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NY

拿得起,放得下。
正文

我被告知 “无法胜任工作”

(2020-05-07 09:39:21) 下一个

从好几年前开始我参加了一个医疗中心的志愿者服务, 利用工余时间参加活动。  这个中心面对的主要是失去亲人的家庭成员,通过心理辅导和一些活动来帮助他们走出阴影, 面对新的生活。我们一行人都经过了严格的培训, 并都做了而且通过了严格的背景调查(FBI。。。), 连我念研究生时的经历都翻出来了, 就不知他们有没去北京调查啦。 

这次疫情中, 纽约不但有许多的医疗志愿者支援,也集中了很多的心理医生和志愿者。  心理辅导不仅对病者和病者家属, 失去亲人的家庭, 也面对压力过重的医务人员; 有时病人和医务人员产生的矛盾也需要心理治疗来缓和。  我在3月份的时候报名参加活动中心的志愿活动。  但是一直都没有被“召唤“。  显然人仰马翻的情况中, 我们这样的外围志愿人员, 还没有被用到的时候。  

不过两周前, 中心开始联系我们了。 首先对我们进行了检测和辅导。 先是另外一名美国白女志愿者被联系了。 我们关系很好, 她之后立刻告诉了我, 但是没有透露任何被联系的内容。  然后我也被联系了,但是结果真出乎我的意料。

电话是中心一位负责的心理医师 B 打来的。 以前经常在活动中见面, 他也给我们做过培训。 先是一番寒暄,我告诉他了我今年一来的活动细节, 怎样从中国回来, 自愿隔离, 然后在家上班, 等等。   然后他问我, 能否想象这次的需要咨询的对象会有什么不同, “想象最惨烈的情况”。  我说能想到的,一是这次亲人离去的更加突然, 病人家属没有心理准备, 更愤怒或者伤心; 二是可能有的家属都见不到亲人的面就迎来了遗物和骨灰,更加崩溃。 后面这一点, 我是根据我在中国知道的情况以及方方的日记想象的。  不过说到这里我的情绪先动荡起来了, 这在心理辅导中是大忌。   幸亏是电话中。 

然后B医师说,假设有一天我在和一位男士面谈, 你负责在休息室与他的孩子在一起等待(这是通常我们义工要做的事情, 我们是不能做真正的心理治疗的)。 他的孩子问你, “ ‘什么时候他们会把我妈妈的头割下来’ (when are they going to cut my mom's head off ), 你怎么办?”。 我当时就呆住了, 想不出孩子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  就说想不到这样的问题,如实反问回去。 

B 心理师说,孩子的妈妈去世了, 孩子问外婆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外婆说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 但是她在天堂一直看着你。  可是孩子亲眼看到妈妈“睡”在那里, 小心灵里就想像会有人把妈妈的头取下来, 放到天堂去。 我听到这里已经哭出声了, 诚实地说我不能把握 (handle) 类似的场景。  心理师说,我也同意, 看来你“无法胜任类似的工作”。

疫情给人的打击, 不仅仅是失去亲人,或成人的失业。 它从全方面地震颤了社会。 这件事我本想前些天就写写, 但每次都写不下去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7)
评论
心镜 回复 悄悄话 我前两天听一个心理学讲座,提到在重大公共危机时,做心理疏导的专业人员,必须要“灾难心理疏导”的专业培训,因为这种疏导和日常的心理治疗有非常不同的特点,和方法。
医生或者心理医生本身选择这个行业同理心比普通人重,在灾难面前,PTSD冲击也比普通人严重很多。我每天看新闻,都会流泪,难以想象这些医生们是怎样压抑着悲伤,奋力前行的。心理治疗师面对的恐怕更为惨烈。要在情感上抽离自己,并不丢失同情同理心,恐怕真是很难。。。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昨天下午5点多发了一个帖, 再没上网。 之后做了两套瑜伽, 跑步, 一身大汗冲凉, 睡觉! 9小时酣睡, 今早满血复活。 :)

