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周山夜话

历史如小姑娘出门,任人打扮; 未来像大姑娘待嫁,世事难料
个人资料
正文

ZT: 我所经历过的三年困难时期

(2017-02-09 18:04:05) 下一个

三年困难时期过苦日子,我过得比毛泽东好(转贴)


原作者: 大于;来源:强国论坛

最近,论坛上出现一些回忆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过苦日子的文章,参与议论的网友也不少。那时候,我正在上初中,也算是个过来人。为了全面反映当时的实际情况,觉得有必要也来说说困难时期我亲身体验过的过苦日子的事。

那时候生活苦吗?苦!记得学校专门召开了一个过好苦日子的报告会。报告人说了因为自然灾害,粮食紧张,大家要作好思想准备,过一阵子苦日子。他首先说这苦日子要过好,要组织好。接着他对过好苦日子的“好”字作了一番特别的解释。他说,虽然是过苦日子,但是比起解放前来还是好日子,可以说是好的苦日子,因此我们叫过好苦日子。说得大家却轻松地笑了。我当实觉得他很会讲话,这样讲也很有意思,所以印象特别深刻,至今记得原话。

那时候饿吗?饿!记得是干部居民减了粮食定量,居民由每月二十七斤减到二十四斤。但是一线工人没有减,学生也没有减,中学生每月还是三十一斤。定量虽不少,但是由于油水少,终究还是感到饿。于是有些学生中午偷偷到学校后山上找东西吃,有一种蕨根有淀粉,常被挖来烧着吃,据说味道也不错。但有人不认识,把另一种有毒的黄藤根也挖来吃,结果中毒送进了医院。学校马上发出警告,一律不许上山挖吃的。又从学校农场提早挖出一些凉茹,杀了猪场的猪来改善学生生活。

三年困难时期,我所在的学校两千多人从没有听说发生过什么饿死人的事。那时候学校的一切工作正常进行,考试不及格还要补考。各项体育活动照常开展,市业佘体校还到学校来招生。我参加了一项国防体育项目,每个星期天上午去市体委参加训练,不但不要交一分钱,中午还有一份比家里伙食好得多的免费的午餐。特别是后来要参加省运动会,有一个多月时间我们一边上课一边训练,体委还专门拨来补助费,让学校每天中餐绐做一大盆肉,叫我们几个到体育组办公室去吃。当时也不觉得什么,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很不容易,估计当时对体育运动也有一些特殊的政策。所以虽说过了苦日子,我其实并没有饿着。

我认为,天灾也好,人祸也好,在共和国成立仅十年,外有强敌,内有隐患的情况下,遇到那样大的困难,共产党怎够把人民组织得那样井井有条,同心同德共度难关,是何等的不容易。有人把那两三年叫做饥荒,是不确切的。因为虽然有饥饿现象,但社会秩序井然,计划物质保证低价供应,工厂照常生产,学生照常上学,农民照常种地,没有出现“荒”的现象。我记得,农忙的时候学校还组织我们支农,春耕时积肥插秧,秋收时杀禾捡谷穗,叫颗粒归仓。生产队照样给我们开饭,菜不怎么好,饭还是随便吃。所以那时候学生,市民是很愿意支农的。

虽然没有看见过饿死人的情况,但我相信有些地方饿死人的事。那应该是一些党组织不得力,民风又不好的地方。如像小岗村那样的情况饿死人的可能性最大。这也不奇怪,任何时侯都有先进与落后的差别。但据我所知,这样组织得不好的地方在全国来说是不多的。总体来说,从全局来看,面对暂时困难,过好苦日子的组织是非常成功的。

那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毛泽东也和大家一样在饿肚子,不但减了粮食定量,还几个月不吃肉,甚至得过水肿。现在我可以说,在三年困难时期,我这个普通工人家庭的普通的中学生,在过好苦日子的过程中,过得比共产党的主席毛泽东要好。这样的事,古今中外,也许只会有那一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jyx-003 回复 悄悄话 好!实话实说!我也经历过那个年代,和你有同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