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天若有情天亦老(145)

(2020-07-12 09:40:57) 下一个

 “大坏蛋!”一声娇嗔,汗青情不自禁地把梦雪搂进怀中,慢慢适应厅堂暗淡的视野,轻声呵护道:“妹妹,哥哥对不起你们娘儿俩?”梦雪舒舒服服地斜倚在汗青怀里,感到很开心,但是语气依然紧闭心扉地回答:“你怎么知道怀的是儿子?”

 “因为妹妹不显怀,从身后看不出你有身孕,八九不离十怀的是儿子。这样李家就有两个亲生儿子,还有好几个干儿子,这样,李家真是人丁兴旺,枝繁叶茂,对吧?”汗青轻轻地搂着怀中人,同时跟梦雪耳鬓厮磨时, 耳语般地地细细私语。

 “春莺知道是你的种,汗青,我该怎么办?要是弧矢知道,非把你妹妹休了不可。到时你这个无情郎是不是一走了之,不闻不问?”梦雪自从把秘密无意中说了出去,让大女儿知道后,就一直担心有东窗事发的可能。好在弧矢一旦得知妻子怀孕,很快就从西院搬回东院,精心安排家人照顾妻子,更是慢慢跟结发妻子在一起的时间多了起来。尤其是当妻子有了欲望和心情,也是投其所好,让梦雪好像一下子回到当初琴瑟和睦、恩恩爱爱的时光之中。这样的夫妻之乐,让梦雪减少了对汗青在心理上的依恋,却增添了内心对扈家的负罪感。

 然而接连知道藕香和菊影有喜,又不幸小产,让弧矢一度非常消沉,常常在西院过夜不回东院,仿佛把梦雪忘记,让梦雪常常面对怀孕带来的身体生理和心理的不适,感到人生没有了希望。好在女儿女婿就在身边,虽然龙泉时常帮助妹妹桂花和她的两个弟弟识字,甚至跟貂蝉一起学做家务,但是春莺善解人意、体贴温存,然而梦雪一度心灰意冷,把自己怀了汗青的孩子这个折磨人心的秘密,还是在情绪失控的晚上,哭诉而出,让春莺吓得魂不附体,觉得母亲和自己的公公做得太过分,简直把扈家当作青楼一样的卖笑取乐场所,内心觉得愤愤不平。

 春莺又不敢跟任何人倾述心理的痛苦,更不能责备情绪不稳的母亲,只想跟龙泉早点离开榆树村,飞往晋州城上大学堂,让内心不再被家里的这些烂事填膺不安。在堂叔回老家祭祖的时候,春莺积极鼓励龙泉,让堂叔帮着寻找自己的公公李汗青的下落,更是在堂叔回王家堡之后没两天,就跟着龙泉也上了王家堡。春莺知道,公公不来榆树村,自己跟龙泉的拜天地入洞房的世俗认可的婚姻礼节,就没法完成,这是父母亲口说的。等春莺因为不满公公对小花双喜姐妹的偏爱,终于答应做公公的干女儿,才解开了不原谅公公跟自己母亲奸情的心结,而是专注在公公号召的为新民国努力的理想上,让内心超出个人和家庭的窠臼,走向人生的奋斗征途。春莺有自己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小小的榆树村、状元楼和扈家,不是自己理想傲游的天地。从公公的身上,春莺透过爹爹的多情,听到他内心跳跃的建立太平盛世的伟大声音。春莺要走进晋城大学堂,让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完成爹爹用一生的付出勾勒的蓝图和愿景。

 “妹妹,哥哥以一生做赌注,就是等听到妹妹说这句话。哥哥的回答是,承担妹妹一生的要求!”汗青抱起身子发沉的梦雪,一边走一边说。“那你现在就带我走,让我们做一对真正的鸳鸯,比翼双飞、连理同枝,而不是听你满口花言巧语,转头又不见你的踪影。”梦雪对李汗青算是看透了,知道他根本不可能会承担自己今后的生活和情感需求。如今自己有了他的骨肉,到头来也是拴不住他的转身而去。

