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斯岁月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正文

老友记

(2020-05-16 10:47:34) 下一个

旧书从书架旮旯里翻出来念,是老友重逢了,故写老友记。窗外有了夏初绿荫,超市广告上看见樱桃上市,找一本书来促膝细谈,话题重温。

去年这个时候准备京都的攻略,看着列在纸上的寺院,其中有三十三间堂,读了一遍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垫底。长殿内看后排的佛像在黑暗里发出幽微的金光,想到谷崎用了强弩之末来形容这光泽,不禁疑惑观音心里是否也有悲楚。

这一次重读留意到,谷崎和外公的生卒年基本相同,在人间的时日几乎完全重叠。于是乎重温平添出一层对比的趣味来,看他们对传统的欣赏有微妙不同。

读书是很私自的,前人有那些宜梅窗、宜雨轩的讲法,都是在说找个清静的地方,读个天知地知。昨天读网文,却要今早赶紧记下,不忌弄得尽人皆晓,缘故文章扰动了我。

有人写回忆文章,提到金陵协和神学院。我仿佛又看见自己从那个学院门里出来,推着一辆老旧破烂的自行车。作者说1951年有一个神学教育工作会议,将华东十一家神学院合并成金陵神学院。院长由政府钦定,原先的神学院长们担任学校其它负责工作,副院长、教务长、总务长等等。闽南神学院长高天锡担任崇拜委员会主任,兼教希伯来文。记得有次在神学院玩,家中朋友指着一个老师说,他懂希伯来文。应该就是高牧师。1966年高和几个老师一起在红卫兵的监督下烧掉了所有的圣经和神学书籍。

作者还说到一个人,叫赵复三,社科院宗教研究所所长。金陵神学院的门口挂一块南京大学宗教研究所的牌子,绝大多数南大师生都不知道学校有这样一个研究所。赵复三的太太是瞿希贤,给“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间穿行”谱曲的那个人。瞿希贤在文革中入秦城监狱,赵复三写信给戚本禹,请求中央文革小组过问瞿希贤的历史问题,以免牵连其他秘密党员身份暴露。

我写过一篇博文《上帝无所不在》。从前以为神学院的秘密党员只是一个特例,现在心里惶惶,故人中还有谁是?赵复三在1989年和当局决裂,他留下一生的座右铭:舍身外,守身内。不禁反复品味这“身内”二字,究竟守的是有神还是无神?

正学习旧约中的《利末记》、《民数记》和《申命记》,也是分辨不清究竟是人的律法还是神的旨意。月令已至孟夏,春冷披着薄毛衣。

 

~~~~~~~~~~~ 06/26/2020: 秘密党员的分割线 ~~~~~~~~~~~~~~~~~

天!郭秀梅也是。

今天见《华夏文摘》文章,讲到冯玉祥一家在美期间,翻译、保卫、照顾日常生活的几个都是红小鬼。惊见故人,摘抄如下:

郭秀梅,1946随丁光训赴美深造,并在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系选课。在此期间,郭与龚普生等人,开展校园中国留学生福音工作。1948年,去加拿大参加基督教青年会的夏令会活动,返回美国时被海关拒绝入境,原因是郭有CP身份。郭于1952年从日内瓦回国参加建设新中国,在南京大学外语系任教。因丁光训中国基督教圣公会主教的身份,郭秀梅女士的中共党员身份,一直没有公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我去年夏天去的京都,第二次。石姐姐住在京都呀,真是好地方。我家已经又在谈游日本了,下次去找你。保重!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你你京都攻略,来了吗?来的时候一定告诉我。我请你大吃、小吃。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周游喜相逢' 的评论 :
记得你写京都,樱花丽人,文字真美。。。听说朱天心写了个京都的《三十三年梦》,不知道好不好看。
周游喜相逢 回复 悄悄话 黑暗里发出幽微的金光,正是的。从前看过三十三间堂,令人惊讶的绵延和重复,脚走得很累,人的气焰就被压了下去,群像更显威严。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今天读到 houtou72的博文,搬来对一个细节做更正:

文革中金陵神学院的书籍应该没有被全毁掉 (2020-05-19 09:32:06)下一个

我的幼儿园生活是在原南京总统府的东花园(见下图进大门的前右侧)当时东花园的中后部是军队的营房。西花园是孙中山的办公室(见下图的中西部有池塘的部分),也是洪秀全寝区花园的核心部分。东,西花园被中间的中部建筑群,也就是是原洪秀全的天王府建筑的核心部分,后来也是蒋介石的总统府办公室建筑群所在地。1949年后该地为江苏省人民政府所在地所隔开。(注意这里与江苏省委所在地的北京西路的省委大楼地点不是一个概念)

1975年初我又因参加南京市学习毛选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入住江苏省人民政府所在地。那时我原来的幼儿园所在的东部的建筑区已经被围墙所隔开。一天,我等几个人在会议期间出来透气散步,无意中发现了中花园西部的一个小建筑群(见进大门左侧前部的回型建筑所在地),也就是由几个大厅组成,每个大厅状建筑内部的几个房间顶部的结构早已半坍塌或者原来就没有房顶结构。几件破旧的房间门全部被封。出于好奇,我们就沿着已经倒伏的柱子爬上房间的隔墙。发现了房内地面上铺满了堆积散落的书籍。于是我们就跳进室内查看都有哪些书籍。有国内和国外的基督教书籍,也有研究佛教道教方面的书籍。绝大多数书籍上都盖有南京金陵神学院的印章。显然这些书籍是由文革抄查金陵神学院所收交到此的。由此可见,原南京金陵神学院图书馆的书籍和文献相当一部分没有被毁掉。而是被转移到省人民政府办公大院处了。

那是我第一次读到关于圣经故事,也了解到一些太平天国与英国教会联系的知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