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猫/瞎猫夫妻猫店

瞎猫爱思考喜读书,野猫善行动尚自然。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新墨西哥之行 - 4 必死台

(2015-01-23 16:45:56) 下一个


国人把Bisti 音译为必死台,以这里hoodoos city的地貌加上恶劣的自然环境倒也贴切,我的中国朋友称这种地貌为魔鬼城。我们这次租车的车牌号是444,要是迷信还真不敢到这来转。Bisti归国家土地局管理,属野生自然区,位于新墨西哥州的西北角,离此最近的城市Farmington沿州路371南下36英里,一路无民居,沿途只有数字标牌连路名都懒的起,到7299 与7297 交叉路口左拐一英里左右,有铁丝网围起来的铁门和一片停车场,没有任何服务设施。铁丝网门口处有一个徒步道口常见的牌楼,却无只言片语,泰山有无字碑这有无字牌。左手边上的铁盒子里面有一只儿童鞋,一块石头压在签到本上,翻开一看,记录始于10/14/2014。纸用完后大概有人从自己的笔记本里撕了三张纸,已快用光,可惜为了旅行的轻便我没带纸张,否则真想做点贡献。这里可算的上游人罕至,五天的徒步中仅遇到四个人,加上登记本上的记录,停车场所见的车辆来估算每天的游人不会超过五人。在C步道行走也就在山顶遇到三人两狗,可并未感到荒凉,因为一路有植物相伴,也会惊动飞鸟走兔。这里看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可就在这地狱般的魔鬼城我们竟然游荡了五天,是不是中了邪? 头一天我们到达必死台时已是黄昏一辆房车尾随而至,单身男性年龄在50~60之间,来自犹他州,每年来赏鸟路过却从未在此停留,这次准备在这呆上俩天,我问他可有Gps,他很自信的说用不着,看着太阳走就能回来,当时4点左右,停车场在园子的西边,的确是简单易行的办法,但阴天怎么办?不等我追问他加上一句“希望不要阴天”。说罢走入园中消失在暮色中。
 
这离我们居住的小城不过36英里.每日清晨迎着朝阳,看着远方渐渐变红的天空,庆幸自己的好运,又是一个好天。可我们高兴的太早,就在快到必死台时,大雾铺天盖地,我们就像进入蒸汽腾腾的澡堂,能见度为零。头一天我还非常乐观的认为,大雾之后必是阳光灿烂。这是我居住康州多年的经验,却不适用此地。大雾散去是浓厚的阴云。第一天碰到的老头,第二天房车已不见踪影,幸亏他离开,否则他如何辨别方向呢?或许这就是他提前离开的原因。 尽管有雾我们还是上路,不能拍摄就去寻找奇异的怪石。进入公园后往东走2英里就有大片的hoodoos city(魔鬼城)。乌云笼罩下的必死台阴森森的, 

(1)极像鬼怪小说中描写的地狱.   
(2)地狱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在魔鬼城里游荡,还真碰上个鬼子,男性66岁,退休的空中警察。这是迄今为止我们碰到的第二个游客,心想这下遇到救星了。不曾想他迷了路,没有GPS,路线图又忘在车里。夸他勇敢。他则称认自己太愚蠢。中午我们停下吃饭,他背对我们,驴友好奇想看他吃些什么,发现除了水他什么都没带,显然他缺乏野外徒步的经验,我出门一向多备粮草,瞎猫笑我饿死鬼托生,这次派上用场,分给他两片面包和一个大苹果,他若没遇上我们还是有点危险的。我们三点钟离开时雾还未散。没有GPS根本找不到北,虽然走了5~6个小时,离停车场不过1.5英里。预计找的恐龙蛋也没找到,我们在很小的地方打转,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吧。分手时鬼子一个劲的感谢救命之恩,一不留神当了一会女侠。
 
我的感觉,这里比白沙公园容易辨别方向。在白沙如果离开步道,除了太阳没有任何参照物。此地停车场在西面靠近公路有高高的电线杆,南面是黑土地,北面是红色的山丘,傍晚只要朝着太阳走就能回到停车场,当然阴天或落日之后又当别论.

