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七月底感寒意

(2021-08-01 08:26:20) 下一个

七月已是下浣,文城里看到梅华书香的文章,提及冰心在抗战后去东京教书是被党派的。“她在日本期间具体做了啥,跟什么人有交集,周恩来告诉她:‘打死也不能说!’”。

读的愕然,愕然之际去网上探个究竟。

网上中国现代文学馆里在文物撷英栏目下有篇题为《冰心和她的“财宝”》的署名文章(作者刘屏),讲述了吴文藻去日本的始末。抗战结束,冰心一家从重庆抵达南京,准备稍停几日返回北平,吴文藻清华的同学朱世明将军到访,说自己已经被政府委任为中国驻日本代表团的团长。他想邀请学兄吴文藻担任团中的政治组长,并兼任盟国对日委员会中国代表顾问一职。“对去日这件事,吴文藻有些动心,他是研究社会学的,很想借此行对日本的天皇制、社宪法、政党财阀、工人运动等进行全面的考察。可是,又顾及此职为国民党所派,就设法托人请示了周恩来。周恩来听后极力主张吴文藻去。1946年吴文藻冰心夫妇成了此行,并先后把孩子也接了去。”

中国现代文学馆1980年代在巴金的倡议下成立,老舍的儿子舒乙当过副馆长,所刊文章应该有一定的可信度。于是乎疑云顿生,吴文藻想去日本,为什么要请示周恩来?

这两天正好在读潘菽。以前舅舅对我说,潘菽是共产党,我们都知道。潘菽是中央大学心理系主任。舅舅在1949年以前离开大陆,全不知潘菽在1956年民主人士入党潮中入党。他想告诉我的是,他们做学生时便觉察,潘菽并不简单是一个九三学社发起人。

潘菽这个名字许多人感到生疏,他又名潘有年,是潘汉年的哥哥,潘梓年的弟弟。1937年中大迁去重庆,潘梓年在重庆任《新华日报》社长。兄弟俩常在报馆会面,后来潘菽还带了两个同事一同前去,一个是森林系主任梁希,另一个是农艺系主任金善宝。三个人都曾留学海外。周恩来听说后喜出望外,指导潘菽牵头,以民主科学座谈会的形式召集聚拢重庆的高级知识份子。座谈会后来改名叫九三学社,九三为抗日胜利纪念日,取名学社是因为许多参加者不愿意沾上政治的边。那些与会者根本不知道,从一开始就身陷在政治的漩涡中。

1949年中大成立护校委员会反对迁校,梁希出头当主任,潘菽持低调是副主任。解放后潘菽做了第一任南京大学校长。梁希1958年去世,金善宝成了九三学社的大右派。学社还出过另一个大右派储安平。

明面上潘菽1956年入党,实际的党龄不知道从何时算起。今天搜网时遇到一个条目:冰心是不是党员?--百度知道。想了想,换成“丁光训是不是党员?”。没有搜到那个“百度知道”,而见另一篇文称,据前统战官员程干远说,不仅丁光训,赵朴初也是。不知真伪,仅仅记录一笔。

在我年少时,听人讲中华圣公会主教、金陵协和神学院院长丁光训是秘密党员。我少不更事而大惊,有点像《牛虻》里亚瑟得知蒙泰尼里神父是他的父亲。听说安排丁光训留美入神学院的也是周恩来,他真不愧是一个布局高手。当年几个少年人聚在一起谈论,对他这一着棋佩服的五体投地。难怪蒋介石夸赞他“真是个导演人才”。

去年在《华夏文摘》读到陈宣明回顾共产党与基督教的恩怨情仇,披露不仅丁本人是秘密党员,他的夫人郭秀梅老师也是。读陈宣明的文有如观一出现实版的《潜伏》,不禁惶惶心问,还有谁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请看悄悄话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听如斯说故事,开眼界了。文革前,金陵协和神学院院长丁光训先生,南京人或多或少都还是知道的。如果49年前,丁光训已是秘密中共党员,也不奇怪的,当年国民党贪污腐败,老百姓,其中不少知识分子对国民党很失望,于是把希望寄托于共产党,可谓民心所向,这大概也是国民党败退台湾的原因之一了。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谢谢文章。要说在解放前,潜伏伪装是为了对付国民党。那么在解放后,又是对付谁呢?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https://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52206&Pid=104&Version=0&Cid=2053&Charset=gb2312

许多人都是在文革时揪假党员时暴露身份的,像这位李牧师。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现在回头想《青春之歌》里胡梦安审林道静时说的,小小年纪不要受人挑唆(去示威游行)。真没说错!后来林道静成为职业革命者在学生中活动,成为"挑唆者”。还有,王莹的小说《两种美国人》,写美国FBI诬陷她和丈夫谢和庚是共产党,将他们驱逐出境。历史证明,FBI绝没有诬陷,他们就是共产党。
问好波城,周末快乐。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如斯分享,信息量很大,学习了。 我也在百度上查了冰心,很多细节都没有。以前读《巨流河》时,就有一种深深的感触,抗战之前,那时候共产党在高校,已经非常的深入了。问好如斯!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梅华,是你抛玉引砖,让我去探了究竟。只是还没有找到,周恩来告诉冰心的话是怎么传出来的。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赞好文!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小时候很是读了一些冰心,看到梅华书香写的,太诧异了。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文革红卫兵从丁光训家抄出丁交党费的收据他才暴露,收据签收人是周恩来。
在国内时我有参加神学院的崇拜仪式,仪式结束学生们以及各地来进修的教徒们排队上前去亲吻主教的手。我感觉太特别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点赞如斯的认真,我也去查了下,但没你这么仔细。:)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从周恩来到现在,想想,突然觉得很冷。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