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猫/瞎猫夫妻猫店

瞎猫爱思考喜读书,野猫善行动尚自然。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再转雷尼尔山 – 10

(2019-08-21 09:29:12) 下一个

8/5/2019 Day 9  South Mowich River to Cataract Valley

终于到了不得不说我的第二个致命缺陷的时候,走的慢,不是一般的慢,1小时1英里。这样的人怎么能当队长呢?队长可以走在最后,但不是因为自己的速度慢而是为了确保无人掉队,有能力在需要的时候追上前面的队友。

如果是集体行动只能让最慢的人走在前面,以最慢的人的速度为准,队长安排大家服从。我是队长又是走的最慢的做这样的安排就有强求别人的味道,我当然不能这样要求队友,她们肯陪我一起转山已是感激不尽,哪能再要求大家配合我的速度?所以徒步多日都是我自己在后面慢慢的走,常常是在她们休息的时候我会追上。

今天我们会到Mowich lake 取粮,然后会短暂的离开仙境步道,走Spray Park,在Carbon River 回到仙境步道。这也是老领导的建议,因为这段步道的风景更好。但这条路的岔道特别多,怕走散了走错了路,W建议取粮后大家一起走,到了那我要把手机Alltrail导航打开。这一路W都在用手机导航,为了节约电池,我的手机除了拍照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可没到取粮站,队长走丢了。

早起上路一如既往,她们在前面走,我在后面慢慢的跟。这段路是3.4英里的上坡路,2016年转山走了一个来回,记得一路之子型步道都在林子里,没有什么风景。边走边回忆当年路上遇到的人和事,也纳闷今天的驴友怎么走的这么快?她们今天没休息吗?途中遇到路牌,为了做记录拍了照片但没仔细读。

我就是在这误入歧途,这条路到Mowich Road不到Mowich Lake,我如果转身会看到另外一个路牌,但我闷着头走路,试图追上前面的驴友,一路没休息,早8点离开露营地,10:23走出步道口。

出了步道口觉的不像Mowich lake,路上有几个游客都是一问三不知,正在彷徨间来了一辆车,一看是Ranger的车,赶快上前去问,他说Mowich lake 离这15英里,我一听差点晕过去,要原路返回?Ranger说上车吧,我送你去Mowich lake。我想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问Ranger“我这是走到哪了?” “你的地图呢?”“没地图”“那你不该在这里”。为了减重我把准备好的国家地理版的防水地图留在车里,只带了公园的地图上路,在Longmire取粮又把简易的公园地图淘汰,反正手机里有下载的仙境步道的地图,可为了节约电池我没开。

我们事先没有制定万一走散了怎么办?但我们都要取粮,Ranger先带我去了补粮站。在这里我和四口之家再次相遇,男主人和Ranger 曾经一起共事,没想到在这意外相逢,趁机让他为我和Ranger留了影。

这一家人上路比我们晚,但走的快,他们还是很早的时候时见过我的伙伴。知道自己走错了路,我开始担心驴友,她们也会因为长时间看不到我而焦虑,万一她们回头去找我呢?可我怎么通知她们呢?Ranger 建议我到步道口等,有人进入步道时给她们带口信,如果2个小时还不见人,他会开车去找人。急忙走到步道口,又看到那三口之家,也是一大早上路时见过她们。我盼着逆时针转山的背包客能帮我带信,大概时间尚早没有碰到人,除了等待我别无选择。

回来看地图发现我在露营地0.4英里的岔路口就走上了错误的路线,这是到达取粮站前唯一的一个岔路口。当时我根本就没意识到那是个三岔路口,长时间看不到驴友只当是自己走的慢,就是没想到自己会走错路。跟老领导徒步,每到岔路口他必定等人到齐了再上路。我这当领导的不合格,该引咎辞职。

