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去樱桃谷遛狗狗

(2020-09-12 14:44:09) 下一个

前一天去河边没有带上狗狗,第二天补偿它。劳工节长周末,猪选一个狗狗从前没去过的狗公园,在樱桃谷。

我坐在车里拍,一辆车在公路上行驶,山峦的轮廓清晰。当时我还不知道,两三天以后山火的烟灰就刮过来了。

田园风光宜人,但从来没弄清农家种的是什么作物,权当是牧草。这两天读陈三立到南京小住,出了中山门他看见麦田的秧苗成簇,高兴道:这南京真是好地方,连韭菜都长得这样整齐。

下车看见一棵苹果树,苹果都红了,树的影子画在地上。GPS指引过来的,可一点公园的样子都没有。除了我们既无人影也无狗影,不由怀疑走错了地方,布告栏上也看不出名堂。

走到街边去看,只是一个农家房子,被白木栏围着,岁月静好。

折回来沿着土路往里面走一些,看见地上放着这么个东东,也不明就里。

回首望过去,小红木屋挺可爱的。两分钟以前看过门边的牌子,写的是 milk house。茅草后面不远处倒有个现代建筑,不知道干什么的。

继续往里走,像走在一个农场里面。云丝风片,也是分不清庄稼和草,只晓得日子太平。

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挺可爱的。想象自己是那农妇,将水罐和卷饼一起拎来,在蓝桌子上摆放好,手搭凉棚朝远处望。

遇见一个社区菜地,樱桃番茄结得诱人。猪立即掏手机查家附近的菜地,租金50块钱一年,可惜没有空位。建议他登记 waiting list,如果他想种菜的话。

狗公园在菜地旁边,很小,我们诚心诚意地带它来,陪它玩。狗狗自己背着狗屎袋,嘴里叼着场上捡来的球,跑出一副狼狈为奸的模样。猪说我虐待它,我觉得cute。瞧它多能干,自己背着口袋。

看见一个马蹄铁,希望能交好运。

猜不远处的那个建筑是一教堂,我问猪和妹妹愿不愿意过去看一眼,他们都表示没有兴趣。我一个走了过去,果然是。站在路边望下去,停车场阔大一片,给人感觉财大气粗。我只拍了一个角,望见田野里插了许多白牌子,不知道有什么用场。

疫病期间本地教堂都关闭了,只有一辆车停在另一边。一个大男孩在车边看手机。

他骑一辆和身体不相称的小轮车,一个人骑着玩。如此度过长周末的下午,世上孤零的心真还是不少呢。

教堂的大门果然锁着,门外站着一尊小小的圣方济格像,他在望着自己在窗玻璃中的影子。不知道何故,我觉得挺讽刺的。

我走到教堂的后面,

简直是一个观景平台。

估计教堂的地产以矮树为界,但视野远及山边,看到整个的樱桃谷。

不禁疑惑,人们来教堂,是看上帝还是观风景?

这是一座天主教堂,

它翻起的宽屋檐让我觉得有一点像Ronchamp,连玫瑰花窗也像,是现代派的长方形状。

一样是建在青草高坡上,可以极目四望(网络图片)。

我站在教堂的阴影里,想这是神父看见的风景,他一定心满意足。又想起从前,我去Ronchamp的时候,转眼已经过去二十多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pton' 的评论 :
Ziggy是working dog,捡球、玩飞盘都兴趣so so。它最喜欢维持秩序,把人赶拢成一堆,我们hiking时有人走太快或者太慢它都不干;它还喜欢追兔子、松鼠,打击一切入侵它领土的动物。
德州的阳光也很给力呀,种菜的老中都乐坏了。
这教堂的view,让我好奇,这神父是glorify上帝呢,还是起象罗马那些红衣主教们的私家园林那样的作用。春天的景色一定很美,已经在打算来年春天再去一次。
lepton 回复 悄悄话 从前我们在Calgary的家,后院一溜排种的就是苹果树。加拿大夏天日照长,植物都疯长得不像话。春暖花开的时候,苹果花白里透红,柔媚烂漫,花香沁人心脾。

这教堂视野真赞,想象一下,春天滿山遍園的桃紅李白,该是多恬淡一幅田园牧歌。

Ziggy好命啊,这样被宠。喜欢玩飞盘吗?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下闲人' 的评论 :
是呵,我和我自己做朋友。。乱世里能有这样的安稳,该知足了。
问好。
林下闲人 回复 悄悄话 一个可以和自己这样说话的人的岁月是静好的。以后经过心仪的菜园花园我就想像我是那个菜农or园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