 李汗青知道自己说什么,妹妹都不会相信,就把梦雪安顿好,等她背靠床头才说:“妹妹,今晚想让汗青怎么赔礼道歉,你才肯饶恕哥哥这几个月来的罪过!”梦雪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是双眼忍不住泪流满面,低声抽泣,好让内心积累的酸甜苦辣慢慢流走,让无忧无虑迎接日夜思念的相见。

 李汗青从不知何时扈家添置的保温壶里倒了一些热水,浸泡拧干面巾,才来到妹妹身边说:“宝贝,这次我带你回晋城生产。你在我身边多待一段日子,等孩子满周岁你才回到这里可以吗?”梦雪自从得知梅痕也怀孕了,弧矢又从消沉中慢慢恢复了往常的性情,在西院停留得愈加频繁,对自己的照顾又像以前一样变成一种礼节,让梦雪怀疑,弧矢知道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弧矢的种。梦雪体会到心理被抛弃的痛楚,热切盼望得到汗青的体贴和照顾。听汗青这样安排,忍不住抬起头来,残泪点点地看着汗青,大声哭了起来。

 等梦雪突然醒了过来,发现天色已经大亮。想起昨晚汗青跟自己小心翼翼地巫山云雨,就觉得身底下隐隐约约还有点不适。这么久的空虚和思念,一下子被汗青粗犷的填入、内心的惊喜如涌泉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双眼的眺望,更好比日出那般喷薄而出,一下子把心田的雾霾一扫而光,露出春光明媚的大好河山,让梦雪觉出生命的乐趣和意义所在。

 “汗青,不要嘬人家的奶头嘛,那里好敏感也!”梦雪见汗青就像一个没断奶的孩子,扎进自己的怀里,就到处吸吮和揉捏,让梦雪常常有一种失禁的冲动。梦雪时常感到自己排便不净,仿佛觉得身底下湿漉漉的,吓得失声喊道:“汗青,姐姐是不是尿床了?帮妹妹看看呀!”想到汗青抱着他的梦雪把尿的利索样子,更是细心周到地帮着擦拭和清洗,就让梦雪觉得满足,因为弧矢从来都不知道情调为何物,只是例行公事地完成夫妻之礼而已。

 “妹妹醒了?刚才春莺来过,桂花已经把盥洗用具备好,想不想现在起床?全家上下就等扈家女主人的莅临,早宴才能正式开始!”汗青进屋探视了几次,才赶上梦雪醒来的时候。除了梅痕因为也有身孕,早上起来有点妊娠反应没来东院,扈家上下都在东院正房大厅共进早餐。梦雪在女儿春莺和桂花的帮助下,很快盥洗完毕,跟大家一起慢慢享受阖家欢乐的幸福时光。

 桂花挤在汗青身旁,低头帮着给爹爹夹着刚出锅的香椿叶炒鸡蛋。汗青尝了尝,觉得味道甜鲜可口,就问女儿:“宝贝,是不是你炒的?”桂花摇摇头,笑而不语。紫鹃来到汗青身旁,靠近她的耳边说:“是我姐夫炒的,他跟貂蝉姨妈学了不少烹调技艺呢!”

 汗青满意地点点头,转头见龙泉也抬头注视着自己,父子俩相视一笑,就听见同一饭桌的菊影说:“李大人,这么久不回榆树村,是不是把我们这帮帮助过辽城北伐军攻打宋城的黎民百姓,置之脑后了?”汗青刚想回答,想不到藕香搭腔道:“我们的李大人是一个治水大禹,三过家门都不入的旷世奇才。妹妹不能以常人的标准,来苛求李大人对不对?”

