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透进来的地方
正文

观影《初到东京》-- 一盘棋

(2020-07-22 07:26:33) 下一个

松竹映画八十年代拍摄《远山的呼唤》,高仓健饰杀人后潜逃的农夫,倍赏千惠子饰贤惠善良的寡妇民子,演绎一个发生在北海道乡间的故事。

《初到东京》2012年拍摄,71岁的倍赏千惠子出演五十岚婆,名字叫君江,是一个围棋故事中的灵魂人物。

出身围棋世家的五十岚婆娘家在长野,嫁到千叶。丈夫死、儿子死,孙子翔一放弃了围棋。出场时她是一个农家老妪,背蔬菜搭公交车去售卖给批发商。临下车前她用毛巾擦干净车里被自己弄脏的地。一个动作,言尽日本平民的教养水准。

请中国留学生吉流在家喝茶的一场戏,设在菜田边的木屋里。纸拉门,茶盘放在地板上。起居间,中央一个四方形地炉,梁上悬垂下的自在钩吊着一只铁制茶壶。我如今能看明白这一景了,炉边座位有讲究。留意到素朴的炉缘,擦得干干净净。我知道镜头始终避开的炉上方,还有一个木格架叫天棚,冬天衣服放在架子上烘干。

吉流参加业余棋手公开赛,进入了决赛。他执黑先行,本渐渐占了上风,却因一着弱子,又流了鼻血,便认输了。

受伤躲在乡下的翔一和五十岚婆一起观看电视里的决赛,他们是行家观棋,边看边在棋盘上摆谱。翔一伤痛发作,倒下前在棋盘上替吉流下一子。

输掉棋的吉流来千叶看望五十岚婆祖孙,五十岚婆告诉他翔一去了乡下养伤。五十岚婆决定搬回长野去住,临行前一天,她约吉流下一盘棋,邀请众乡亲们观看,做为答谢。

一盘吉流放弃了的棋。五十岚婆着和服,端厚木棋枰走出。看她盛装,淡灰亚麻和服,雪白襦绊,雪白布袜。棋枰上一对棋子圆盒,木纹润浸手泽,是有年代的旧物。配灰衣五十岚婆选黛蓝腰带,结丝质灰带缔,腰间斜插一蓝折扇,细处精心。她的灰发脑后盘起成一扁平的小髻,已经是老人,头发不再丰厚。清水般干净的脸,清水般的平静。都说日本女子非化妆不见人,此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五十岚婆几乎看不出妆饰,她将是运筹帷幄的棋手,脂粉气尽脱。然众目睽睽之下她行来榻榻米的几步路,每一步都在写“着物姿”的教科书。

五十岚婆跪下,以振袖试去棋盘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对吉流说,复盘吧。

空枰开局,吉流仍执黑。两人凭记忆流水复盘,黑白棋子次第,疾速落下。在吉流点下那失算的一子后,五十岚婆说,翔一替你下了一手,说着将黑子在棋盘上挪动一格。两人由此开始对弈。吉流纠正自己轻易的放弃,五十岚婆流淌掉自己积郁的伤情。战至终局,无须点数,五十岚婆问,我赢了五目,对吗?吉流:大娘,多谢指教。

次日清晨五十岚婆乘车离去,翔一的女朋友奈菜子赶来送行。她也是一个留学生,台湾人。五十岚婆帮助了吉流,翔一帮助了奈菜子,都是那种不求回报的善良。吉流从奈菜子处得知,翔一已经去了天国。他回到空无一人的木屋里,在翔一的照片前点上香,于熄了火的炉边席地坐下。噼啪一声,一只黑子滚来,地板上摆着一局棋,翔一坐在里间榻榻米上。神凡两界,棋共一盘。此时,谁说天人永隔?

这一盘棋,吉流输了再输,从中学会坚持。导演是大陆人,难得没让角色讲人生赢家一类的蠢话,别的便皆可以原谅。

前些日子追介绍日本风土人情的综艺节目,学到点点碎的知识。观剧《初到东京》,俨然是我的复盘。

节目中看到过爱知县87岁的枝子,和91岁的丈夫一起经营一间駄果子屋。为了省钱枝子自己乘东海道线JR火车去名古屋进货,每半个月一趟,将货品背回。她和五十岚婆一式打扮,一式的将高高一摞货物纸箱弓腰背在背上,独自走路在闹市。有先前对枝子的印像,倍赏千惠子的出场一点都不显得违和。乡妇头巾的扎法,全身一使劲将重物掮在背,千惠子就像是在演枝子。

五十岚婆请吉流来家里喝茶,与他一起看汉文书,教他日语:站起来像芍药,坐下去像牡丹,走起来像百合。综艺节目里讲和服仪态时也讲到这几句。吉流替五十岚婆送菜进城,用这几句练习日语又念给同车的乡妇们逗乐。五十岚婆还教他一句:两手都是花。吉流琢磨片刻后恍然:美人!于是我想起芥川龙之介,来中国游叨念着要看美人。开始国人不解,后来才明白他想看中国的艺妓。两手都是花,左环右拥两个美人。

车身桔红的小火车满载乡妇在千叶的青山间行驶,只有一节车厢。是六七十年代建造的火车吧,使用爱惜,像一件男孩子的旧玩具。观此有一点点感慨,不似我的家乡,人们什么都要新的大的。