(3)南面是黑土地

(4)北面是红色的山丘



必死台没有旅游指南或步道地图,官方网站只有一个非常笼统的简介说由南门进入往东2英里有大片的魔鬼城。幸好有摄影迷在网上贴了很多照片,有心人把著名的景点标上经纬度,我们按图索骥其乐无穷。 

(5)飞来石是Farmington旅游指南封面上的景点

 
(6)这就是我们苦苦寻找的恐龙蛋,那天真的离这很近,可方向不对,加上大雾楞没找到。  

 
魔鬼城是成年人的迪斯尼乐园,我们为那些网上无名的奇峰怪石命名乐此不疲。徒步的乐趣之一就在于能发现不为外界所知的地形地貌,这是开车看景者无法领略的境界。  

(7)送君送到大路旁

 
(8)远航

(9)凯旋门  
(10)罗马长老纪念碑    
(11)千年的老龟  
(12)万年的怪兽  
(13)迷失在荒原中的大象

驴友着迷拍摄,我则沉浸在徒步的乐趣中,与大众旅游景点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这里的任何景点都要迈开自己的双脚才能到达。一但进入魔鬼城就如进了迷宫,我和驴友都忙着拍照,眨眼的功夫就不见驴友的踪影,她有导航利器,我可是两手空空一但迷路死路一条,起初我还有些惊慌,很快我就发现,只要登上一个高坡很容易就能搞清自己的方位,追踪驴友。在这儿拍日出日落一定要在园内露营,因为最近的景点离停车场2英里,而天明前日落后徒步非常危险,我们行前听说这里冬季常有暴风雪,没有准备野营的设备。实际上如果遇上好天露营没有问题,我们在停车场连续四天看到同一辆来自威斯康星的车却从未见到车主,车内有牛仔帽三角巾,应该是在园内露营未归。我们的运气不错,除了两天的大雾其余是晴天,如果不是预报风雪将至我们会在此继续游荡至旅行结束 我原打算中午回车吃饭午睡,发现很不现实,最近的魔鬼城离停车场往返4英里。我们的中饭都是就地解决,在这毫无生命迹象的鬼城一吃饭苍蝇准来,我数了一下共七只,佩服它们的嗅觉灵敏,也奇怪在这寸草不生的地方它们靠什么生存呢?仔细观察了一下,荒野的苍蝇和城里的苍蝇长得一摸一样。 最后一天进魔鬼城,阳光灿烂由北门进入。按网上的指示找到一条土路,我们去过的南门总还有一个铁盒上面有国土局的徽章,这里除了电线杆和铁丝网围起的一处入口,没有任何公园的迹象。土路的尽头有一处没有灌木丛的平地,应该是为游客提供的停车场,按网上的指示很快找到目标,离停车场不足一英里,中间没有丘陵阻隔,定为拍落日的景点,拍片之后赶回停车场应该没问题。看天色尚早,就去寻找一棵大树的化石,按网上的指示途径我们过去这几天走过的地方,中午一点我们放弃寻找,在一块石头板凳吃午饭,然后铺上我背进来的睡垫在魔鬼城午睡。下午2点半我们走上回程,应该有足够的时间赶到预先踩好的景点,去拍4点半的落日。历经数天的野外徒步我们对导航器充满心信,可今天的徒步路线跨越了丘陵,导航器只认方向不识地形数次把我们带入死胡同无法翻越。更奇怪的是我们由北门进入,导航器却一再把我们引向南方。这里土质松软,雨水过后冲刷出很多山洞随时会塌陷,如果不慎陷入暗洞有性命之忧。如此反复天色渐暗,第一次看到我的驴友无心拍照,也无暇惋惜灿烂的晚霞,把所有的相机塞进背包急急忙忙的赶路。再次为山谷阻隔后,她建议回到我们熟悉的南门,我则坚持向西北方再走一次。当我们成功的翻过山坡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剩下的路相对平坦,却仍有些河沟要跨越,至此天已漆黑一片,我们带的头灯手电筒派上了用场,回到车里已是5点40分。我说到了公路就安全了,驴友不以为然说我们已经安全了,话音未落,我们的车就遇到铁丝网,夜色茫茫无法辨认路在何方,还是打着手电筒才找到出路。事后庆幸我们没有走到南门,天黑之后在那遇到游客的几率微乎其微,若有车人也在园内野营,没人能求救,南门到北门至少10英里,我们已经在园中游荡了近10个小时,再摸黑走10英里?我的妈呀,想想都害怕。 回到旅馆洗去一天的尘土和疲劳,倍感凡间的温暖舒适,电视正反复的警告明天有暴风雪,想象着那些奇峰怪石披上白雪一定很美,可风雪之后会掩盖沟壑暗洞,徒步将异常艰难而且更易迷路,加上这次惊吓我们毫不犹豫的告别了魔鬼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觅音 回复 悄悄话 有点险啊!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