 “你们都错了!”不知何时,桂花捧着一碗小米粥来到汗青身边时说道,“我爹爹是一个充满人情味的男人。即治理国家,也关心家人。只要谁帮助过我爹爹,他都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何况我们为了北伐胜利,甘冒生命危险。自从爹爹交代辽城的马将军,榆树村就免除了三年税赋,而扈老爷因为帮助北伐有功,成为辽县的议员,为民国新政办公。如今太太有了身孕,梅痕姐姐也有喜在身,这都是冥冥之中上天因为扈家对国家统一的付出,而获得的恩惠。你们说对不对?”

 想不到突然有一个人鼓起掌来:“说得太好了!”汗青一听,连忙转身抬头寻视,才发现刚进大厅的来人正是女儿小兰。“爹爹——!”一声娇喊,小兰就被汗青搂进怀抱,“知道爹爹回到大榆树村的消息,女儿就天不亮赶到扈家。爹爹在扈家多待些时日好吗?” 等汗青知道小兰已经离开扈家回宋城,参加了民国新政开办的扫盲学堂,正在跟许多成年人一起学习识字,准备为爹爹鼓动的新民国治理,付出自己的一份力量,让汗青喜不自禁,觉得小兰是一个有理想和抱负的青年,自己一定要好好培养她。春莺及时帮小兰姐姐添碗加筷,并腾出一把椅子,示意小兰一起用餐。

 “宝贝,我会让宋州城军务处的刁长官,安排你进宋州城的军医处工作,你愿意吗?”小兰跟春莺点头致谢后才答道:“爹爹,女儿担心才学不济,无法胜任这份工作,会吧爹爹?”小兰迟疑地抬起头,意外地看见汗青满脸充满鼓励的神情和眼色。

 汗青一边轻轻拍着怀里的女儿,一边说道:“小兰,爹爹亲眼目睹你改变现状的努力和奋斗进取的理想和抱负。宋州城的孔将军是军政第一长官,最欢迎有理想和抱负的青年为新民国做事。爹爹会向他推荐,让你进军医处工作。那里还有你的玉娥姐姐,她也是李家小姐。爹爹相信你的能力,因为爹爹知道,你是一个有理想和抱负的李家小姐,一定不会辜负爹爹对你的厚望!”

 “爹爹,好爹爹!”小兰一边喊着,一边忍不住泪水哗哗地流出眼眶。小兰感谢爹爹对自己的帮助,才让自己免除了藕香、菊影和梅痕做妾的困境,走出小小的大榆树村,走进民国新天地,为新生的民国新政识文断字和做事,让小兰感觉平生未有的意义和盼头。

 见爹爹没有吭声,小兰抬起头来,见他正低头注视着自己,小兰害羞地笑道:“爹爹,女儿饿了。我们父女坐下来吃点东西好不好?”大家一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梦雪见汗青跟小兰搂搂抱抱就不乐意,但是见他们在谈论正事,也只好把不悦的心情压了压,见他们重新入座开始吃早饭,才轻声地清了清嗓子,对着汗青说:“小兰在你离开村子不久,就接到宋州城军务处的来函,让各村各户的年轻人,无论男女,免费参加在宋州城的补习班,学习识字、书写和阅读。说这是宋辽晋民国新政的利民举措,为了选拔人才培养人才。国家干戈纷争已久,一旦北伐胜利,治理在即,休养生息,功在民国千秋万代!”

 汗青欣喜地看着妹妹娓娓道来,异常兴奋地说:“妹妹见解非同凡响,真是大快人心的真知灼见!”梦雪不屑一顾地冷笑道:“还不是为了投你所好才这样口是心非地说,哼!”梦雪说完,大家又是哄堂大笑,连扈桑何时进来都不知道。

 大家一顿寒暄之后,除了小兰照顾梦雪之外,所有的人都开始忙碌起来。东西两院很快被扈德安排布置好喜酒座椅。参加婚礼的贺客都被安排在西院迎客厅就坐、聊天和喝茶。早已在西院临时搭好的炉灶,在貂蝉姐姐的带领下,按照事先安排的菜单,有条不紊地把凉菜、热菜一一装盘,先后上桌。貂蝉忙得顾不上跟汗青说话,汗青让女儿玉真帮助姐姐。玉真乖巧地给貂蝉擦汗递水,更是口里喊着姑姑,让貂蝉很快就喜欢上这个眉眼俊秀、心思恬静、身手利索的女孩。

