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河滩之旅

(2020-08-30 18:39:40) 下一个

我站在河滩上的时候,脑子里只有昨天家兄的一句话语:你出世我入世也。

具体身在何处,心又在何处,我皆然不知。只知道是在胡德 (Hood) 河水转弯的地方,某一个河滩上。

猪领我们来胡德河谷,来看河滩。夏天在这一带的河滩可以轻易挖到象拔蚌,许多中国人对河滩了如指掌。政府准许的挖蚌季节在上个星期结束,朋友有在最后一天还相邀着赶来最后一搏。虽然我拒不加入那些终日忙着一张嘴的爱好,但猪当真要来我也是可以来的,他却选择了在季节之后。

我们是镜子,也是镜子中的容颜。 -- 鲁米

沿胡德河有好几处可以挖蚌的河滩,当季的时候远远就瞧见绰约的人影,顺风还能将惊喜的呼喊声刮进耳朵。现在那些都消失了,惟有云仍在迁徙。

水退去了,留下平坦的泥滩。矮草被泥浆裹住,远看像是有提花的水泥墙面。朝河的方向看,荒无人烟,只有我们站在秋阳下面。这日子过得真是,自绝于人民。

另一个方向,树丛后面即是公路,抬脚跨过树林就能入世。

早上出来的时候想过搭乘汽车轮渡。听见收音机里说,轮渡码头门外排队的等待时间是一小时。想到还有门里的呢,便放弃了。开到河边听收音机里又说,除非是 essential use,请不要使用轮渡。今年州长下宅家令时用同一个词汇,非 essential 的手术都必须停止。

沿河弯走,烧汽油就是。妹妹开车,猪坐副驾位,我与牧羊犬同坐后排。近来微恙,没有精神玩车拍,反倒能专心看风景了。

无尽的河水和森林,草坡连绵。不远就是神祗的奥林匹亚山,国家森林的标志牌在路边闪过。车里在放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舒缓的旋律,是河水泱泱流去尽头,钢琴加了进来,在语言的尽头,是音乐的开始,无法言说。

风景和旋律,也都出了世的吧。眼耳默然与之相对,无法言说。

中午到 Port of Hoodsport,一个小镇。

所谓港口就是一段栈桥,桥上风很大,很冷。怪不得政府命挖蚌人入秋即停,也是体恤民情呢。

两个熊孩子在准备钓鱼竿。

入世看一辆老爷车,一面旗帜绣USA,像是在战火中保存下来的。

一幢黄房子也吸引了我的视线,住家房屋。

这个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这个也不知道是卖什么的。店开着门,疫情之下没敢进去。

离开小镇不久,我们开到一个resort 里面去了。像桃花源一样,一个很小的岔路口,林中开进去很深,忽然开阔。平坦之地上筑有一群房舍,停车位全部保留。非常非常低调,游艇全藏在树后的小港里,水面没有一丝波纹。既然人家这般低调,便没有在里面拍照。也不打算以后再遇见它,没有记录它的名字,单留这么一片桃花瓣。

此行只遇到一个还像个样子的餐馆开门营业,名字就叫象拔蚌。以为至少能吃到炸鱼,可惜是墨西哥餐。戴黑口罩的侍者将一只大盘子端给坐着的妇人,后者已经把口罩拉下半截,卡在下巴上。

在餐馆外面看河滩,有两个人划艇而来,进河汊。照片细看才看得出,就有一点“舟子入看无”的意思。

天渐晚,牧羊犬最后方便的地方,我们去年来过同一地点。这样的风景,就像是对柴可夫斯基第一交响曲第二乐章作诠释:"阴冷的地方,潮湿的土地”,Land of Gloom。

年轻时见那些中国学音乐的学生,留着长头发,管柴可夫斯基叫老柴。老柴如何如何。。在天渐晚的时候想起,不由得叹了口气,怎么会有那样的浅薄和狂妄。

我们往回开的时候,在这里换驾驶。

回程又是第一协奏曲。平静的河流,在那最后一瞥中,我不知道是风景还是柴可夫斯基在感动我,无法言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
评论
lept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是啊,有钓鱼也有去钓螃蟹。 Galveston那整个jetty全是中国人,哈哈! 就一个美国人是中国女婿。 我们也超级兴奋的! 鸡腿做饵,拿网子网上来,很好玩! 我还带了我家的大同电锅,晚上就在酒店用一把旧牙刷把螃蟹清理干净了,啃啊啃,啃到半夜2点。 很满足。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pton' 的评论 :
吃象拔蚌我很喜欢,不喜欢去挖。
德州可以钓鱼、钓螃蟹呀。Galveston那边钓螃蟹可容易啦。弟弟也许会喜欢。我们从前有个德州朋友,完全是为儿子,老爸买一条船教他钓鱼,成为汗滴的德州汉。
lepton 回复 悄悄话 女公子都已经成为家庭出游的主力司机了! 真棒。

