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马车从天上下来》

(2020-09-25 16:42:15) 下一个

当时我正走神,每逢讲新约和旧约的Cross Reference,我都会走神。我不信那些应验旧约的说法,就像我不信红学家分析的那些曲笔。突然听见左尔坦说,Swing Low,Sweet Chariot 那首歌,就是从这一章节而来。我垂眼看面前摊开的书,《列王纪下》 2:11-14,以利亚被接升天。

他在讲犹太人的升天传统。研读圣经帮助我提高英文,对tradition一词有进步的了解。开始的时候我用legend,他宽容地听着,并不纠正。之后我觉悟,正确的择词应该是tradition。历史学者说,圣灵怀孕、三王来朝是基督教的tradition,然基督徒们坚称,是历史上确凿发生的事情,是event。上帝用旋风和马车接走了以利亚,左尔坦说,此为犹太人的tradition。我体会到这一择词的微妙,既表达己见,又不冒犯别人。我很喜欢这样。

我坐在那里,禁不住去想那一首歌。

从前,家兄借到一本《外国民歌二百首》。在书籍和唱片都被毁掉的年代,那本书变得像一本宝典,借到手几天,要赶紧用蓝圆珠笔往本子里抄一些歌。书经过众人之手变得脏旧,纸页软的像布一样,都有些腻手。《外国民歌二百首》流行于五十年代,我们并不知道哪些歌好听,便求母亲鉴定。母亲唱了《马车从天上下来》。她用英文唱,她说那首歌她只会英文,唱中文觉得别扭。

母亲说那是一首黑人歌曲,是一个老黑人在唱。他很老了,老得家里的人全都已经死掉了,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很难受,太孤独了。孤独难受的没有办法,他就希望马车从天上下来,把他也接走,去和父母亲人团聚。

母亲没有说这是一首灵歌,她丝毫没有透露这首歌和宗教的关系。关于歌里的天堂,她说,故世的父母去了那里。她是一个中国人,她的天堂不一定有耶和华,但是一定有父母。她还说,如果她失去了所有的家人,这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她也希望马车从天上下来把她接走,她不用活多么长。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孩子,我只觉得这首歌很悲哀,很悲哀。

左尔坦在说什么,我没听见。我在脑子里对照眼前的经文和记忆里的歌词,I looked over Jordan,and what did I see? Coming for to carry me home? 

以利亚对以利沙说,耶和华差遣我往约旦河去,你可以在这里等候。以利沙坚持跟他一起过了河。这时候马车从天上下来,以利亚就乘旋风升天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想哭。

旧约里有两个人升天。以诺共活了三百六十五岁,“神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以利沙死后葬在人间。

依照母亲当年的解释,歌里是一个老黑人朝约旦河那边望过去。我也正望向那一边,在读经的时候,我们同为外邦人。如今经左尔坦一说,那个“我”也像是以利亚。都是吧,这就是传统。

我已经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怕死了,Swing Low,Sweet Chariot,有一天它会到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邕' 的评论 :
谢谢阿邕。我也是,看在美国的前辈离世,只感到,他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将来。长眠在这里的土地下,坐马车上天去。。看他们,自己就做心理准备了。现在好好活着,将来乘马车离开。
阿邕 回复 悄悄话 这边有几位八、九十岁的亲友,以前在堂哥家每次节日聚会,坐着一屋子人,每位老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位置。这几年眼见得三个老人陆续去世,聚会上只见位置一个个空去。他(她)都是年老而去,去天上和那里的亲人会面了。所以大家总是微笑着说些故去的人生前趣事,喜乐中有些淡淡的悲伤。今年夏天堂嫂突然离世,她是天主教徒,一定是坐着马车上天去和父母团聚了。悲痛之余,只能感叹生命的脆弱和难以把握,只能好好珍惜当下。唉,生有时,死有时,欢笑有时,哭泣有时…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生有时,死有时” -- 我上中学时,邻居向我说要信上帝,说的就是这个生有时、死有时。她对我说:上帝要你骑自行车被撞死,你就不会游泳淹死。什么时候,早都安排好了,你不知道而已。简直是black mail,但是强悍有力,我一生都记得。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明天和意外,谁先来临,我们谁也不知道。上周接到一个邮件,一个认识的人,九月在去走 Pilgrim
Camino de Santiago 的路上,意外走了。读到邮件的时候,想起和他不多的interaction, 非常阳光聪明的一个人,就这样在客栈里没了。非常年轻的生命,那么具有创造性的一个人。心跟着沉底好些天,叹生命如此脆弱无常。想起传道书里面讲的:生有时,死有时;欢笑有时,哭泣有时……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dox' 的评论 :
我还记得这首歌,孩子小的时候爱唱。今天也去看了维基,谢谢分享。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正是PAUL ROBESON 的版本。好像上一辈人都喜欢他。我家有一手摇唱机,但是无一唱片,全被抄走了。我们后来借到过他的唱片来听。我小时候觉得死非常可怕,一个人若是不想活了那一定是太悲催了。今天再听,也是悲伤和喜乐交织的感受,大概是懂得了有信仰的人视死亡为回归天家的缘故。网上有的现代版本更是唱得一片欢乐。时代前进了,黑人深受压迫的一层社会背景已经被更新的缘故。
我也到了需要朝约旦河那边望一眼的年龄,感谢神让我持有一本圣经。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快乐红宝石19' 的评论 :
传统,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好像通常指风俗习惯。中秋吃月饼是传统,嫦娥奔月是神话传说。之前我没有想过用“传统”一词来说宗教。最近几年我听了些大学课程,留意到老师在课堂上用tradition一词,信之为学术用语。如果老师在堂上用legend来说圣灵怀孕,恐怕立马被轰下讲台去了。我查了tradition的定义,更感这一词汇选择的精妙,说到底是自己学浅。
有趣的是,我们圣经课老师因为学生中间有我这一位惟一的非信友,正色强调,耶稣升天是基督教信仰的基石,有这一事件发生,才有那些原本怯懦的使徒奋起传播福音,才产生基督教。另一面他却又说,以利亚升天是犹太人的传统。
说者无意,我听见同一词被不同的人这般使用,觉得很有趣。
madox 回复 悄悄话 看到这篇,想到了那首“row, row, row your boat, gently down the stream...",虽说现在认为是儿歌,但词和曲都有些类似的感觉。查了一下维基说可能也是宗教歌曲来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Sb273c9tm4
PAUL ROBESON SWING LOW SWEET CHARIOT

Swing Low, Sweet Chariot
Swing Low

Swing low, sweet chariot
Coming for to carry me home
Swing low, sweet chariot
Coming for to carry he home x 2
I looked over Jordan and what did I see
Coming for to carry he home
A band of angels coming after me
Coming for to carry me home
Swing low, sweet chariot
Coming for to carry me home
Swing low, sweet chariot
Coming for to carry me home
If you get there before I do
Coming for to carry me…

真是奇怪,这几天一直萦绕在心,不能释怀的,在如斯的博文里找到答案,其实正是如你所说‘朝约旦河那边望过去’。
如斯母亲听的大概 PAUL ROBESON这位美国著名男低音的歌声,我父亲当年也最喜欢他的歌。今天反复再听,眼泪涌出来,有悲伤有喜乐。。。。
快乐红宝石19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你的帖解答了我一直以来的疑问。这是tradition 不是event!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谢谢,我这是太意外了,也是我人老了;)) 周末快乐!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有点淡淡的忧伤,如斯。

周末快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