 按照春莺和龙泉的要求,东西两院装饰一新,到处繁花锦簇、欢歌笑语。扈德特意请了辽县喜事房的唢呐班子,要让扈家今日的喜事办得热热闹闹、喜气洋洋。

 因为是扈家长女与晋州十里屯的民国元老李汗青李家联姻,整个辽县的名人新贵、乡绅豪门,都来祝贺,更是把注意力放在李汗青身上。忙着为自己的亲人孩子推荐,希望李汗青能为他们指点一条前程。李汗青一一询问了这些后起之秀在北伐期间的所作所为,发现他们都是一些守成的富家子弟,虽然受到良好的教育,但是只想升官发财,没有什么理想和抱负。汗青还是觉得这些富家子弟,因为文化底子厚,能写会算,应该是民国新政可利用的人才,欣然为他们指点出路,因为孔天下要在宋州城招募公务员为新政做事,马战胜在辽城也是求才似渴,汗青纷纷为他们写推荐信,希望他们去试一试。

 等传统的婚礼节目拜天地结束后,玉真作为伴娘,牵着新娘春莺徐徐步入洞房。刚到洞房门口,就被藕香和菊影拦住。虽然她们都是妾被纳入扈家,没有经历拜天地的婚礼喜庆,还是知道新娘入洞房只能新郎领着,任何其他人都不行。

 玉真等听完她们的解释,见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堆人,就问道:“龙泉哥哥还在陪酒会客,何时能够入洞房?”说完身后发出不断的起哄和笑声。人群中走出一个人,玉真一看正是自己的姑姑貂蝉。杜貂蝉累了一天,胡乱吃了一点东西,就过来看拜天地和闹洞房,想不到新娘被堵在洞房外。梦雪和扈桑把洞房安排在东院后院的正房,也是女儿春莺住的主卧。虽然在二进院落安排了几桌女眷的酒席,还是有不少男客也挤在人群里看热闹。

 因为龙泉一下子无法脱身,貂蝉只好安排春莺先在东厢房等候。春莺按照父母的要求,盖着红头巾,喝着玉真妹妹递给自己的茶水和茶点解渴解饿。春莺想不通,新郎可以大吃大喝,而新娘只能偷偷摸摸地吃点喝点,还在红头盖的约束下,举步维艰、任人摆布。好在有妹妹玉真协助,才不至于忍饥受渴。貂蝉知道桂花喝完喜酒就回家了,不愿意挤在闹洞房的人群里,目睹她的龙泉哥哥跟春莺妹妹双双入洞房。

 貂蝉好不容易把龙泉从一堆非把他灌醉的富家子弟中拉了出来,不管他们如何起哄,把龙泉推出东院一进正房大厅。因为汗青在西院和扈桑一道,陪很多当地名流还在饮酒畅谈,好像把时间都忘了,更是忘了新郎新娘入洞房的重要节目。小兰在梦雪的提醒下,暗示了汗青几次,才让他醒悟过来。一旦扈德安排了远道而来客人的住宿,扈桑和汗青很快就来到后院新房处,跟梦雪一起,来到龙泉身边,发现貂蝉正一边给龙泉整理新郎官服,一边轻声嘱咐着什么。只见龙泉听话地点着头,让大家不断取笑闹腾。

 年轻小伙子小姑娘,一见李汗青李大人来了,都慢慢退出,给他们让路。梦雪这时才来到龙泉身边,拉着有点醉意的乘龙快婿说:“新娘在东厢房,去领着你的春莺吧!”梦雪说完,身后的扈桑和汗青,还有貂蝉以及几个辽县的名士,都善意地笑了起来。

 貂蝉见梦雪身子不便,很快拉着龙泉来到东厢房,怕龙泉醉态步子不稳,只好带他来到新娘身边说:“春莺,你的龙泉哥哥有点喝多了,你领着他吧!”玉真和小兰站起身来笑道:“姑姑放心,有我们照顾,龙泉不会有事!”