仙境步道顺势针方向在Mowich lake的出口是很陡的斜坡,近12点先看到W头上的帽子,等她抬起头和我四目相对把她惊得差点摔下去。“你是飞过来的吗?”“我超的近路”。V紧随其后,三个没脑子的野驴再次相逢大喜过望,为了压惊我们在取粮站煮粥,配上咸鸭蛋,榨菜,也减掉一些背包的重量。

她们长时间看不到我,猜测可能是去绕道看风景?可也太长时间了,走错路?不可能,队长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她们过高的估计了我的能力。真是辜负了驴友对我的信任。好在她们做了正确的选择,没有回头去找我,而是决定到补粮站等2个小时,仍不见人后再报警。

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故,我们不得不认真对待,特别是下午的路有很多岔路口,老天爷似乎提前送来了警告以防我们犯致命错误。我很严肃的制定2项规则:1 岔路口一定要等所有人都到了才可以继续前行。其实这是徒步道上不成文的规则,团队和俱乐部组织的徒步活动都会遵守。作为队长我没有事先提醒大家,严重失职。2,发现同伴不在视线之内要吹哨,后面的人回2声表示听到了,回3声要求前面的人等着。而前面的人如果听不到回声要原地等待,直到有了回声再上路。

再次上路已是下午2点,我们不着急,还有6个小时才落日,天黑之前能赶到露营地。这一路的风景果然好,路上有很多当天往返的徒步客,也有走三四天的短线背包客。这是过了Eagle’s Roost 营地的一个观景点。

由Mowich lake 的停车场到这个露营地只有1.8英里,有机会可以考虑到这住一夜。

第二观景点Spray瀑布

真正的美景是在当天往返游客难以抵达的地方。

再往前走野花开的更盛

真想在这看落日

可这离我们今晚的露营地太远。驴友拍够了照片要上路,突然饿的走不动了,我们坐下吃了好几块猪肉干才有力气继续上路。

驴友突然想起在到达露营地之前还有一段比较难走的路,我们三个都认真起来抓紧时间赶路。一着急就出乱子,稍不留神驴友从雪坡摔了下去。

因为在路上我们看到了彩霞

往日这时我们早就进帐篷了,大部分露营地都在林子里我们反而看不到晚霞。

驴友V的水早就喝光了,几次路过溪水我建议做过滤水被她婉言谢绝。她是怕耽搁大家时间,我却怕她脱水出意外,再说露营地水源不明万一没水怎么办?走到这个小溪我断然决定停下给她做了16盎司的饮用水,她接过水瓶咕嘟咕嘟喝了半瓶。

长线徒步水要定时补充,但要一口一口的小口喝(高效率补水),不能咕嘟咕嘟的大口喝(浪费水资源)。驴友没带水袋,每次喝水都要请人帮忙,很难定时频繁的补水,拿水不方便,每次喝水就容易多喝。每次上路她背64盎司水,应付8英里的徒步还行,超过10英里就不够。每天上路应该根据徒步里程和天气及步道状况准备路上的水,显然我们在这方面做的功课不够。

太阳一落山夜幕迅速降临,自由散漫的结果是走夜路,我们都打开头灯默默赶路,就在露营地入口W滑倒,万幸没有受伤。露营地入口的1号营地空着,但不太平整。驴友们继续往前走,2号营地有人,继续走被我止住,天黑走路太危险,早点安顿为上策。这时已是9:30,听不到水声,我们各自检查了自己的水袋,每人还有2~3盎司的水,只要不煮饭应付今晚够了。我们仨都在减肥,正好,扎好帐篷迅速进入梦乡。

今天走过的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也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粒沙子' 的评论 : 不好意思是我,先拍照再去扶不耽误事。受了伤不要急着去动伤者,受伤的人应该原地不动感受一下是否伤筋动骨再决定要不要帮忙。
一粒沙子 回复 悄悄话 终于等到野猫走丢的过程了, 读到我心里通通跳。 “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故,我们不得不认真对待”。还好, 走丢的人给找回来了,摔倒的人又站起来了。
是谁看到W摔倒了还不赶紧去扶?还有闲情雅致给她拍“痛苦照”?是V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