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1-08-02 06:16:05)

一张会议厅的旧照片 这张照片摄于1989年的秋天。北京国际展览中心的一间会议厅。 那一年,我已经参加工作。先生正在科学院读博士。我们刚刚结婚。十月份,先生在北京参加一个由中国、美国和日本三方召开的国际学术会议。会议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举行。 一天,我也随同先生去了国际展览中心。混入了参加会议的人群。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学者的讲座,以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2)
(2021-07-30 08:30:53)
得失之间最近几年,一直赋闲在家。奔波劳碌多年,难得一段清闲时日,便重新提起笔。最初是在博客上写一些游记、随笔、散文和小说。后来开始向《世界日报》等报刊投稿并相继发表。也曾参加各类征文比赛并获得奖项。两次获得北美汉新文学奖短篇小说优秀奖。虽然一直在提醒自己,所有的一切,均来自神的恩赐祝福。也一直在自我警醒,作为基督徒,写的每一个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5)

前几天,收到了《阳光屋》的样书。无论从纸张的质量,封面的设计、色彩,较之前出版的《旧梦如风》都大有提高和改进。最吸引人的是里面的字体很大,读起来非常的舒服。一点也不费眼睛。 如果说四年前出版《旧梦如风》时,更多的是激动、喜悦和兴奋,因为那是平生出版的第一部小说集。但是也深知很大程度上为了出书而出书,幼稚也粗糙。所以,收到样书后,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8)
(2021-07-26 16:19:27)

一束康乃馨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购物时总是喜欢买一束鲜花。应该始于住在芝加哥的那些年里,最早是先生买菜时,顺手买一束玫瑰,而且总是红色的玫瑰。在寒冷的冬季,没有色彩的冬季,一瓶红色的玫瑰,便可满室生辉了。 后来,我也开始买。才发现鲜花的种类很多。红色的玫瑰太单调了。我偏爱黄色的玫瑰,而黄色的玫瑰不常有,但黄色的鲜花却常常有。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清华园忆旧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曾经在清华大学科学研究技术处(简称科研处)工作过几年。 科研处当时在清华园里办公。清华园又称工字厅。据说因其前、后两大殿中间以短廊相接,俯视恰似一工字,故得名工字厅。 工字厅左右对称,极其工整。进入大门,与门洞相连东西各有一溜南房,西边就是科研处的办公室。出门洞,下石阶,一条东西向水泥小道,分别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4)
(2021-07-18 14:38:29)
这是凌鼎年先生为我最新出版的竹心短篇小说集《阳光屋》写的代序。再次特别感谢凌老师。谢谢凌老师的鼓励和希望。希望自己的眼界能更宽阔一些,写作更大气一些。不过很难,小女人很难写出大作品的,估计只能在小女人的儿女情长和细碎小日子里,胡写乱画了。 竹心的文学之心(代序) 凌鼎年 我的海外文友、朋友很多。曾经有一抽斗的名片,但如今只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6)

自序 二〇一七年的春天,第一部中短篇小说集《旧梦如风》由美国南方出版社出版。是平生出版的第一本书,作为母亲节的礼物送给母亲。一晃四年过去了,疫情过后的这个春末,第二部短篇小说集《阳光屋》再次由美国南方出版社结集出版。 《阳光屋》收集了从二〇一七年下半年至二〇二一年上半年间,先后发表的二十四篇短篇小说。其中《无家可回》和《阳光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6)

对于时尚,自知比较另类。每每忽略看似琳琅满目的流行款式,因为不管是否流行,喜欢的会一直喜欢,否则即便再流行再时尚也不会浪费一毛钱。反而比较关注流行色彩。赤橙黄绿青蓝紫,灰粉蓝粉咖啡粉,春天的五彩缤纷,炎夏的热烈靓丽,秋季的淡雅沉静,冬日的浓厚温暖,自然界的所有色彩以及色彩融合后的多彩纷呈,总是令我目不暇接,沉迷沉醉。 对于流行款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6)
(2021-07-10 04:50:09)

母亲心灵手巧,编织功夫一流。从小,全家人的毛衣、毛裤、毛背心,皆出自母亲之手。记得儿时我和妹妹穿着母亲编织的毛衣和毛背心,走在大街小巷,被赞为一对姐妹花。在那个贫瘠的年代,因着母亲一双勤劳灵巧的手,我们的童年岁月温馨美好。记忆里,每年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窗台一角,主要是显摆自己配色手工缝制的窗帘。无法与专业的相提并论。只是一针一线缝进了心思和感情。
大丽花花开正艳。 前院一棵花树,开满了淡青色的小花,上网一查,是琼花。花香扑鼻,剪枝插瓶,花香满屋。
自己烤的椰丝面包香气扑鼻。 文竹,亚马逊送来时袖珍型的小花盆,2个月后,今早换了大点的花盆,看它一点点的长大,繁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7)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