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老烟记事(258) 冻尸

(2021-01-29 16:54:15) 下一个

【满载大豆的车是陆续抵达的,大家按排队顺序一批批地走,每辆车只能上5人。我等到夜晚9时许,终于和四位难兄难弟兴奋地爬上了车。大家挪动沉重的麻包,弄出一个凹进去的窝来,挤在里面,既能挡风又不会被颠出去。一个钟头前,我查看了调度室门外的温度计,知道气温已是零下26度。俗话说:宁穿一层棉,不穿十层单。我在麻包上躺了半个小时,就有重回大草甸地窨子里睡觉的感觉。要是身着张国刚那件漂亮呢上衣,岂不更完了?我从心里感谢林大姐的关照,及时换了装。眼下咬紧牙关,在车上坚持3个小时应该还是可以的。

 

子夜时分,终于到了迎春小镇,我已冻得浑身麻木,尤其双脚不听使唤。在北大荒,每年都有长时间暴露在野外而把脚冻坏的人。我从高高的大豆麻袋上跳下,碰到地面时竟无感觉,这让我非常恐惧,似乎董学军的厄运已经落到我的两只脚上。同伴都已离开,我一个人仍在道旁踽踽而行,好像装了两条假腿在学走路。来回走了十几趟,才慢慢恢复知觉,总算把脚找了回来。为此我高兴极了,就像朝鲜那会儿把胳膊找回来一样。如果没了脚,我也就不用再去见婷婷了,我恐怕只能像保尔那样躺在床上写书,但我多半不会有他那样的好运,最后功成名就,还找了个年轻姑娘当老婆……

 

胡思乱想间,我已经开始慢跑,奔向火车站。

 

从这里通往密山县的铁路支线是垦区自行修建的。迎春车站十分简陋,连月台都没有,上车要攀爬,下车得蹦跳,不小心就会摔跤。而且铁道和街道的交叉路口也不设栏杆,容易出事。我赶到路口时,从北部起点站东方红林场已开过来几节闷罐车,停靠在一旁。铁轨边的小径上,有一队劳改犯缩着脑袋鱼贯而行。他们走到沟渠边,扔下一具冻尸,然后继续向前蠕动。

 

我不由自主地跟了过去,挨到近前,看见那具尸体仰面朝天地躺在沟底的脏雪里,枯柴般的胳膊向上伸开,十指形同鸡爪,似在抓挠什么物件,两条腿倒挺得笔直,感觉是蹬完才咽的气。头发有半尺来长,污秽不堪,像拖布一样披散开来。脸部呈铁锈色,消瘦如骷髅;眼窝深陷,似乎眼皮之下并无眼珠;嘴唇干瘪萎缩,几颗门齿白森森地暴露在凛冽的北风中。整个面容显得如此怪异,好像死去多年又从坟里刨出来似的,让我宁愿相信这是一只猿猴,一个外星人,或是一具地鬼僵尸。在那一刻,我无法对它生出怜悯和悲哀,只感到极度的恐怖。彻骨的寒冷从它身上传来,袭遍我的每一根神经,叫我战栗不已。

 

从特殊的衣着装扮,我能认定它生前是那队劳改犯当中的一员。我早听说周围有一个劳改农场,里面的犯人比右派队那帮人要惨得多,完全没有人身自由,过着奴隶一般的生活,命如蝼蚁。对他们来说,北大荒就是不折不扣的人间地狱。

 

离上车还有一个半小时,我得找个饭馆充饥。半夜里也没什么可挑的,车站旁仅有一家还在营业,挂着个幌子,在风中摇晃。门口站着一名服务员,专门阻挡劳改犯进入。这时已经聚过来十几位,形销骨立,都是那具冻尸的队友。他们眼巴巴地看着顾客进进出出,每次开门,就有一股热腾腾的雾气混着饭菜的香味冲过来。他们多想到里面暖和一下啊!可是光凭身上这副奇特的装束,一旦入内,肯定会将一半顾客哄走。他们为了御寒,在棉被中间掏出个洞,穿在薄棉袄外面,再把两处被角缝合起来,就成了一件棉斗篷。始作俑者确实具有创新意识,不过他们也由此失去了进入公共场合的资格。据说这些从关内充军到北大荒来的五类分子并非刑满释放,而是劳改农场因为口粮奇缺,饿殍与日俱增,只好将一批罪行较轻的存活者遣返原籍。他们每人肩头都有个褡裢,前后两个袋里装着炒熟的稗子。我见他们一把把抓起稗子送入口中干咽,喉骨上下滑动着,显得脖子特别长。饭馆这位门神毫无恻隐之心,连口热水也不给他们。他们大概也知道不可能被接纳,所以并未苦苦央求,只是出神地站在那里体验着饮食气氛,似乎这样有助于增加唾液分泌,好让自己的晚餐变得更加可口一些。

 

我进了饭馆,因为顾客太多,就胡乱吃了一点,马上赶奔车站。出来时那些劳改犯刚刚离开,但是他们并不进站买票,而是直接奔向停在远处的列车——难道他们竟然要和我同行?想想也确有可能。如此寒冷的深夜,他们若不准备上路,怎会在这里溜达?今晚只有一趟列车,而小镇上断无他们的住宿之地。等我买好票从站里出来,才注意到十几节绿皮车箱的尾部,已经挂上了两节闷罐子车,而最后几名劳改犯正在上车。等他们都进去以后,乘警就把车箱从外面锁上了。列车沿途经停大小车站,我下去好几次,都未见到有人从那两节车厢出来过。

 

这种闷罐子车非常简陋,周遭都是铁皮,没有暖气。在列车行驶途中,寒冷会迅速侵入。十几个小时的旅程,他们唯有挤靠在一起才能过活,大小便也只能在里面,因为每开一次门就会使热量散发殆尽。对这些人来说,回到家乡就是莫大的幸福。一路上他们会不住思念自己的亲人,因为思念可以减少肉体的痛苦,但不知能有多少人最后熬到终点。他们如果在路上死了,就会从人堆里被挪出来,放在门边,以免再吸收活人的热量。门缝中不断透进来的寒风,会很快把他们变成一具具冻尸。】

 

2020-1-2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