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30年后,在母校重逢那个住在我上铺的女孩

(2023-11-13 06:40:03) 下一个

大概在1993年的秋季,春曾经到北京旅行结婚。那时我还在北京工作。记得那天晚上,丈夫从食堂买了几个菜,相聚于我家。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春的新婚丈夫。

自此以后,一别三十载。每次回国,总是这样那样的理由失之交臂。此次回国,计划中一定要见春一面。正好春也没有外出出差开会和旅行的计划。于是相约于母校见面。

临行前的一天,在家与妈妈弟弟妹妹吃过午饭后,弟弟开车送我到妹妹家。再由妹夫送我去母校。春所工作的大学与母校分别在马路的两边。

约定的地点有两个出口,我们开车到了,却看不见春。打电话联系,春在另一个出口那里等候。于是,我下车在路口等待,远远的看见春走了过来。身形、步伐、体态,一如从前,一眼就认了出来,我兴奋的招手,春也看见了我,也开始招手。

我们相拥,随后手拉手过了马路,走进母校。妹妹后来说,她和妹夫掉头往回开时,正好看到我和春手拉手过马路,笑着说,你们俩,就像当初我在校园里看见你们时一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进入校门,需要登机拍照,繁琐的很。

这么多年过去了,春的变化真的不大,依旧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只是脸上多了一些皱纹而已。春依旧工作在教学第一线,今年暑假期间就有九个研究生毕业,看着春众星捧月一般站在九个年轻学生们中间的老友,为她开心骄傲。

校园变化很大。走啊走啊,一直走,一直聊。

曾经住过的寝室,如今变成了电子工程系的宿舍楼。走累了,我和春坐在楼前的石凳上,吹风,畅叙。

 

曾经日日走过的小花园,丁香花盛开的时候,我和春站在树下,用了整整一个下午来寻找五瓣丁香。

今年五月,丁香花再次开放之际,写过一篇短文《住在我上铺的女孩》,和大家分享我们曾经有过的青涩年华。

睡在我上铺的女孩

春是我大学时代最亲密的闺蜜,住在我的上铺。当时有个不成文的惯例,每隔一个学期上下铺对换。因我有严重的恐高症,善解人意的春一再强调她喜欢上铺,于是,我心安理得地睡了四年下铺,而春则爬了四年的上铺。

春说话干脆利落,做事雷厉风行,颇有大姐大风范,便理所当然地成了宿舍的舍长。

春生活严谨,作息规律。那时正值金庸的武侠小说和琼瑶的言情小说流行校园。晚上熄灯后,人手一只手电筒,熬夜读小说,只有春按部就班雷打不动。每天清晨,在大家蒙头睡懒觉之际,春准时六点起床,去大操场跑步。然后背诵英文单词。午饭后,大家都歇了午觉,春一手各拎两只暖水瓶,去水房打开水。然后用拖把擦地。虽然我们同龄,但是春却相对成熟稳重许多,在小事上从不计较。在春潜移默化的影响下,舍友们之间的关系也相当融洽,无需排班打开水、擦地、打扫卫生。大家都积极主动抢着干活。

我由于在家时没有洗过床单被罩,不会使用搓衣板,第一次便把手掌磨出了血,春亲自示范如何使用搓衣板。有一次竟然主动帮我洗了床单,我一再感谢,春则说反正她没事,搓吧搓吧就洗了。春在家里是独女,只有一个哥哥在海军服役。对于春的能干,甚是好奇,原来春的父母年龄偏大,身体欠佳,所以她从小就帮忙做家务。我虽为父母的长女,但却在宠溺中长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离家前只洗过一些贴身衣物,从未洗过床单被罩等大物件。春也经常为生理期的其他舍友主动洗衣服,她的大度和宽容赢得了所有室友们的尊敬。

刚入学的第一个学期,全宿舍的女孩子们在春的带领下,一起到阶梯教室上课,一起去食堂买饭、一起到图书馆上自习,可谓浩浩荡荡。到了第二个学期,便各自结伴,两两一伙。自然而然地,我和春结成一对。其后的几年时间里,我和春同进同出,相伴度过大学时光。

春的肤色白皙细腻,两排贝齿整整齐齐,笑起来有一对浅浅的酒窝。个头不高不矮,体型不胖不瘦,个性直来直去。其他女孩子们长发飘飘,风花雪月,春一成不变地齐耳短发,学习运动。记得我们躺在床上,沉迷于金庸的武侠世界和琼瑶的浪漫爱情,春认真地阅读英文原版小说。几经煽动后,一日午间,春终于捧起了琼瑶,没看完一页便弃置一旁,直言胡编乱造不合逻辑。造化弄人,最讨厌英文的我飘洋过海,万般无奈被迫拾起英文。而英文超棒的春留校做了老师。刚出国时,与春的联系频繁,还彼此调侃阴差阳错,命运跟我们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

