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某籍某系,续完

(2021-10-11 10:45:37) 下一个

(9)女师大风潮

女师大风潮,百度百科这样说:"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学生开展的以驱逐校长杨荫榆为中心的斗争风潮。1925年1月,女师大学生自治会召开紧急会议,不承认压制学生运动的杨荫榆为校长。。"

教科书的标准定义是风起于1925年1月,原因在杨荫榆种种的不对。有个叫陆建德的人,中科院社会研究所的,前几年发表《女师大风潮新解》等文章,根据一篇钱玄同的日记把时间提前了。他立刻遭到从《光明日报》到《中华读书报》等等的强烈抨击,这个案是不许翻的。

我只梳理某籍某系形成势力的过程,写我想要写的只需要这一点点。遇到陆建德的文章,觉得他讲述的更接近事情的真相。与其说是他讲的不如说是钱玄同写下的,这一篇对钱玄同日记的摘抄主要出自他的文章。

A。风起青萍

钱玄同日记:

1924年3月11日:“女师因今日杨荫榆接印,放假。”

1924年4月24日:“郑介石来柬,赴钱粮胡同之聚寿堂晚餐。初不知何事,比往,始知客人止有四人:玄同、尹默、兼士、幼渔是也,为商量保全女高师之饭碗问题,因拟先发制人,与杨为难,真是无聊之极。如此大风,叫人赶来尝此苦!”

郑介石,名奠(1896-1968),浙江诸暨人。他是钱玄同的学生,1920年北大毕业留预科任教,后在女高师兼课。幼渔,马裕藻也,其时兼女高师国文系主任。赴宴的四位都在女高师兼职。

这便是女师大持续一年多的“驱杨风潮”的青萍之末。

1924年5月9日:“午后郑介石至我家来访”。
1924年5月13日:“郑介石请在忠信堂吃晚饭,我因其必是商量女师事,故不往。”

B。背景的时间线

一条是许寿裳的:

1922年7月,许寿裳出任女师大校长。
1923年7月,女高师学生自治会致函许寿裳,以“溺职务、害教育”之责请其辞职。
1923年8月2日,自治会发表宣言,表示再次谢绝许寿裳。
1924年2月,许寿裳辞职离开 (风潮后他又回来担任教务长)。

一条是杨荫榆的:

就在杨荫榆上任的前夕,1924年2月23日,教育部公布《国立大学校条例》,规定校长可以聘任教授。

《条例》还规定,“国立大学必须设董事会,其职权要比校评议会更大。董事会由校长、部派董事、聘任董事(第一届由教育总长直接聘任)组成。”

北大的校评议会有24把金交椅,教授治校。评议会受“浙籍专权”之诟病,尚且不清楚具体事例,但是看到马裕藻首座,沈家三兄弟都有席位。女师大的校评议会也同样被浙籍把持。

杨荫榆刚刚留美归来,一心想学美国的院校聘请专职教员,改变女师大所聘教师多数为兼职的现象。她这是动了别人的乳酪。北大的蔡元培考察过德国教育,对教员四处兼课的现象想法也类似。蔡元培规定兼职者不可聘为教授。他还曾经对教师资格作过一个限制:“为官吏者,不得为本校专任教员”。所以呵,鲁迅一直被这两道紧箍咒卡着。

C。风潮的第一阶段

1924年4月28日,聚寿堂晚餐后的第四天,女师大化学教授张泽垚联合其他十四位教师致书杨荫榆,表示不能与她共事,并列举她“刚愎背谬之点”。

第一点是“藐视评议会”。曰,“(女师大)评议会议决,否认部派董事会,致函先生,请转呈教部,即日取消。而先生置之不理。”

鲁迅日记中有记他1924年5月21日晚,应邀赴女师大为双方调停。在1924年的时候他显得中立,被双方都接受。调停的结果是,杨荫榆妥协。六月学年结束,兼职教员们都拿到了下一学年的聘书。

D。风潮的第二阶段

当今的正版说法是,学潮起于1924年11月初杨荫榆开除国文系预科二年级学生三人,理由她们未能于秋季开学时准时报到。为此,1925年1月23日,“女师大学生代表四人即至临时政府教育部,列举杨荫榆的不当举措,要求撤换其校长之职。"

24年11月初开除学生,来年1月23日才“即至”。即乃立即的意思,这个即太牵强。

钱玄同的日记揭示出在“即至”之前发生的一件事:

1925年1月7日:“女师两班学生均打麻烦,要免考。其实予岂好考哉?予不得已也。因与之约,如学校认为可免考,必免,否则只好考。闻国三幼渔、士远不考。文预二,介石不考。然则有例可援,或可免考矣。国三学生忽要求不许讲书,要闲谈。原来伊们日前曾闻川岛夫人说钱先生甚严厉,我们一响,他便瞪眼。此说由启明转告我。我说并不如此,学生有话尽可谈天。川岛告之,遂有此闹。因之,向伊们胡说八道了一点钟。”

