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牡丹花下 184-欲戴首饰必成儿媳

(2024-06-21 18:19:32) 下一个

雅娜仿佛回到少女时期,虽然脸上感到被哥哥的目光烫了一下天真,还是跟已经读完高二的光辉肢体频繁地打闹。初一的雅娜已经隐隐约约感受身体的异样。无论是胸前腿间,都出现隐隐春潮、嗡嗡雷响。虽然初潮才来,之后又杳无音信,但是母亲已经早早告诉她,不能再跟她哥哥搂搂抱抱。

“哥哥,你不要使劲掐把着我!你的声音变得好吓我,你为什么比我高这么一大截嘛,不会长慢些些啊,哥哥?”每次雅娜调皮,被光辉抓住,都要耍赖,后来光辉只好死死抓住妹妹调皮捣蛋的小手。

光辉在与妹妹嬉闹中,很多次无意中触碰到妹妹胸前明显隆起的地方,光辉知道那叫乳房或者奶子。虽然母亲从来没说过,生理卫生课上老师不讲,但是课本里都有。光辉知道自己变声,也是发育过程的现象。还有光辉特别难于启齿的事,就是遗精。每次都让光辉很害怕,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每次事后,悄悄地把内裤,甚至连睡裤,偷偷地在厕所清洗干净,然后晾在自己书屋,最怕被母亲看见。

有时光辉会故意紧紧抱住雅娜,死死地盯住她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但是妹妹偏偏闭着眼,不让他得逞。“哥哥,你再这样看我,我告诉妈妈,说你不怀好意!”雅娜虽然愿意在哥哥身边捣乱,嘻嘻哈哈,但是一旦见他一本正经地注视她,捏她的小手,双臂紧紧搂住她,嗅她的头发,这时雅娜内心难于抑制地怦怦乱跳,鼻尖冒汗,觉得哥哥是一个大坏蛋。

回到黄浦江市,初二结束的那个暑假,突然母亲不让她上昆明,让雅娜一个暑假过得落落寡欢,非常不适应。第二次,因为心里有了准备,慢慢适应了,后来五六年,渐渐把这个哥哥的音容笑貌、少年趣事,一点点淡忘了。

“哥哥?”雅娜见光辉一直牵着她,有点茫然地喊了一声,“我们就这样见爸妈吗?”光辉点点头说:“怕你又跑回卧室,栓上房门,不抓住你的手怎么行?”

雅娜满心欢喜地说:“这个理由挺好!哥哥,你个子变化不大,倒是比高二的时候成熟稳重帅了不少!”说完凑到他的耳边说:“是不是比那时更坏啊?”

光辉一把搂住妹妹说:“谁也没有你这个机灵鬼妹妹坏!”

这时刚摆好饭菜的廉洁,见两个人打打闹闹才从卧室出来,高声提醒道:“准备吃饭!”雅娜赶紧跑到廉洁身边说:“谢谢大厨爸爸,做了什么好吃的?有没有哥哥爱吃的葱烧海参啊!”

“你呀,见到哥哥谁都不记得了,光记得他最爱吃的鲁菜第一品!光辉啊,看来你这个做哥哥的表现得非常出色,让你妹妹一直都记住你的生活细节!”不知何时,唐姗姗来到餐厅,边说边让大家坐下,准备吃饭。

“明天是周末,今晚我们全家喝点酒,给光辉接风洗尘。同时也是庆祝我们久别重逢。光辉啊,我跟文副主任说好了,今晚你就住在家里,后天让车接我们一起上班。明天你们兄妹上城隍庙转转,我们在家准备好晚饭等你们。”廉洁希望女儿跟她哥哥熟络一下,让他们重拾当初的情意。廉洁自始至终都希望女儿跟光辉在一起,组成家庭。这样也对得起梨花,对得起金志。

唐姗姗见光辉穿戴军装,威风凛凛,心里感到格外安慰。见女儿很快跟他恢复少年时期的融洽,并不反对丈夫的建议。也许经历了单位被强暴的事件后,让唐姗姗不再相信个人的名声和威望,因为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毫无用处。现在需要的是工农兵的身份,知识越多越反动。廉家需要光辉军人的刚阳之气,重燃廉家当年的雄心壮志,让熊熊烈火释放出耀眼的光芒。

饭后,廉洁和唐姗姗兴致勃勃拆封光辉带来的十几件礼物。有昆明的特产,还有瑞丽玉器厂出品的一对帝王绿翡翠贵妃镯送给唐姗姗,一个帝王绿翡翠扳指送给廉洁。

一套建水紫陶茶具,三套云南傣族民族服装,给雅娜的那套,像新娘服装,让雅娜穿了脱脱了穿,来来回回六七次,真的太美丽。

一对腾冲玉麒麟,神态矫健,气势奔腾,充满活力、洋溢神采,像一对双胞胎。让唐姗姗爱不释手,觉得这是招财进宝的吉祥之物,一定会给廉家带来吉祥和运气。唐姗姗突然觉得,女儿和儿子成家之后,一定会喜得一对小龙,想象都美。让身边的雅娜都觉得奇怪,不知道母亲为什么盯着玉麒麟,脸笑得像一朵桃花时的。

