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老烟记事(301) 金尽人亡

(2021-11-19 15:24:57) 下一个

文怀山去世后不久,文裕光便遭遇了一场“飞来横祸”。1947年1月28日,一架从上海飞往重庆的“中国航空公司”班机,在途经湖北天门县上空时坠毁。机上共有乘客23名,机组人员3名。除却一个未满周岁的美国小男孩,其余人员全部遇难。现场极为惨烈,当时的报纸写道:“该机飞近天门上空,首见尾部冒烟,继左翼折落,机身失重心,在空旋转燃烧,坠落周家台田间,经乡民用泥土扑灭。有完整的尸体,是飞机在空中时从机身中摔出,机身坠地,四分五裂,占地范围达百余亩。附近乡民曾集五万人,拾取货物行李,乘客腕间及指上遗痕犹现,惟手表指环均不知去向。”

 

由于善后乏力,坠机事件引起遇难家属的严重不满,争议不断,因而吸引了媒体的广泛报道。其中最惹人关注的是坠机原因。这是一架常见的C-46型飞机,安全记录良好;机师曾任蒋介石座机的驾驶员,技术过硬;当时的天气状况也没有问题。从各方面来看,惨剧的发生很难合理解释。然而随着纠纷越闹越大,一则耸人听闻的传言开始甚嚣尘上,并且被《大公报》采信:

 

“记者自可靠方面获悉:145号机于起飞以前,曾于油箱旁装置大批金条,而油箱即置于机翼上。据当时目击者称:该批金条装置于油箱两旁时,所有协同工作之机场小工等均被赶开,不准站立机旁。失事时机翼之所以先行坠落,据熟悉者称,恐即因金条装载太重,两机翼不能平衡,妨碍油箱之功用所致。至于该批金条系谁所有,迄今尚未获得较切实之证据。据有关方面消息,金条系重庆某银行所有,以重金请有关人员装运去。该批金条之数量为二百条,约重七十余公斤。并悉,该银行由于飞机失事,金条失踪之损失,业已倒闭。”

 

鉴于这一指控性质严重,上海地方法院介入,对中航的机航组负责人提起公诉。结果调查了一通,却证明是子虚乌有,不得不撤诉。为了消除不良影响,交通部长俞大维专门出来辟谣:“依据调查之结果,中航公司145号客机在汉口西面失事之原因,乃由于引擎发生障碍,报载失事原因乃机翼中匿藏黄金,实为无稽之谈。”

 

既便如此,这起空难仍然颇有看头,为媒体制造剧情提供了不少材料。甚至到了2015年,还被再次翻了出来:那个幸存的美国男孩保罗,在古稀之年又回到武汉,寻找父母的墓地,却只见到一片建筑工地。惆怅之余,他说了一句让中国人颇暖心的话:“我的家族已与这片土地融为一体。”

 

大概为了增加点佐料,本地媒体在报道保罗时,把当年一个冒名顶替上飞机的家伙也拎了出来。此公名叫闵陶笙,时任上海华威银行总经理,因为着急去重庆,托人在起飞前搞来一张机票,不料这张票原是一位朋友何雨霖的。何雨霖系重庆民丰银行总经理,本来要和妻子一同回家,却被闵陶笙打了劫。两人在机场相遇,好不尴尬。何雨霖大人大量,仍叫闵先飞,没想到竟与妻子阴阳永隔。闵陶笙千恩万谢地上了飞机,结果却成了替死鬼,随身携带的5000万元也捐给了天门县的乡亲们。遇难名单刚公布时,何雨霖夫妇赫然在列,后来才知道两口子并没有比翼齐飞、双双坠地。

 

闵陶笙给这场空难添加了某种喜感,故而为时人津津乐道。但文裕光得知噩耗,却有如五雷轰顶。文燕那会儿只有5岁半,却也记住了父亲不断重复的两句话:“飞机摔了!黄金没了!”这并不是昏话——文裕光不仅知道飞机上有黄金,而且知道黄金属于闵陶笙,因为华府公司的总经理就是闵陶笙。

 

2020-12-2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