 等龙泉刚想说什么,东厢房的门慢慢又开了。龙泉醉眼矇眬地看见,桂花妹妹提着一个茶壶进来。“龙泉哥哥,你喝两杯醒酒茶水,歇息片刻,就会头脑清晰!”

 龙泉还没喝完桂花妹妹倒好的茶水,就听见门外有人学舌:“龙泉哥哥,休息片刻吧——!洞房辛苦着呢,呵呵呵!”桂花一听,就知道是那一帮拼命灌醉龙泉的花花公子、混混太岁,都是一伙游手好闲的富家子弟,不知道爹爹为什么还要推荐他们为民国新政做事。他们只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欺压百姓,胡作非为!

 桂花遇见这种事,就六神无主,不知道如何驳斥他们,只知道生气,恨不得给他们几个耳光。玉真见龙泉哥哥感觉好了一些,就拉了拉桂花的手说:“桂花姐姐,你帮着照顾好新郎新娘!”说完玉真就来到门外,见七八个身着富贵的青年,个个梳着时新的发型,一脸醉态,知道他们是来闹洞房的,就站在他们中间说:“你们认识新娘吗?”

 “哇,喝喜酒还要认识新娘?我们是慕名而来不可以吗?”一个脸皮白净、身材瘦弱的男子,满身酒气地嬉笑道,“你认识新娘吗?”这位男子见这个伴娘,生得细皮嫩肉,风姿绰约又不失体型出众,更是眉眼诱人可爱,早就想跟她攀谈几句,以博芳心,所以满脸堆笑地凑了过来。

 “你们想怎么闹洞房?”玉真脚步慢慢后挪地问道。“见机行事,哈哈哈!”想不到身边从人群里传来一阵喊叫声,玉真内心一下子为龙泉哥哥和春莺姐姐担心起来。玉真还在担心,就听见有人喊道:“新郎新娘出来喽!快让开,让开,没看见新郎喝醉了,步子乱了,乱了,乱了!”

 瘦白男子伙同几个同伴挡在龙泉春莺跟前说:“看看新娘可以吗?”扈家和汗青听完一愣,不知道这几个人茶壶里的风暴能掀起多高的浪,注视着新郎的反应。“可以啊,但是今天不行!今天的新娘是属于新郎的。你们闹洞房只能看着蒙着头盖的新娘闹,而不是泄露天机地闹。”龙泉喝完桂花妹妹的解酒茶,头脑渐渐清醒起来,很快答道。

 “这么小气,还算得上民国新政下的新风俗吗?”人群中有人喊道,“看一眼新娘,也是我们来喝喜酒的目的!”想不到大家听完,纷纷附和起来。龙泉有点慌乱,不知道如何压住阵脚。春莺发现哥哥笨嘴拙舌,本想帮着龙泉说话,就听见桂花不知何时说了起来:“虽然我只是李家小姐,跟龙泉哥哥不是血亲胜似血亲。你们要看新娘,明早乘早来看。今天的新娘还是一个黄花闺女,哪里受得了你们的蛮横和不守规矩?”

 大家见扈家上下都在,更是考虑到李大人还在监督,不敢太放肆,有人就问:“李家家大势大,为什么会知道小小榆树村,还有春莺姑娘?”有知道真相的人就抢答:“这叫千里姻缘一线牵,有什么奇怪?扈家是方圆几十里的首富,现如今还是辽县的达官贵人,李家虽说家财有良田万亩、金银满仓,但是李大人天下为公,收天下寒士为民国做事,认无依无靠的后生为李家儿女,散尽家财为民国新政建立和治理,还没有我们扈老爷有钱有势呢!”话音未落,就有新的嗓门喊开了:“更何况我们扈家的女状元,不但貌美,还是晋城大学的优秀新生呢!嫁给李家的愣小子,足足有余,是吧!就知道喝酒,把新娘晾一边,感觉还配不上我们春莺女秀才呢,哈哈哈!”