“妈妈,我们还是看我干娘给我哥哥的宝盒里,到底是什么好不好?”雅娜觉得还有一大堆礼物,不知道拆到什么时候,但是一知道干娘送的宝盒,就把饭吃得味同嚼蜡。

“妹妹——”光辉一直帮着大家拆检礼物,一听到妹妹要看宝盒,就想把妈妈说的话,告诉她。“哥哥,你别捣乱!”雅娜一听光辉又想插一脚,不悦地反对道,“是干娘给我的是吧?”

唐姗姗一直没打开,不知道这个四四方方、拿着压手的宝盒里,到底有什么。不过还是等女儿来打开。唐姗姗在饭前把宝盒放回光辉的提包里,等儿子亲手交给他妹妹。

“妹妹,母亲说,这个宝盒只能给我的未婚妻,你知道吗?”光辉鼓足勇气把母亲的交代讲了出来,然后立刻看着雅娜,只见她慢慢坐回沙发,而不是走向哥哥的提包,想去自己取来看看。

“妈妈,你看哥哥在说什么嘛?”雅娜一时有点迷糊、一时有点茫然,不知道是应该让哥哥主动向她求婚,还是自己跟哥哥说,愿意做金家的儿媳。虽然她已经刚刚够结婚的年龄,但是自己愿意现在就出嫁吗?嫁给哥哥是不是自己最满意的选择?雅娜从来没有对别的异性注意过,虽然在音乐学院读大一的时候,有很多学长想追她,但是都被她非常明确地拒绝,是不是因为心里一直被哥哥占据了风情爱滋味?

雅娜没有爱得死去活来的经历,只有跟哥哥打打闹闹的过去。当初刚刚有些男女之情的异样感觉,就被母亲一刀切段,再也没有跟哥哥的肢体接触、言语传情。今天一下子让她先表态,然后再跟哥哥培养感情吗?

见女儿不愿意把才有的点点感觉,跟做未婚妻联系起来,显得太快了而出现不适的心情,唐姗姗认为可以理解,就对女儿说:“你看看无妨,难道你哥哥还会嫌你多看一眼,少看一眼不成,是吧辉儿?”

“妈妈,是的!家母说的,这只是她的心愿。妹妹要看、留着自己佩戴,都可以!本来这些礼物,都是家母让我送给爸爸妈妈和妹妹的!”光辉安慰着有点心绪不安的妹妹。廉洁因为多喝了几杯,已经睡去了,客厅只剩下他们三人。

雅娜听完,接过哥哥手中的宝盒,打开一看,只见在昏暗的客厅,宝盒开处闪烁着红玫瑰耀眼的辉光,像喷薄而出的太阳,让雅娜感到分外温暖和亲切。因为雅娜想起干娘一直偏袒她。无论何时,光辉有理还是没理,都是他错,必须给妹妹赔礼道歉。一有空不是带她去这里玩,就去那里逛。雅娜不但把整个云南玩遍吃透,干娘还带她坐着军车上贵州、四川、广西、西藏几个邻省,领略山地、高原、平原、河川不同地貌风光和风土人情。

她一定要亲自为雅娜洗衣服,说这样她们母女感情才长久,儿女穿在身上,才舒服暖和。干娘跟她说话,都是轻声细言,眼里流畅着喜悦和满意的光,现在想起来,雅娜依然感到温暖和感动。

无论是干娘还是哥哥,对她都很好。既然娘让她表态,还不是干娘要压一压她母亲的气焰嘛!每次干娘上黄浦江市,都不上花园街五号,而是住在韦书记家。母亲从来不跟父亲上昆明,为什么呀?雅娜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母亲一直暗中较劲,既然都希望他们的儿女生活在一起,还要这样,像小孩子似的,让雅娜觉得很可笑!

唐姗姗帮女儿带上一条红宝石项链,一对红宝石耳坠,一枚白金为托红宝石戒指,一对祖母绿玻璃种手镯。

唐姗姗牵着女儿,来到大衣柜上的大镜子前,雅娜见哥哥站在她的右侧,就转头看了他一眼说:“哥哥,妹妹像谁啊?”光辉觉得妹妹像一个仙子一样,光彩夺目,神采飞扬,像一个踩着祥云,从九天上徐徐降临到花园街五号的七仙女。

“像新娘一样好看的仙子!”光辉突然觉得自己词穷了,结结巴巴地答道,惹得她们母女哈哈大笑,好像马上就要进入婚宴,面对无数双审视的眼,挑剔一场男欢女爱的儿女情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世界在我心中' 的评论 : 谢谢“世界”临贴赏读,并与鼓励!祝周末愉快!
世界在我心中 回复 悄悄话 高产作家,文笔流畅。向你学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