真好,云淡风轻,山清水秀。 就是忍不住可惜。。。 如果我们家去了一定是全力以赴要挖蚌的,倒不是要吃,说实话吃过一次一点儿也不喜欢,但是太享受那种赶海收获的喜悦。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清流、浊流,有时候,我觉得我们正在浑水中趟...或许不该。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安娜晴天' 的评论 :
晴天好,许久不见。我有在关注德国的抗疫,见表现出色,便放心了,想你和安娜一切都好。先前有点悬着心:安娜的肺先天弱,不过也深知凡你为她考虑都万事周全。果然前些时候见你写出差回来后立即让她回家,就想,没问题了。
日子过得真快,也真出乎意料。我们这里最先被击中,开始情况极糟糕,报纸说我们是病毒之都,美国的武汉(没人觉得是对我们的歧视哈,顺便说一句)。现在情况已经大为好转,所以我们也探出脑袋,在附近瞧一瞧了。
我最近人有点不太舒服,心情也摇摆。好在写下来就心定了,就像把话对着一个树洞说过了。你的留言让我感动,因为情谊。
“希望我们大家都好好的”,相互守望,一起走过。秋琪。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跟你有同样的感受。这个世界变得非常奇怪。
安娜晴天 回复 悄悄话 看到如斯姐的文字和图片,人淡如菊的感觉。没有别的事情,就是来看看你们,希望一切如旧,就很好了。上个周末我们开车去新天鹅城堡玩,住在Steingaden, 看到维修修好的教堂,想到你们一家子几年前的巴伐利亚之行。日子过得真快,希望我们大家都好好的。
看到你写的 "肯读我码字的人少而又少:))。" 你的文章都是精品,现在流行快餐文学,看看城头的文章题目。。。。好酒不怕巷深。
问好姐姐,喜欢你的文章和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我以前是每到外面旅游狂拍照,后来觉得,不如拍身边的风景。家附近的景色只有自己做记录,记下日子是怎样一天天过去的。我刚发出来的文多半有欠平顺,我不打草稿直接写,过一两天会去纠错润色。小溪姐姐不用读我刚发出来的。
时局太乱,只有不去看它。在自然界里寻求庇护,白熊说自然至圣。德州凉快下来以后天气无敌,秋阳明媚。而我们这里意味着漫长的雨季即将开始。我就要躲进屋子里了,等待小溪姐姐分享德州秋冬两季的阳光。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虽然如斯文章一出来,我就先读一遍,但一定是要等静下心来后,再进来慢慢地读字品文,细细感觉如斯文中常忽隐忽现的那种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的意境。。
特别喜欢如斯天地云水合一的摄影,等会还要再去欣赏那几张雨后网球场的倒影。。
跟着如斯的文,看山,看水,看树林,仿佛也感觉到了秋的丝丝凉意,心里沉甸甸的德州潮热也就褪去不少。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这条河连着峡湾,海水因为潮汐作用有进退,但是伸进多少,水的咸度,等等,我都不太清楚。这个需要请教雪中梅;))。
我是比较“出世”了哈,是自己没有能力在浊世中游泳的缘故。现在是要小心一些为好,即便在文学城的博客区,我都生出一种感觉:水漫了过来,脚下的地盘越来越小。
秋安。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同样地感谢。梅是摄影和诗词双佳。我觉得你的镜头看山川,有明察其肌理的能力。我和你的差距有一部分原因在此,学习中。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也谢谢菲儿的欣赏,肯读我码字的人少而又少:))。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酒后真言' 的评论 :
谢谢肯定,如今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写的像是在呓语。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第一次知道象拔蚌生活在河边上,一直以为它们是海边的生物。处世入世都得逃逸,都得小心翼翼,如今这个世界,让人逃不胜逃,却无处可逃的感觉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文图并茂,哲理在其中。欣赏了,平安是福。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酒后真言' 的评论 : +1欣赏!:)
酒后真言 回复 悄悄话 很舒服的文字和照片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