 桂花一听就不乐意,指着说话的一个留着胡须的小青年说道:“你知道你口中的新郎是谁吗?是辽城新政的财务长官,更是民国税赋变革的指定负责人。他能说能干,种过地、坐过牢,上过大学堂。如今更要和我爹爹一道,为民国新政做事,实现天下太平的理想和目标。你们有心闹洞房就闹,别来怀疑新郎新娘,他们都是我们辽城、我们民国最好的一对新青年!”

 桂花说完,忍不住泪水流淌一脸。桂花不想让大家知道,眼前这个新郎,本来要娶的新娘不是别人,而是一个叫李桂花的女子。桂花说完,就从人群中跑了出来,一直跑着,只想离开扈家,回到自己的闺房里,好好哭一场。

 等桂花从哭梦中惊醒过来,发现床边坐着母亲和爹爹,让桂花又惊又喜,忍不住坐起身来。汗青早就备好洗脸热水,把拧干的热毛巾递给姐姐貂蝉。貂蝉知道女儿还是无法把龙泉忘怀,只好轻声责备道:“你呀,不是小孩子了!擦把脸接着休息。明早还得帮娘上扈家再准备十几桌的酒席,不养好精神怎么吃得消!你爹爹过几日就要回晋城,你去不去?”

 未等女儿回答,汗青就搭腔:“当然要去!不但桂花要去,小兰也会去。我已经给所有的李家干亲发了信函,让他们在三月二十六抵达十里屯李家,到时有认亲仪式,每个李家干亲都要参加。他们可以添上李家家谱,也可以不上,但是他们都享有跟龙泉、凤娇、凤霞一样的待遇。”貂蝉等这一天等了很久,见女儿终于要正式成为李家小姐,内心充满期待和希望,拉着汗青的手说:“姐姐时常怨恨你的无情,汗青,是姐姐错怪你了!你来扈家,姐姐也没帮你什么,但是你给予李家太多太多,才让姐姐能过上安稳的日子,更是让扈家不敢轻视我们。汗青,今晚你不要走好吗?”

 虽然桂花知道也默认了母亲跟爹爹的关系,还是受不了母亲这样大胆地留下爹爹过夜,气呼呼地说:“你们太肉麻了!快走啦,女儿要睡觉!”虽然桂花很希望爹爹多安慰自己,还是违心地把他们赶出房间。

 桂花被他们拼命压抑的声响,搅得心烦意乱,在不宽敞的床上辗转难眠,起卧不安,心里狠狠地责怪起来:“娘,你这样怎么对得起我的父亲。就知道跟爹爹满足一时的欲望。爹爹啊,你怎么可以不顾女儿的感受,这样放肆,没有廉耻,让女儿怎么看待你们为老不尊。父亲啊,你在外搞什么共产主义?连自己的老婆都保不住,谈何保护天下受苦受难的黎民百姓?你们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怪物。这样放任自流,这样肆无忌惮,这样乘人之危无所顾忌,你们会受到上天的处罚的!爹爹啊,娘啊,你们不能自重一些吗,为什么让女儿这样难受,这样难做人?做你们的女儿,真是好难啊!”

 因为貂蝉累了一天,跟汗青在床上痛痛快快地翻身为云覆身为雨,几次欲浪滔天、潮起潮落,就觉得全身困乏,很快被睡意打翻在床上,再也不想闹腾。汗青帮姐姐和自己收拾干净,安顿好姐姐的歇息,就悄悄来到女儿床边。

 汗青见女儿双眼圆睁地看着自己,难为情地低下头,不知如何面对女儿的责备。桂花一见爹爹这副模样,满肚子的怨恨满腔的愤怒,好像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宝贝,都是爹爹不好,要怪就怪爹爹好吗?你娘是你最亲的亲人,你不要怪她,更不要轻视她。她为了你们姐弟三人,很辛苦。爹爹这次虽然是为了你哥哥完婚而来,也是为了亲自带你前往十里屯,到爹爹的老家看看。你是爹爹最喜欢的女儿,知道吗?”