春来自山东,是一个寡言少语的女孩。记得有一次外出,乘坐的公共汽车陡然一停,旁边的一个中年女人踩了春的脚,痛的春叫了起来。中年妇女非但没有道歉,反而责怪春大惊小怪,吓到了自己。春非常气愤,嘴唇哆嗦说不出话来。而那个女人一直喋喋不休地教训春太过娇气。春气的憋红了脸,一拳打在女人的肩膀上。女人吃了一惊,大声嚷嚷。春不说话,握紧拳头,怒目相向。女人有点害怕,终于闭嘴。我们也大吃一惊,平日里和善忍让温和大度的春竟然主动出拳。春说她从小嘴笨,不会吵架,一生气,就更张不开口,所以气急了便会动手。

进入大二后,女孩子们纷纷谈起了恋爱。春与我们班里的学霸坠入爱河。恋爱中的春开始变得小女人起来,脸上终日漾着笑意,说话的语气柔和娇嗲许多。我们嬉笑着调侃春,春涨红了脸恼羞地和我们打闹。一日午后,春终于放下了英文,捧起了勃朗宁夫人的十四行爱情诗。花季少女,无忧无虑,恋爱中的女孩,整个世界都沁润爱情的芳香。自此春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给了热恋中的学霸,和我聊天闲逛的时间骤然减少。难得的一个周日午后,我和春走进久违的小花园,分享彼此的爱情故事。站在紫色的丁香树下,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寻找象征爱情的五瓣丁香。

八十年代中期,正逢台湾校园民歌风靡大陆。青春年少的我们,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美丽的裙裾穿过春天的风沙,与歌声一起飞扬。“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我和春,手拉着手,哼着歌,漫步校园。

又是丁香盛开的季节,偶然间又听到这首歌,那些美好的、单纯到极致的往事轻轻冒出记忆的土壤。大学时代最亲密的闺蜜,住在我上铺的山东女孩-春,已经是一所大学的教授,著作等身,桃李满天下。年少的我们,曾经无话不谈。时隔多年以后,重逢在网络,似乎已无话可谈。最初还有日常的问候,疫情三年,连简单的问候也免了。那些曾经的美好,诉说不尽的青春往事,校园友情,在漫长的岁月里,化成光阴故事里的一缕轻烟,渐渐淡去。正如歌中所唱的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

