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绿荫垂垂处,踏过第几桥

(2020-09-12 09:48:56) 下一个

还是山下的小城,小河边。这一次妹妹有两小时的课,意味着我可以走远一倍的距离。猪也跟来了,车里装上他的自行车。因此狗狗就不能来了,它的眼神让我满心愧疚。

猪怂恿我也骑车,我愿意脚踏实地。我们在这个雕像前分手,他一溜烟没了影,剩下我一个人站着。从前在老欧洲的街头看人表演,就是这般悬空坐着,不知道使的什么障眼法术。那个时候两个人并肩站立看半天,如今转眼成空。

从雕像面前向左转,刚走上步道即遇一个水泥桥洞,朝洞中望去,有个人从对面走过来。桥洞就像一个入口,通过它,便不知世外有魏晋。

行数十步,复遇木桥,是西部开拓年代的遗留物。人们仅仅把桥面现代化了,换成水泥桥板,拉上钢钎桥栏。

从桥下穿过,有置身电影片场地的感觉。

步道沿河蜿蜒,可以一直走去湖边,过湖,继续去湖对岸走,,徒步是走不了那么远的,许多人骑车过湖,在湖对岸搭乘公共汽车回来。本地公交车的车头前都装有自行车架,一辆公交车可以携带三辆自行车。

西岸的单调和宁静,一如这垂垂绿荫和水泥桥,平实且低调。这一年来,深感其可贵。生怕本地上新闻,疫情中头彩了,或者市中心被示威者点燃了。本地人相当liberal,但行为理智。

河水平如镜,树林亦是,夹岸数百步。

走过一片开阔的草地,从前是印第安人的村庄。 本地公共场合很少有印第安元素的装饰物,不似在加拿大,随处可见图腾柱。两国的政策有差别,加拿大推行多元文化,美国是希望移民在大熔炉里融合。

橘黄的美人蕉,配黑眼睛的苏珊娜。色彩谐调的视觉效果要比色彩对冲的更舒适。

喔,苏珊娜,别为我哭泣。。那还是牛仔的歌声。印第安人有情歌吗,我尚不知晓任何一首的流传。他们是缄默的,还是我们没加理会?

河道狭窄的像一条水渠,渠畔的路线图上写:Once the rivers were thick with salmons and the land rich with wildlife and plants.There are many native villages and trading routes throughout the region.

一栋公寓楼,在此地就算老房子了。

步道上的黄色分线便是为自行车划的,安全起见我选择走在路左。

走过松树,走过槭树。针叶、阔叶,像宗教一样相互竞争。山上下气温平均相差五华氏度,山下的阔叶树明显比山上多。这两年山上气温升高,阔叶树多了起来;山下建一清真寺,颇具规模。类似阔叶树,清真寺标志着人群的变化。

又一栋公寓楼,和一座桥。也有点风情,有点英伦。

河两岸都有步道,所以河沟上每隔一段就架一座桥,让人们忽左忽右地走。修建步道是本地财政的一大笔,年年公布,新增的步道又延伸到某处了。

有些岔道,从前都是 trading routes 吧。

 我选了右边的,走去热闹些的地方。这里曾经是一条溪水与河道的交汇处,

现在一半是枯水的荒野,

另一半建成了商业中心。

景观颇独特,一边是蛮荒,另一边是现代楼宇。

路上见一个女孩子带着单反相机拍风景,走走停停。一转眼她站到了栏杆上,像站梅花桩。她在桩子上做了一个燕式平衡。怕使她分神,她飞燕展翅的时候我没拍。

曾经见报纸文章说,考古学家在本地发掘出远古时代的石器,证明一万年前就有人类在此地居住。我一直半信半疑,今天见挖掘处。

有一万年的时间发展,可印第安文明却停滞在那里,连铁器时代都没有进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城市在战争中倾斜,造成张爱玲的悲凉。村庄和贸易点的湮灭,却只有荒草的哀悼。南美还有呜咽的排笛;在北方,看见他们的长屋、赌场、加油站,知道他们仍生活在此地,却没有一点声音。

步道再次分岔,一条去我家山下的湖,另一条去远处更大的一个湖。我决定都不去,在一朵就要绽开的欧奢花跟前转身,往回走。

再一次穿过桥下的时候随手拍了这么一张。回家后细看时有点犯糊涂了,人行桥和车行桥像是分开的。

当时根本没有两座桥并在一起的感觉,照片像是假的,亦或是幻境?恍惚中问自己,这个是第几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安娜晴天' 的评论 :
谢谢你来看我,和读。也问你和安娜好,你们那里的秋天一定很美,祝快乐!
安娜晴天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跟着姐姐走走看看,一路很幽静的感觉,但也有看头的,因为你的文字。
就是过来问个好,咱们大家都好!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中国人发明了火药,可是中国人没有发展出化学。日本的古法制铁是自己弄出来的,他们也将北方出云那一带的山林砍伐、挖空了炼铁,但是他们没有空留不毛之地,而是改造成千畴良田,如今成为最大的稻米产区。那种爱惜环境的意识我们中国人怎么就产生不出来呢?
印第安人是一个谜,中国人也是。疑惑啊疑惑。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有一万年的时间发展,可印第安文明却停滞在那里,连铁器时代都没有进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同疑惑过。或许这篇土地太过富饶,生存环境非常容易,没有足够的危险与动力去思考发展问题。又或许大家忙着生存,没有时间去思考和发展。又这是一片神留下来的净土,留给他应许的人们。无厘头的思绪乱飞。蛮荒与文明共存,其实这些步道,就是文明的印迹,那些蛮荒,是保存完好的自然。所谓的文明更迭,是一场又一场的杀戮和许多的生命代价陪进去的。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其实是一种圈养,那些印第安人一旦离开自己的保留地,政策的好处会自动失去。所以他们的挣扎是人为的,留下还是离开,都是痛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