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学坐禅:数息 vs 数羊

(2021-02-22 17:21:47) 下一个

失眠的时候数羊,one sheep, two sheep,three sheep,,越数越睡不着。

打坐的时候数息,数呼吸出入。一吸一呼为一息,数每一个呼气。从一数到十,满十回头重新开始,再数,从一到十。循环往复,借助这个方法让心平静下来。

瑜伽老师教静坐,要求缓长地吸气和呼气。关注放在鼻孔里,体验呼出的气比吸进的气稍稍暖和一点。有意识地拉大吸气和呼气之间的间隔,但不憋气,是身体自然地没有立即吸进补充氧气的需要。这个间隙会随着练习越来越大,在间隙里数一、二、三、、普通练瑜伽的人能数到六就可以了。吸气数到六,呼气也数到六,加上两个间隔,在意识里构成一个正方形的四条边,意识循着四条边步行。

法鼓山常启小师父教静坐时说,自然地呼吸,不在意长短和深浅。从一数到十,一直数下去。

慈诚罗珠堪布说,从一数到七,这是藏传僧侣修习千年得来的经验。七以后的数字都嫌大、复杂,会扰动心绪。数到七为止,停下来,回头重数。做三遍就可以了,一共数三个七。数息是禅修的准备,真正修的时候修一念不生。数也是念,数都不数。

难怪数羊要失败。数字越来越大,心受到数字的惊吓,都数到五百了怎么还睡不着?人越数越焦虑。修行的人早就知道,应该循环着数。

七是个神奇的数字,一个星期七天,一个音阶七声。天上的北斗七星,洋里的大洲也是七个。不知道藏传恪守的数字七是否从古印度继承来,印度人如今在美国传授的mindful meditation教人数到五,也有数到十的。

汉传去日本的禅修也数到十,伴渡神父的练习便是数到十。他仍无法拴住自己的心猿意马,山田老师便让他参“无”。不再数,而是随呼气吐出长长的一个单音节的字,“无--”,有声或无声皆不碍。

这个功课出自禅宗公案史上的一个典故。宋代《无门关》记:赵州和尚因僧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

汉字的‘无’在公案中究竟是否定,还是无限?修禅宗佛法的人需要去‘参’它,而对于我,这是一个至简的数息法,等于只数一。

专注于“无”立竿见影,我不免去想,自己是一个头脑笨拙而简单的人。在堪布认真地说,七以上的数字过大、过于复杂的时候,乍听觉得有趣。从前遇到一个学音乐的妇人,不想照管家庭的经济,宣称音乐人士只能数到数字七。她用美声唱出来哆来咪发唆拉西,质问,你放心让这种人理财吗?听得我嘻哈一阵笑。现在我殊途同归,也视七以上为畏途。静坐的时候头脑放空,之后,会缓慢地想一些事情。其实呵,拙也有拙的好处。或许汉僧普遍比藏僧头脑灵活好使,可现时代大陆几乎没有真正有深度的僧人,缘故就是他们太聪明也。

伴渡神父坦言,参“无”也难以让他静下心来,他感到惭愧。这时候山田老师笑着说:“神父,大家都一样,只要一次专注一个气息,坚持不断就好。”

读到此处,如沐春风。我想,这才是僧人,语言这般温煦。前世要积什么样的德,今生才有缘遇见?

在书里遇见山田耕云,我也把他当作自己的老师。伴渡神父试着去参“无”,我不参。我不愿去想“死后”,想要活得健康一些。我安静坐在瑜伽垫子上,照着山田禅师说的去做,一次只专注一个气息。

一次只专注一个气息,只要坚持,能数出一个恒河沙数。那个就是“无”吧,无限、无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期望有一天能看到菲儿介绍圣经里的七,你们在主内的人了解的全面。
喜欢你的这张冬季头像,很有感。
“趺” 读fu,第一声。从足从夫。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我正加紧着将现在的想法写下来,拖沓了就不是初学两个月时的感受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七在圣经里也是一个有特别意思的字,这篇的坐禅要学学。上篇的“趺”都不知道怎么读。:)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7时个神奇的数字,一次只专注一个气息,对极。
你这个系列让我屏住呼吸,不敢出声,怕扰了你的清静意境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