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正文

正在进行时中的树

(2020-07-15 08:46:58) 下一个

在看木心,看陈丹青写的后记。“去年木心死,我瞧着当年众人出没的街区,心情有异,,,黄昏散步,我曾几次走到木心旧寓前,站一站。门前的那棵树,今已亭亭如盖,通往门首的小阶梯砖垛,放满陌生租客的盆栽”。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门前只有那棵树是旧相识,只剩下一棵树。不禁想到了琳,她写,好几次从你家门前走过,觉得你会从门里走出来。

在写《家住城南》,芥子园那一边,只剩下一棵黄杨树。

在读《诗篇》,古老的诗。有真福的人,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凡他做的尽都顺利。”

又是一棵树。

在纯走路,走过高中校园里的那一棵鹅掌楸。树长在教学楼转角上,修剪掉侧枝的树干笔直,将树冠举到二楼窗口以上,也是一亭华盖。墙上白色的装饰线划出一道枯山水里的白沙河,从树后流过。

今年秋季看样子不能按时候正常开学了。商家寄来的广告已经将Back to School Sale 改成Back to Class Sale。一字之差,气候迥异。窝在家里的学生们,不知道会结出些什么样的果子。

在反复念,想自己也是一棵树,从溪里得到水,于念诵中得到信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pton' 的评论 :
我去将这两节联起来,再读读。
我也非常喜欢圣经里的比喻,很纯真。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比起你和量子,我读经是菜鸟到不堪入目的地步。我从经书里得到水分,不让自己枯萎下去。这里谈谈我的读后感。

疫病初起的时候,我去Costco抢购大米和卫生纸,当时有医用手套卖,巨大一盒,怕是有500副手套。我女儿说买一盒,我说这是乘机推滞销品。病毒到夏天保证完蛋,而我们至多在这期间买二十回菜吧。当时我真心认为就是三四个月的事情。现在知道是我错了。

那片土地的“风清月明”,恐怕不会很快出现,穷其我这一生都不会出现。就像旧约里的有些犹太人穷其一生都处在至暗时期,艰难在于,接受上帝的安排,信念如磐石,可贵也在此。

思卢的博文谈美国民权法的缺陷,让我明白为何大多数人保持沉默。等待民权法被修正的时期将是漫长的,穷其我这一生大概也不会出现。纵观美国历史,就是一个又一个的修正案,不断纠正而⑩社会向前进步。我们都坚持信心吧,相信人们普遍认识到这一修正的必要性的日子有一天会到来。
lepton 回复 悄悄话 詩篇1這一節也是我常常引用的。 跟詩篇23 相通:“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聖經裡面用樹,用藤蔓,用果子,用土壤來比喻,真的好貼切,好有趣。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愿我们都做那棵长在溪边的树,这个时候,读经,能够得到很多的鼓励和力量。那片土地,明白的人都闭嘴了,可怕的沉默。但是,人们能有什么选择呢?不只是他们,这个世界都在慢慢变得让人不能说话,说真话的自由在慢慢消失。但是我深信,这些迷惑,都是暂时的,总有风清月明的一天。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如斯的文字,像溪流潺潺,清澈恬然。文城难得的好文笔。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陈丹青那个人我蛮喜欢的,尊师是其中一点。希望他不要被封笔,但他也很久没有动笔了,至少这一年来。我好像在一个访谈节目里看到他讲该闭上嘴了,记不太清是哪一个节目。前几天高晓松直播被“网民”骂到落荒而逃,可见形势。是网民群起攻之,而不是官方封他。类似方方,被人民群众攻击。现在的中国百姓,他们有自己的想法。

期待看到小溪姐姐的旧文。我们互相激发灵感,一起码字玩。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站在如斯博客里这棵从溪里得到水,于念诵中得到信心,亭亭如盖,郁郁葱葱,似曽相识的大树下,能突然有了记忆,写下以上一段话,真要谢谢如斯了。。。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2015年的时候,在网上偶然读到陈丹青2014年回纽约后,纪念木心先生的《杰克逊高地》。陈丹青那年回纽约,感觉他是旧地重游,触景生情,对先生的无限思念像开闸泻洪奔腾而下,一发不可收也。。
在那之前,一向孤陋寡闻的我,是全然不知道木心先生。读完了陈丹青的《杰克逊高地》,眼前就见到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先生。文中字里行间满溢着陈丹青对先生的尊敬,爱慕还有呵护。当时我写了一篇感想。
过些日子,把陈丹青的《杰克逊高地》转到我的博客。我那篇2015年的感想也贴一下,至少当初是有感而发。现在大多时是心灵枯竭,脑子一片空白。不过时过境迁的文,现在希望陈丹青不要被封笔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