岁月在时空流淌,虚化了记忆,淡漠了情感。光阴流转中,我们都变了,犹如两条轨道的火车,开往不同的方向,渐行渐远。“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以及远去的笑声,再次的见面我们又历经了多少的路程?不再是旧日熟悉的你有着旧日狂热的梦,也不是旧日熟悉的我有着依然的笑容。”熟悉的旋律,越来越陌生的旧友,不知你是否记得我们曾经上下铺的青春时光?记得你曾用搓衣板为我洗过床单?往事历历,我都记得,亲爱的春,始终记得你的笑,记得你的真,记得年少岁月里的所有美好和纯真。(0905-09062023刊登于世界日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1)
评论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确实如此,慢慢你就会发现,王府的同学们也是这样的:)今天那个卡卡是不是你呀?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碼農學寫字' 的评论 :
哈哈哈,就是:)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迟到的节日祝福,亲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大学姐妹情,哥们情,几十年以后,淡了,正常。可是,一旦大家聚会,突然发现还是几十年前的同学,没有阶级,没有市侩,依然直呼其名。中间几十年没有交集,留下的只是几十年前的纯真回忆。
碼農學寫字 回复 悄悄话 那一拳挥得解气:)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祝杜鹃感恩节快乐!阖家幸福!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确实如此,多少年不见,一见依旧如故:) 西西周末快乐!
xiaxi 回复 悄悄话 杜鹃和春的友谊让人感动!
学生时代的情谊让人终生难忘,我的幼儿园同学至今见面都是亲切无比。
周末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蘑菇周末快乐!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少女情怀和友情,杜鹃写得真美。那时候的大学生都很单纯,结下的友谊经得住时间考验。我也感觉跟大学和中学好朋友再见面的时候,都是秒回到从前,就像没分开过一样。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挥拳那一刻,我们也惊呆了:)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那会儿,忙着要考重点中学,重点班,然后考大学,学习最重要,父母从不要求做家务:)小时候偷懒了,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小小说得对,原来以为多年未见,会比较生疏(国内的同学隔空交流,很难畅所欲言:),没想到一见面没有一点隔阂,瞬间回到从前:)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亲,俺只是工作过几年:)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是的,老友重逢,也是一大喜事:)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谢谢沈香亲,见到亲朋好友总是开心的。校园变化很大,扩大了很多,一些旧楼还能看出过去的一下影子:)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纯美的文字和记忆!春真是个有个性的女孩,挥拳那里让人觉得很痛快呢:)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杜鹃真是娇娇女,上大学了还没用过搓板啊!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登崇俊良,求真至善:))
杜鹃与春的重逢及同学情令人感动!我也有体会,大学同学间纯真友情,不论多久没有联络都不会影响彼此的情谊,只要一见面,同学真情依旧!
很漂亮的校园。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还记错, 哎, 还以为自己记性好:) 不过北大清华一样都是最高殿堂:))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重逢知根知底的昔日好友,很自然地也会回到往日相处的氛围。好文!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写了,在你回国期间写的。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6644/202309/4141.html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忘了说,杜鹃的校园好漂亮,像公园一样。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杜鹃写得真好,我也感受到了你这次回国与30年未见的老同学重逢的喜悦。《住在我上铺的女孩》这篇文以前我有读过,今天再读再赞!让我也想了住在我下铺的老同学。祝杜鹃冬安!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真的呀,麦子,赶紧写出来:)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有人说,身体好的人夏天身体发凉,冬天发热。如果夏天体热,估计身体不是太好。不知道对不对?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爱栀子花' 的评论 :
唉,最恐怖的不是家庭破裂,而是长时间走不出来。我这次大学同学只见了一个,中学同学见了3个。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lfie' 的评论 :
你是小朋友啊:)谢谢分享你的经历。 祝福你愉快安康!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比我们在时 漂亮多了:)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美好的重逢,青春的回忆,我这次回去也见到了我的上铺,特别高兴。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老同学老朋友时间久了,似乎也有了亲情的味道,各自生活的不同可能会导致共同话题的减少,但是感情还在,一旦见面,还是蛮亲切的。暖冬,我是在清华图书馆工作过几年:)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不知道为什么,夏天,她的手心就挺热的,她身体很好的。夏天两个人牵手,我就感觉很热,所以就用一根手指头,她也是用一根手指头,两个人勾着手指头走路。好玩吧?
我爱栀子花 回复 悄悄话 我这次回去见了2个老同学,其中一个40年未见过。这个同学事业有成,家庭破裂,我看她根本没有走出阴影,孩子也受影响。
elfie 回复 悄悄话 I was only a little kid in the mid 1980s.
And I certainly don't have contact with any of my college roommates.
They're the bygones for me. There's zero chance I'd see those people again.
One has already died from a car accident right after graduation.
So is life. You can't step into the same river twice.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很诗意的校园,杜鹃的母校之旅特别美好~~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记得杜鹃曾经在北大图书馆工作的。
杜鹃好文,春是好室友好闺蜜,不过也如你说的,曾经的闺蜜也会因人生轨迹的不同而渐行渐远。为你高兴这次回去又见到春了。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谢谢荷姐海夸哈:)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哈哈哈,勾着一个手指头,亲,这是啥套路:)我们30年未见,后来虽然交流越来越少,但是一旦见面,时间统统滚蛋了,一瞬间就回到了从前,没有任何隔阂,又是无话不谈了。老同学估计都是这样子的,感情基础结实:)
canhe 回复 悄悄话 杜鹃不亏是作家,文采斐然,《睡在我上铺的女孩》写得真好,大学同窗纯洁的友谊,春一个自律自强,助人为乐,又有鲜明个性的学霸形象跃然纸上。
山西大学校训:求真至善,登崇俊良,自强报国。学习了。谢谢杜鹃佳作分享。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杜鹃好文采!大学里的女生好像都是这样,第一学期大家都混在一起,后来就找自己最心仪的伙伴,两个人天天腻在一起,一直到大学毕业。我的大学闺蜜和我不是同一个专业的,工科院校,女生少。她的手心发烫,夏天的时候,我们两个一起走,我们不是牵手,而是勾着一根手指头。哈,想起来好有趣儿。我与杜鹃不同的是,我的大学闺蜜也在美国,我们相距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现在还是闺蜜。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zhi' 的评论 :
据说是校训,以前反倒没有听说过:)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zhi'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来访,谢谢鼓励!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那就暴露了哈,我才不上当呢:)菲儿的小学还在,我的小学已经面目全非了:)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那就暴露了哈,我才不上当呢:)菲儿的小学还在,我的小学已经面目全非了:)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据说是山大的校训:)林老师好!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是的,体育场也漂亮的不得了。请领导喝茶:)
diaozhi 回复 悄悄话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2023-11-13 09:54:07
“登崇俊良”- 是哪一个大学的门楼?

山西大学?
diaozhi 回复 悄悄话 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2023-11-13 10:23:38
"睡在我上铺的女孩"写得真好,作家水平。

美文共欣赏。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杜鹃作家好文,我上次回去看小学,也是好感慨。"睡在我上铺的女孩"写得真好,作家水平,可以参加王府活动,哈哈哈。那些风华正茂的如歌岁月,让我想起了自己大学的同坐,一个打扮得有点像男孩子,但特聪明,讲义气的班长。。。。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登崇俊良”- 是哪一个大学的门楼?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现在的学校真是建的越来越漂亮!
山东妞很能干,大方,好处。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