千叶并无特别的风景,有日本乡间的纯味,那一种青翠与温和。人不妨固执,譬如五十岚婆,但是言语和表情都温和。五十岚婆领吉流在村里漫步,阳光下青山浅溪,村祭的大鼓架已经搭起。她穿一件白底灰花叶的浴衣,夏季穿着的和服叫浴衣,打一大红和纸伞。

红伞太照眼、太大陆了。我试想替五十岚婆换一把浅紫的和纸伞,会是什么样的视觉效果?丁香紫,徜徉青山绿水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alore' 的评论 :
我觉得,是编剧安排翔一死去,好写五十岚婆的隐忍坚强。这部电影的剧情有若干处经不起质疑合理性。譬如说翔一躲在乡下也不肯治伤;譬如五十岚婆以种菜卖菜谋生,我们推算一下其需要的劳力,在不雇工的情况下怎么实现?。。。吉流不肯去大公司边工作边下棋,而要执教墙上写着中日友好的少儿围棋班,编的莫名其妙。依我看在那家公司工作倒比教小孩子更可能机遇到棋逢对手。他到日本留学打算学什么?我就没看明白。

我没有在日本生活过,只去旅游过。我对日本的观感停留在游客的水平线上。读留言感觉你和日本人有过深层接触,听你谈体会,我真说不出什么了。

秦昊我是第一次看,他还有什么作品?谢谢留言,欢迎常来玩。
valore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不明白翔一为什么就不去治伤呢?执拗什么?本来就不会死啊。看到说他高中后来不想下棋,便想到五十岚婆这种风格对孩子是不是过于压迫?总感觉有些日本人追求的风骨束缚人性和自由。整个日本社会的社会规范真不喜欢,把热情,个性压抑过滤,剩下假人。适应的人还好,天性自由散漫的会不会比较惨。和日本人打交道常常不知道他们内心真正的想法。还是喜欢西方社会的宽容和多样性。另外秦昊的表演自然干净。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我妈妈也是,恨透了日本人。文革后拍摄的《一盘没有下完的棋》,王丹凤演《玉色蝴蝶》,都让她对着一本《大众电影》骂编导,需要中日友好了,就这么没有脊梁骨的献媚。受她的影响,两部电影我都没看。后来我喜欢日本文化艺术,也挺纠结的。要听我妈妈隔三岔五地在一边念叨,“你喜欢日本人东西?真滑稽!”
在侵华时期,日本朝野(我个人一向不赞成把政府和老百姓分开说事)是对中国犯下了滔天之罪,但是不应该迁怒于其后代人,我觉得。日美两国、美越两国,之间仗打的,都是血海深仇,可是战争结束事情就过去了,人民并没有结仇。这才是一个健康的态度,是不是?

宅家,我订了Netflix。建议小溪姐姐也订一个流媒体来看。有人说Amazon比较好,还有人喜欢Apple。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头一天,在YouTube Free Movie里上随手点开《《初到东京》看毕,当初也没有多想,只是琢磨了一下,这个片子到底是大陆还是日本拍的?真是太巧了,第二天就看到如斯笔下,月明松涛山溪流的影评,内心被深深触动。现在是要对着如斯的文章,再回头细看一遍电影了。
我从小受父母那辈的影响,对日本和日本人充满了成见。还记得文革前几年,有过一次日本青年学生友好访华团,来南京在玄武湖和被选出来的南京学生们联欢。在新华日报上发表了照片和新闻,就记得我妈妈一边看报纸,一边摇头,愤愤地说,“这些小日本怎么还有脸来中国,来南京?”我人生大半辈子,除了小时候看的抗日电影,文革后至今也没看过几部日本的电影更没有读过日本文学,也没有去过日本。当然我早就理解不义的战争都是由魔鬼挑起,不管是哪国的无辜百姓都是战争的受害者。
谢谢如斯文章的启发,也是到时候打开我的花岗岩脑瓜,来了解我几乎一无所知的日本人民以及文化,历史。。。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长野,我猜中没?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有我住的地方呢,赶紧找电影去。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州的家' 的评论 :
我这是第一次看秦昊演的电影,不是墨墨介绍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倍赏千惠子演的真是好,我一直喜欢她 -- 让人感觉生活中相交起来很自在、很舒服的女子。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业余厨子' 的评论 :
剧本写的不讨人嫌,片子拍的也很清新,是夏日的一个好选项。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要谢谢墨墨介绍这部影片。墨墨是全景式的影评,评的我立即就去看了。还请墨墨以后多介绍些影片,相信你的眼光。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ax785' 的评论 :
不谢,欢迎新朋友。
回访了你的博客,读到:“牛耕千里,不倦;书读千卷,不倦;字码千行,,真难”。不禁哈哈笑,好幽默。是新开博吧,等你慢慢写。
花州的家 回复 悄悄话 多年前看了这部电影,记得是秦昊主演,至今对千岛美慧子的表演仍印象很深。一部不错的片子
业余厨子 回复 悄悄话 还记得看过远山的呼唤,初到东京没有看过。看了博文也想找来看看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如斯好快的速度,就已经看了!五十岚用抹布擦地铁地面的情节反映出日本国民的素质。我在影评中想写的,又觉得和我的整体内容不太相符,就没写。

如斯的文字就有浓浓的日本风味。清新、淡雅。
vax785 回复 悄悄话 周三的早上,透过这么美的文字,读到这么美的故事,知足了,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