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花前月下品蚊肉(四)春雷

(2021-07-19 17:34:51) 下一个

这两天家里忙得不亦乐乎,电话铃一个接一个地响起,都是打听凤蚊的。溥老前日吩咐,由于这只凤蚊关系克隆大事,不能再从冰箱里频频拿出示人,以免腐坏变质,所以对要来瞻仰凤蚊的食友,我都在电话里予以婉拒。偶有几个登门拜访的,也都清茶一杯打发了事。傍晚,吾老公下班回家,喘息甫定,忽听门铃一响,外面传来一个腻歪歪的声音:“烟兄在吗?”出门一瞅,竟是那二五。

 

这那二五白净面皮,两只眼睛水汪汪、贼亮亮,一副花花公子模样。他是那五的第五子——那五就这么一个儿子,头四个全是丫头。本来那五一辈子坑蒙拐骗、合当绝后,谁想73岁那年老伴一命呜呼,那五不知用什么手段,和家里雇来的小保姆瓜搭上了,居然老树发新芽,落下一小子。这可把那五乐坏了,跑到白云观施了800块钱,又到雍和宫把菩萨小鬼拜了个一溜够。小保姆却不愿和那五捆在一处,榨了他5万块钱“生子费”扬长而去,从此音信全无。那五却一点也不心疼,到处和人说“钱是死宝,人是活宝,那家的绝学终有传人”,从此悉心教子,把一肚子坏水尽数灌给“那五二世”。

 

这那二五也合当投胎对路,从小精刁古怪,装神弄鬼,老师拿他没办法,班上“老大”也惧他三分。然而那二五无德有才,功课特好、门门皆优,考上了南开大学国际金融系,毕业后供职于一家证券交易所,不到三年就因涉嫌欺诈被逐出圈外,从此混迹江湖,干上了他爹的本行。不过路数可野多了,他用前几年从股市上圈来的钱在开封注册了一家“德福工艺品有限公司”,从此脚踩黑白两道:明面上向欧美日本出口工艺品,暗地里则贩卖假文物。他花费巨资从国外购来先进设备,又重金聘请了一批仿古专家,天天在实验室里研制假文物。

德福公司有八座窑,七座烧工艺品,一座专烧古瓷。别看这后一座窑产量低,一年不过四五十件,可是利润极大。有一回他将一只成本不过40元的三彩马以21万美金卖给了加拿大一古董商,把洋老头乐得屁颠屁颠,直以为搞到了唐太宗的陪藏品。不过那二五最引以为自豪的却是前年卖掉“春雷”古琴一案。为策划这宗买卖,他准备了三年。

 

“春雷”号称“古琴之王”,为春秋著名琴师管和所制,琴成时便声震诸国。齐桓公使人假以金帛,欲购此琴,谁想管和嗜琴如命,硬是不卖。齐桓公便拘其家人,命其三日内交出“春雷”,否则夷灭三族。僵持到最后一刻,管和竟然自焚其家。在门外统兵围守的百夫长令狐樾冒死冲进大门,见熊熊大火中管和已倒毙榻上,怀中兀自抱着琴囊。令狐樾上前一把将琴夺下,跑出门外时已烈火上身,最后性命虽保,但肢体俱废。齐桓公心中愧疚,加封令狐樾为忠义大将军,并将管和遗骸国葬。这“春雷”劫后余生,除了琴尾一处烧焦外,并无大碍,却从此以“焦尾琴”闻世,原名“春雷”倒鲜为人知了。事情也怪,遭此大难以后,“春雷”的音色却变得更加动人,于浑厚激越之中透出一股悲凉古意,似在感叹人世的沧桑。从此“春雷”便成为古琴至尊,历来为帝王、雅士所梦寐以求,也引得千百人为其丧命。此琴最后一任主人是明襄阳王朱克昌。万历二十三年,朱克昌因谋反被诛,抄家时却未发现此琴,其去向从此成为琴史第一大悬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