三位国文老师,马裕藻、沈士远、沈介石,都允许学生免考。而钱玄同则说,由校方定夺。这是把皮球踢给了校长。启明即周作人。川岛为章廷谦的笔名,他是鲁迅的同乡忘年交,1922年北大毕业留校任校长办公室外交秘书兼哲学系助教。川岛夫人叫孙斐君,是许广平的同学。周作人将孙斐君的话传到,钱玄同便不再“讲书”,“胡说八道”了一个钟头。

1925年1月11日,女师大学生自治会向杨荫榆递交要她去职的宣言23日派代表前去教育部要求更换校长。7日至11日,4天时间,此乃“即”。十二天后去的教育部,若也用“即至”仍比去年11月份的更合理。自治会学生出自国文系同一班级 -- 许广平刘和珍们所在的国三班。学生们与杨校长的冲突是否起于学生提出免考?不知道,官方从不见提。或许是原因之一。

1925年2月1日,学生自治会在来今雨轩招待新闻界,发表驱杨第二次宣言。列杨的第四条罪状为:“杨氏因己无学,故特忌才,对于博学宿儒,如夏元瑮马裕藻郑奠等先生,则以异己排斥之。。。”

夏元瑮,就是沈尹默在《我和北大》中写他四处说,“现在好了,来了太炎学生”的那一位。他是浙江杭县人。

1925年5月7日,北京开五七纪念会。集会由北京的“国民追悼孙中山大会”召集,一为纪念孙中山,因为北京未有为他正式举行过追悼;二为纪念五七。

钱玄同日记写事件高潮:

5月9日 --“女师因五七日开纪念会,杨荫榆到场,学生不承认她为校长,令之退席,她大怒。次日开除学生六人,遂酿风潮。学生决心驱杨。”

5月11日 -- “他(黎锦熙)说女师大昨晨已开大会驱逐杨荫榆。现在学生把守大门,大门口贴有开除校长等布告。事已至此,调停亦无望。明日下午四时学生又需开大会,要请教员们到场表示意见,但这大可不必去,拟明日下午一时到女师大向自治会代表声明意见可也。”

5月12日 --“一时至女师大,与劭西(黎锦熙)、逖先(朱希祖)及林砺儒四人请了自治会代表来,向她们说我们决不罢课,一定照常上课。此外暴力之来,老实说是无力抵御的。而四时大会竟不到了。”

钱玄同和其他三位持中间立场的教员在下午一时表态不罢课,不去四时的会议。鲁迅则参加下午四时的大会对学生表支持。钱的“暴力之来”指女学生封校长办公室时对室内办事人员使用暴力。

5月25日,鲁迅起草的七人宣言写成。钱玄同在上面签了名,不清楚他是否因为朋友情面。这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某籍某系团体的集体照上。8月1日他登报宣布退出女师大,之后他渐行渐远,最终和鲁迅形如陌路。他是促成周树人变为鲁迅、写《狂人日记》的那个人。

一年前赴钱粮胡同聚寿堂晚餐的四位齐齐在七人宣言上签了名。

陆建德提出,女学生“驱杨倒章”的背后还有易培基争夺校长职位的影子。不知道也,仅记录一笔。一问摇头三不知,鲁迅正好与许广平在培养感情,某籍某系怀着什么样的心思站在学生的一边。另一边都有谁?

