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老烟记事(206) 苟富贵

(2019-11-19 16:41:28) 下一个

上午11点左右,小于再次叫我们去指挥部。石书记扩大了会议规模,让六个小队长也加入进来。他开门见山地对汪炳生说:“我们几个刚才讨论了一下,可以试试你的这个方案。反正再按原来的沟渠路线挖下去,我看也没什么大用了——几位小队长是不是也这个意见?”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石涛转过身来接着说:“既然如此,那就往前走吧!说实话,我对你这个方案还是有保留意见的,但不试试怎么能知道呢?毛主席说过:‘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吃一吃。’在大湫洼垦荒,本来就是前无古人的,啥稀罕事不能出?排水渠多拐几道弯,我想想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咱们那辆斯大林80不都差点成了潜水艇吗?”众人听罢全笑起来,会议气氛也缓和了许多。

 

接下来,汪炳生按照石涛要求,向各位领导讲解了施工方案,这原本就是报告的第二部分。在过去几天中,我们已经用定位桩把排水路线标识了出来,各小队可以在自己的地头上同时作业。需注意尽可能挖得圆滑一些,不要搞出棱角来。有几个定位桩系有红绳,挖到此处就不要再挖了,否则会把积水会提前导入主排水渠,不便于后续施工。

 

由于事先演练过,汪炳生讲得很有条理。各位队长听完后,也没问什么问题——大家已经着急好些天,现在总算有了一个方案,谁也不想再浪费唾沫搞什么学术讨论,一把手拍板不就行了呗!石书记杀伐决断,当即宣布方案通过,下午就开始施工。他把手一挥,正准备说“散会”,汪炳生却请他再等会儿——

 

“还有一事需要现在交待一下,”汪炳生转身用教杆指着挂图说:“你们看到地块外面这条河道没有?它一直通往下边那片大酱缸,是一条天然的泄洪渠。但这条河太浅,必须深挖,否则洪水来了会漫进地块。”

 

石涛摸摸下巴,咂了咂嘴说:“这条河看着挺长啊!得挖到哪儿去?”

 

汪炳生说:“沿着地块挖出30里,才能到大酱缸。按这根虚线走就行,我已经把河道取直了好几处,不用那么绕来绕去。”

 

“30里?”石涛阴郁地说,“这工作量也太大了,快赶上开一个新地块了!”

 

汪炳生把教杆往手里一磕:“这也没办法。在低洼地里垦荒,排水工作量就是大。不过想要一劳永逸,就得先治水才行。”

 

石涛带着点冷笑说:“哪有一劳永逸的事情?建设大湫洼至少得艰苦个五六年。这水是要治,但并不是说等水治完了才能干活。我们到这里来是为了打粮食,不可能头一年不干别的净挖沟。还是先把地块里的积水排掉,播种要紧,完事再去整治河道,洪水也不是这会儿就能来的——好了,抓紧时间工作,散会!”

 

接下来四天,六个小队各领一段任务,按照汪炳生的路线图开挖排水渠。他带着小组成员在诺大的地块到处察看,指导现场作业。积水逐渐汇入四个凹陷区的主渠道,再随着主渠道的分段接通,终于从地块出水口汩汩流入那条具有泄洪功能的河道中。整个工程完成得有条不紊,顺利得让我觉得他的运气有点太好。其实中间有几次水流不动,我都怀疑线路图画得有问题,他叫人在附近东掏掏、西挖挖,居然每次都能找准方向,让水继续前行。

 

排水渠挖成后,整个地块像个脱水的大海绵,两天就瘪了下去。石涛高兴异常,马上组织播种小麦。我们这个小组则到另一块预备种大豆的“大田”里,去规划新的排水路线。有了上个地块的经验,大田的排水工作搞得更快了。经此两役,石涛对汪炳生彻底刮目相看,把他任命为新场规划部副主任,做自己的助手,到哪儿都把他带在身边,有如刘备遇上了诸葛亮。他的住处也从二队的马架子,搬到了场部的小木屋。炳生不愿意挪窝,但秘书小于一定要他住过去,说领导要求随叫随到,而领导工作又没个准点,自己每次跑来找他,反而打搅别人休息。我对炳生说:“去吧,去吧,领导重用你是好事,再说你也是真有本事。只不过‘苟富贵,勿相忘’!”说得炳生脸红,众人皆笑。】

 

2019-9-29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千里快哉风 回复 悄悄话 好看,期待后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