香、芒果香、酸梅香……酸酸甜甜因此得名百香果。次日徒步花仙在路边看到被咬开的百香果,花仙断定这是动物干的,因为它们有特权,游人不能乱扔东西包括果皮。顺着残存的果皮走近百香果树,草丛里满地的百香果,大喜过望,挑大的顺眼的塞满了我们的小背包。露营地清理战果我和花仙各捡了30+,吃的那叫过瘾啊。

为什么这的百香果会比台湾的百香果好吃,台湾的百香果是商店里买的,人工种植,半熟就摘,运到城里放熟。我们捡的是瓜熟蒂落纯天然的野生果,怪不得茂宜的商店里见不到百香果,路边地摊的百香果都是野地里捡的,离开茂宜岛南部再没见到百香果,连路边的地摊上也没有。

香蕉百香果(Banana Passion Fruit/Passiflora)

Polipoli步道上看到的野花

急忙向花仙求教花的芳名

难倒了花仙,从来没见过这种花,更不知这花还结果。

打开看一下,花仙断定不能吃。

花仙都不敢吃的野果子,我自然不会以身试毒。作为吃货一枚,不能入口的自然转身就忘,既不知名又不能吃的野花也就没有纪录在案。忽一日花仙转告:“我们拍的这个漂亮大粉花是banana passion fruit 啊,有眼不识泰山啊,也叫passi flora,黄了可以吃的呀”,遗憾之情尽在言语中。不过到底是花仙看过的野花总是惦记着,花仙的本领就是这样炼成的。

壁虎

艳丽无比我以为是塑料的,用手去戳戳,嗖嗖的往上爬我才认定这不是玩具。以前在店里看见玩具壁虎总觉得太假,如今见了真的壁虎又怀疑是假的,难怪曹雪芹感叹“假作真时真亦假”,生活中的真真假假有时也是真假难辨。

流浪鸡

茂宜岛的Costco在机场附近,出了山直奔这补充粮草。我们在餐桌上吃店里买的烤鸡,公鸡在我们脚边闲庭信步,浑然不知同类的下场。

青年旅社门口,中餐馆窗外都见过街头游荡自由鸡。流浪鸡以家庭为单位,每只公鸡都有老婆孩子。

2002 年、2016年来茂宜还没见过这景,可见流浪鸡是近几年的新鲜事。奇怪的是没有看到鸡屎,养过鸡的人知道,鸡随地大小便没商量。

野猪破坏公路的罪魁

成群结队的山羊

这里的山羊已泛滥成灾,为了保护Haleakala公园的地貌,公园拉起铁丝网赶走了6000多只羊。据园警讲这些羊可以随便猎杀无定额限制。

夏威夷海燕(Hawaiian Petrel)

凡人肉眼看不见,我是在Haleakala公园信息中心看到的模型和照片。这鸟的脑袋可以multitasking,边飞边睡,所以它不需要落地休息。庄子逍遥游里的大鹏可以连续飞行6个月,一直认为是神话传说,没想到真有这种鸟。那么庄子是有超乎寻常想象力的诗人?还是有丰富自然知识的科学家?

茂宜万尺高的火山是夏威夷海燕唯一的落地之处,每年到这繁衍后代。这鸟懒不搭窝在火山石洞里孵卵凡人依旧看不到它,即便看到手机也无能为力。

茂宜十日玩的尽兴,前两次来除了阳光碧水蓝天沙滩再无其它记忆,而露营徒步旅行的收获太多太多,虽然琐碎但会长久的留在我的记忆中。

我们三人都用iphone十,每晚在帐篷里的重要活动就是用airdrop 交换照片,经她们授权我可以使用她们提供的照片,我已分不清谁为我拍照,也就无法署名,反正版权归作者所有自行认领,我能做的就是在此致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锦川 回复 悄悄话 有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