 桂花嘟起精心染红的小嘴说:“女儿才不信呢!玉真妹妹就比女儿强多了!娘说,在辽县也没有一个女子能超过玉真妹妹。不但长相赛过春莺妹妹,看她的身手,更是十里八乡、三城四池无人可以比肩。爹爹身边有这样出众的女儿,人家哪里算得上是爹爹最喜欢的女儿嘛?”汗青坐到女儿床边,见桂花慢慢靠在自己怀里,就拉着女儿有力的双手说:“宝贝,每个李家小姐,在爹爹眼里都是天下最棒的孩子。你在你父亲离家远走他乡的时候,不畏困苦,帮助你娘和两个弟弟度过难关,更是凭着一副好心肠尽心尽力帮助你的龙泉哥哥,你的梦雪姨妈,帮助爹爹完成攻打宋城之战。如今又努力学习,为完成爹爹的心愿刻苦进步,爹爹为你的付出和理想感到很欣慰。”

 桂花喜欢爹爹这样赞美自己,桂花知道自己内心依恋爹爹,因为爹爹态度温和、话语贴心,让人不自不觉地原谅他的所有过错。更是对李家出手大方,才让自己有财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达到进步的目标。桂花只想让父亲知道,民国一样可以实现他现在在追求的共产主义理想。桂花想,有爹爹参与的民国新政跟父亲追求的共产主义乌托邦一样,可以让天下太平,人人过上好日子,而不是贫富悬殊,让很多人过不下去,走投无路,只好铤而走险,让天下战乱纷飞、民不聊生,让做人没有任何盼头,而失去了为人的快乐和意义。

 “爹爹,你会安排女儿做什么事?”桂花一旦内心原谅了爹爹,语气慢慢欢快起来。“宝贝,你有一些文字底子,加上在状元村的补习,会让你通晓写算技能。你父亲又传授给你一些李家马上功夫、大刀本领。爹爹会把你推荐给你的秀姑姑姑。她是晋城新军第一师的师长。她不但一身本领,更是爹爹的知己。一旦你跟她做事,爹爹会让她好好栽培你。不久我宝贝女儿就会脱颖而出,成为一个女将军!”

 桂花有点胆怯,因为一旦进入新军,免不了就要打打杀杀,就像当初攻打宋城一样。“爹爹,女儿也要上战场吗?”桂花忧心忡忡地问,“万一被枪炮打着,女儿会不会死啊?”汗青听完,很快陷入思考,不知道如何回答女儿的发问。汗青知道,如今国家统一了,应该是治理整顿的时节,大的战役不会再出现,然而如今中央收服的旧军阀军队,跟中央面和心不和,迟早还会爆发纷争,到时免不了一场内战。更何况共产党队伍,也没有闲着,正在不断壮大,内战如何停得下来。想想现状,汗青就觉得自己的理想不知何时能够实现,内心很快揪得难受。

 “宝贝,战场勇者胜。胆大心细,就能无往不胜。只有胆怯和不安,才会让枪炮打着。你姑姑也是在战火中成为一位能战毫不畏惧、胆大心细的将军。你是爹爹文武双全的女儿,加上勇敢、谨慎和乐观,就能够战胜任何困难,迎接任何挑战,而不是被困难和安危束缚,走向人生一次又一次胜利。爹爹需要把你带进战火之中去锻炼,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战士,一位名副其实的将军,知道吗孩子?”汗青鼓励道。