“正人君子”们计有:陈西滢、王世杰、徐志摩、李四光、马寅初、查良钊、陶孟和、汪懋祖等。

                            (全文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多谢小溪姐姐花时间留言。
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的前身是清政府办的女子高等师范学堂,很小,在石驸马大街的一个旧官府里。1925年才改名叫女师大。北京师范大学前身是京师大学堂的师范馆(学堂有仕学馆和师范馆),师范馆先后改名优级师范、高等师范,1923年再一次改名叫师范大学,即北师大。
我以后留心一下,汪老先生去女师大任哲学主任的事。有发现就汇报小溪姐姐。
立冬了,小溪姐姐保重。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1925年底,汪老先生胃部溃疡大出血,是在北京协和医院治疗。他是1926年9月南归,他的小女儿1926年8月在北京出生。我只是从表姐赠送的两本她家家谱,和她们子女的纪念文章里,了解一些她父母的故事而已。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已发悄悄话,上了两张照片,希望你能看清楚。有一张是1918年7月 据《胡适文存》第一卷有《答汪懋祖》一信简介。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1926年,公三十五岁,因母亲年迈多病,远在苏州,照应不变,遂南归,到南京任东南大学教授,教育系主任,江苏省教育厅督学。只能照抄,1925年底,汪老先生胃部溃疡大出血。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表姐是汪安琳,打错了。我会拍了照悄悄话传给你。汪懋祖老先生是1920从美国回国,他的夫人袁世庄是1921年回国。汪老先生1920年12月,因陈筱庄先生延揽,入国立北京师范大学(没有说女师大),任教授(是回国后第一份工作),1922年初与夫人在北京结婚,同年底大女儿汪安琦出生。1923年任北师大教务长。1924年任北师大出版部主任,同年正值直奉战争,北京高校欠薪严重,汪老先生与夫人只得辞去北京工作,南回。夫人和女儿暂住上海岳父家,汪老先生到南京东南大学任教。1925年又应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杨荫榆之邀北上。不知道当时北京有师范大学,和女子师范大学?都是抄的表姐的审定的汪公年谱。。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如果不太麻烦的话请小溪姐姐寄来汪先生的文章给我,先谢谢。在维基和百度上看汪老先生的词条,只说他回国后“历任”...第一个职位便是北京女师大的。可是这里摘录的王安琳的年谱写的是“应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杨荫榆之邀北上”,看来他之前人在南方。不知道在何处就职,也不知道他替换了哪一位当上哲学系主任?
六月2日发表的意见书就"鄙人南归在即,不欲再问其事",他已经提出辞呈?还是回苏州过暑假去?
小溪姐姐如有兴趣的话不妨考证一番。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对不起,如斯,拖了太久,昨天才把表姐王安琳(南京林大教授)为她的父亲汪懋祖老先生审定的公年谱细读了一下。现在摘录如下。
1925 春,公(汪懋祖老先生,字存典)三十四岁,应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杨荫榆之邀北上,公担任教授,哲学系主任。女师大学潮起后,因学生多次踵门之请,协调激进学生与校长的矛盾。
3月31日。公代表教职员在北京师范大学追悼孙中山先生大会上发表演说。
5月4日。公在上海晨报上发表纪念“五四运动”的短文《每逢五月便伤神》,太长了,网上搜不到,你要看,我可照片传给你。
6月2日。公在《晨报》第六版发表《致全国教育界意见书》,略谓:“鄙人向以青年学业及女学前途为重…曽经提出方案,解决颇有希望,不图竟有人多方破坏…至于杨校长之为人,颇有阳刚之气,欲努力为女界争一线光明,凡认为正义所在,虽赴汤蹈火,有所不辞,宁为恶势力所战败而去也…鄙人南归在即,不欲再问其事,聊抒胸臆,关心教育者,幸熟察焉。”至此,事已无可调处,却开罪于鲁迅等人。
12月。 公心力交瘁,胃部溃疡大出血,送协和医院,经名医沈克非治疗,方转危为安。

虽然表姐的父亲汪懋祖老先生于49年,58岁英年早逝,当初他得罪了49年后被捧上天的革命文学斗士那也是逃不脱迫害的。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小溪姐姐补充,和支持。大陆上,“正人君子”一边在风潮中的举动很少有人写。写他、她们,等同在写鲁迅的对立面,其结果,你懂得。汪先生在风潮中行的事,如果小溪姐姐能写,那就太好了。
我先前撤去了第一篇,这就放回原处,让姐姐看到开头。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如斯的《某籍某系》,先读了最后一篇。当年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杨荫榆先生是爱国知识分子,她先留学日本,又留学美国,一心教育救国。抗战惨遭日寇杀害。她与母亲的堂姐夫妇是世交。杨先生当校长时,力邀汪懋祖教授赴京北女师担任要职,辅助她。汪先生刚到任不久学潮发生,竭尽全力在学生和校长之间调教,结果胃溃疡发作,大吐血。那个年代北师大的女学生要造校长的反,罢考,倒是后来读到文革刚开始时,那些正在复习准备高考的66届高中生,知道取消大学招生考试那一刻,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学生怕考试,要造老师的反,民国和49年后都有。。
Ayal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不仅如此, 周家二先生, 三先生的工作也都是通过孑民先生的。 孑民先生是位温和而坚持的人。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是哦,那个时候虽然内忧外患,空气里似乎有很多自由的感觉呢。女学生们很是厉害的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哇,我们正好都在网上,握手。
是否感觉当年的女学生也很嚣张?不输文革时期的。秋天快乐。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花这么多功夫,看完莞尔……
我曾经是多么八卦的一个人啊,这样的话题简直满足了我八卦的小心思;-)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yala' 的评论 :
你是指后来蔡元培聘鲁迅当特约著述员的事?我感觉,孑民先生在北大的定规并不针对某一个人,鲁迅恰好撞网上了。他们同为绍兴人,而为人和性情却大不相同,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谢谢读文。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谢谢雪中梅,我这也是学习。秋安。
Ayala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 鲁迅陷入困境时, 却都是杰孑民先生帮他大忙度过。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跟着学习了,博主知道的真多。欣赏了,平安是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