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如斯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周末山水 * 泥沼

(2019-08-24 14:55:51) 下一个

季春月底路过泥沼的边沿,仲夏来走步道。

高台凭栏

地藏的眼

近距离,软泥上的青荇

道边的 skunk cabbage 硕叶肥大,可见泥炭之丰。

知情者蹲下身去,伸手从水面上拽出一根露头的树棍,竟有一人多高。她把树棍插回远处,发出警告:千万别走到道外去,这儿是泥沼,掉下去就麻烦了。电影里看见过陷进泥沼,《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蚊子在脸前乱飞,幸亏行前预备了驱蚊的"OFF!"。山上的水体近处不见蚊虫,大约是温度的缘故。

走完一段木栈道,走木屑铺就的路,空气闷热潮湿,蚊子依旧前堵后追。那一根横过的弯树枝如灰蛇草线,林中的伏笔。

受前方的树洞诱惑,离开步道走开阔的青草地,也是为了避开蚊子的空袭。

似乎整个夏季在耀眼的光线中恍惚起来。像一个速写者那样眯缝起眼睛,分辨出线条的走向。树枝成弯弧、树干倾斜,前方闪闪发亮,如时光隧道的出口。

树荫下瞳孔重新聚焦,图像又变得清晰。地上有一截树枝,它苔癣斑驳,弯曲的方向与路右的树干形成很好的平衡。

Lake to Lake,神馈赠两个大湖,人筑一步道将它们联在一起。

在泥沼中穿行,再次走木栈道。地势高低,水湿水干,从路况可以知晓。

秀气的白桦树

终于走出树林的地点,树林外是草甸,路转淖桥忽见。

这是一张枯燥无味的照片,但是记录植被的渐次变化 -- 蕨类、草本、灌木、远处的树林。留意到刚刚穿出的树林全是阔叶树,可见树木对温度真非常敏感。

终于看到一个人工的构架物,走上一座桥。

人站在桥上,依栏看晴空万里,白云映在水中。

在同一处看向另一方向,河水中布满阴霾,树影幽暗。

站在岸边看水中之桥,是一道晴阴的分界。有一对人在桥上接吻,可惜没有抓拍住。

这样巧,“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蒲草已结棒,苇草未见絮。曾经有 Mercer 一家人居住于此。1896年,Aaron 和 Ann 带着八个孩子在这里建起原木小屋,开荒种地。他们所拥有的财物是如此微博,孩子们在晚餐桌上需要共用刀叉。

如今木屋已经不复存在,他们的姓氏被用来命名这一片泥沼。人的生命终究短暂,只有荒野永存。

时间的荒野,荒野的荒野,在这个夏天,这个周末,不早不晚。

水边有一个蓝莓农场,1940年代建,属于市政府。

象征性的围栏

象征性的门。蓝莓可随意采摘,只要你肯穿过泥沼走到这里来。

听见马达的声音,和流水声。一个水泵正在工作,把水抽到农场外面去。一个老人沿着蓝莓树慢慢地朝前走。

像是老树画里的人物,白衣、宽沿帽,悠悠在红尘外。

蓝莓十二色

透过铁丝网看蓝莓,成熟时是单色。

采蓝莓的人很少,大概少有人走到泥沼中间来的缘故。我们带了牧羊犬来的,用 Po-Po 口袋装了半袋蓝莓。

农场面积相当大,沿它的外栏朝前走时忽然想到徐志摩写的,英格兰的乡村风景让他有屈膝下跪的冲动。

碰到一家采摘蓝莓的东欧人,或者是俄国人。全家出动,收获量重到需要走一段路歇一会儿脚。大妈穿俄式长袍,扎白色透明的蕾丝小头巾。农场里还见到一条俄式花朵图案的大围巾忘在蓝莓树下,心想这么热的天怎么戴的住。又一想才明白,这是他们采集蓝莓的方法。围巾平铺在地上,使劲摇蓝莓的树枝,把莓子像雨点一样摇下来。

她们一定很怀念在家乡做果酱的日子。

与他们反方向而行,又走回桥边。最后的一瞥,紫花在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是老先生 :)) 白熊周末快乐!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极好,喜欢那张老妇人的照片,说不尽的时光
lept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那我就癡癡地等著。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有趣,没想到。
我这可是“紫花印”呢 -- 清制,中央六部、都察院,以及外省督、抚之文书,盖紫色印。
不过我还是更喜欢“落款”的说法。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epton' 的评论 :
我接下来写一篇狗狗补偿你,好吗。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如斯' 的评论 :
国人画画都喜欢落款,一般都落在画的边上、角落,既不夺目又醒目,有时候可见落在画中,有些还有书写几行字(大师级)。你的落款既不醒目又夺目—最下面的紫色小花。: )
lepton 回复 悄悄话 噘嘴。 看到最後也不見Ziggy出鏡。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看见你写徐志摩,想到小说《长日将尽》里有关英国乡村描写。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落款在那里? :))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线条,全是线条,长的短的粗的细的,如斯的夏日速写画很美,还有落款。 : )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邕' 的评论 :
所以得写下来,不然以后忘记了我的创举。写这一篇时我家wi-fi出状况,断网连连。照片的帖子,我都是先贴了照片,然后在各张照片底下码字。每一张底下先薄薄码几个字,然后再加厚,絮棉衣一般。昨天断续在码,忽然就不能修改了。一个未完成稿,谢谢阅读。
阿邕 回复 悄悄话 看到你们用Po-Po口袋装蓝莓,仍不住笑出声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