 桂花心想,能够在爹爹身边,再多的困难都不会让自己畏惧。“爹爹,北伐胜利了,爹爹估计何时还会发生新的战争啊?”桂花还有疑问。

 汗青摇摇头,没有回答女儿的问题。汗青不希望北伐的胜利又在酿成一场新的内战,然而不是打下的天下,而是让原来降伏的旧军阀重新把持攻下的城池,如何能够改变现状,让天下百姓感受北伐胜利民国新政的进步和得到实实在在的红利。虽然宋辽晋是新军的天下,也是服从中央的指挥和调度,但是还有几大旧军阀只是换上国民革命军的军服,内心还是旧军阀,还是各自为政,一盘散沙。汗青不敢深思,更不敢把目光投向整个世界。汗青知道,消除战争的民国才能够开始进步。整日处于战火之中,不但民众生灵涂炭,而且国家经济凋敝、科技落后、民不聊生,让国家处于分裂和受外侮的危机之中。汗青每每想到日本的狼子野心,共产党游击战的侵扰,国民党的内部隐患丛生,都让汗青对未来充满撕心裂肺的忧虑和不安。

 桂花在爹爹怀里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等汗青感到女儿身子慢慢变沉,就让女儿在自己怀里睡得安稳一些,低头看着女儿愈发白净的脸颊,内心充满喜悦。慢慢把几缕散落在额头上的青丝绾在女儿耳后,汗青才发觉桂花的脸型像她父亲李三思,是一个标准的美人:眉宇微耸,鼻梁挺拔,眉形苗条飘逸、眉色浓淡适宜,双眼如杏,脸颊圆润有致,鼻翼玲珑、大而不失精致,人中深浅喜人,唇形娇娆可爱。罅隙中见女儿门齿泛白、整齐有力,让汗青对女儿的未来,越加期盼起来。

 汗青安顿好女儿歇息,才回到姐姐身边。汗青轻轻地躺在姐姐身边,还是弄醒了貂蝉的瞌睡:“又去招惹女儿去了是吧?早点睡,不要三心二意!”貂蝉被汗青搂进怀里后,又嘟囔了几声,才翻翻身,睡在汗青怀里。

 自从汗青和扈家见大家打打闹闹结束之后,也三三两两离开后院,让新郎新娘双双入了洞房。想不到龙泉刚迈进洞房门槛,就差点被整块榆木制作的门槛绊倒,好在被春莺及时拉住,才没有跌倒在地。让护送新娘的扈恬掩嘴嗤笑,幸灾乐祸地说:“新郎官可得脚步稳扎,否则啊连累新娘,扈家可不答应啰!”

 春莺嫌这个女工说话不好听,但是有责怪龙泉哥哥喝酒无度,忘了今夜是什么日子。等扈恬侍候玩新娘新郎喝完交杯酒、重心羹,更是监督新郎亲自把一把玉勺一勺一勺喂完新娘吃白头到老龙凤呈祥酥,扈恬才点着两对大红烛,说完吉祥祝福话,才对眼前的新娘新郎说:“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新郎新娘早点歇息!”

 等扈恬出了房门,龙泉合上门栓,春莺不安的心才略微平静下来。虽然窗外还有那些不甘心的偷听客,但是春莺不再担心龙泉哥哥被人取笑开心。春莺静静地坐在新房里的新床上,感受到洞房里一切都是那样纯洁和新鲜,连两对摇晃的烛光,都是温馨甜美,充满悠闲和静谧,安抚着自己这段漫长等待的心扉,让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期待,在今夜露出美丽的面容。

 等龙泉转身来到窗前,发现婚床上空无一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不知道充满喜气的洞房、飘红飞彩的帷幕,装灯结彩的气氛,馨香袅袅的气息,为什么让自己一下子看不见新娘的身影。龙泉揉了揉双眼,失声喊道:“春莺,春莺,你在哪儿?”

 “嘻嘻嘻,小坏蛋,连新娘都丢了,怎么跟爹娘交代?”龙泉突然双眼被人蒙住,一声娇滴滴的责备声,如银铃拨响耳鼓,让龙泉喜出望外,反手将新娘搂住说:“春莺,你把哥哥想坏了,还不到哥哥的怀里撒娇?”话音刚落,就听见窗外吃吃吃的笑声,让春莺惊吓得赶紧溜进龙泉怀里,再也不敢大声说话,唯恐被人学舌,让人难堪不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