没有及时回复下面的留言, 抱歉啦。 谢谢大家分享观点! 这个帖是昨天中午写的, 也不知道斑竹是什么时候放上来的。 谢谢斑竹的支持和信任! 无以回报, 只能好好用心写帖啦!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engdai8' 的评论 : 谢谢留言分享, 祝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stlePines' 的评论 : 谢谢留言, 祝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stlePines' 的评论 : 你说的特别是呢。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需要及时调整。 休息,运动,gardening 都有帮助。 做心理咨询也是好方法。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ymover' 的评论 : “女儿一直在医院做义工,就是陪伴,安慰病人家属,疫情发生后就被通知,学生义工都暂时不需要去医院了,等通知。 ”
===
没想到停停有这么大的女儿哦。 是的, 现在医院很忙乱, 也是为了保护学生们。 谢留言, 祝平安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ldentate1' 的评论 : 你说得很对。 那个学生可能就是因为接触太多负面自杀了。
写南京大屠杀的张纯如就是, 扔下老公,孩子,家人。 但她是抑郁症, 内分泌出了问题。
谢留言, 祝平安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anreninus' 的评论 : “你这文一出,又有人要忙好几天了,哈哈!”
===
和一个在Twitter 很热的美国朋友聊了, 求教。 被告知 “don't feed the trolls, just ignore". 看来我修行不够啊。 今早起来还注意了一下点击, 不知斑竹什么时候放首页的, 反正早上是6,7千絳。 看来我还是不能完全 ignore 啊。 我们一起努力吧! 谢谢留言, 祝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京妞是个爱憎分明、内心强大的人,局气!”
===
谢谢美言。 我哪有辣么好啊。 不过觉得韩寒很酷就是了, 哈哈。 谁要真想成“网红”, 就想想他说的话 “ “网红算个P, 谁也别装逼”。 不是也有人说他造假抄袭么, 我算个啥呢。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盈衣' 的评论 : “博主是个好心人。如此虐心的生死问题除了心理医生,恐怕只有牧师之类的人才能胜任了。”
===
牧师可能会理解孩子为什么这样问, 我完全想不出。 谢谢小花留言。 祝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这样啊,还是不能胜任比较好,这个工作实在太难做了,好人也会做奔溃的。谢谢分享啦,祝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
===
对啊, 平时还比较可以, 因为主要群组活动。 现在基本是一对一的, 很会崩溃的。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有些心理问题不是几句话就能彻底解决的。”
===
是啊, 突发性的可以; 如果是人格上的就没法了。 谢谢分享观点, 祝平安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这问题好虐心啊。。。。”
===
是啊, 孩子的原话是 “ Cut my mom's head off", 泪奔! 谢谢花鹿留言, 祝平安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这点事' 的评论 : 谢谢留言。 祝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康赛欧' 的评论 : 谢谢康康。 其实你也一样! 只有特别极端的人才会想岔了呢。
dengdai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stlePines' 的评论 : 同意,我同样医务多年的战友谈起WH在疫情的救治也是心有余悸。我们见过生死如常的人在突发的大量病人面前,没有救治方法而显得很无力。祈愿疫情很快过去!!!
mymover 回复 悄悄话 女儿一直在医院做义工,就是陪伴,安慰病人家属,疫情发生后就被通知,学生义工都暂时不需要去医院了,等通知。
CastlePines 回复 悄悄话 纽约很多年轻医生在短时间内见了太多的死亡病例,心理的承受能力经历PTSD.
doldentate1 回复 悄悄话 这区是对每个人的承受能力都是一个挑战。我附近有一所高中,法发生过多次学生卧轨自杀。去年,有一名华裔男生,组织活动,帮助有心理压力的同学。但是三个月后,他自己卧轨自杀了。

美国医学院要求入学社情人,必须有半夜在医院做义工的经历,就是希望申请人确定自己确实可以承受那种压力,而不是为了一份好做工。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你这文一出,又有人要忙好几天了,哈哈!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京妞是个爱憎分明、内心强大的人,局气!
花盈衣 回复 悄悄话 博主是个好心人。如此虐心的生死问题除了心理医生,恐怕只有牧师之类的人才能胜任了。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这样啊,还是不能胜任比较好,这个工作实在太难做了,好人也会做奔溃的。谢谢分享啦,祝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有些心理问题不是几句话就能彻底解决的。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这问题好虐心啊。。。。
北美这点事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谢谢分享。
康赛欧 回复 悄悄话 在这个时期做义工的人,都是非常心地善良和非常有爱心的人。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检测是否能够胜任。 那个白女也没“录取”。 谢留言啦, 祝愉快。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发你链接了。 保重。 祝平安快乐。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这心理医生问的问题有点负面。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好。 悄我。 谢谢京妞。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谢谢你的转发。 真正的名单很长, 如果需要我给你原文的链接。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我们最近样品很多。 全面复工以后的样品估计更加会源源不断。
这周竟然在清洁后的物体表面测出新冠阳性( 医院的电灯开关)
确实令我很惊讶这个病毒的Tough 。 还是要严肃对待, 不可松懈。 那天你的关于裁员名单的博文我转发给朋友, 他们都很受益, 谢谢你京妞。 我们一起努力。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美国的环境测试有希望快出来吧?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不在乎个别人的态度, 但是对 WXC 本身还是在乎的。 刚开始的时候WXC 给我很多帮助, 现在其实是回馈 WXC 的时候了。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是的。不提也罢。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哈哈, 你太逗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京妞, 最近好像你被抛到了风口浪尖呢:)
文学城水深众所周知的, 君不见, 有多少博主黯然离去; 更有多少博主至今隐姓埋名。。。:)
上来问好京妞, 网络的一两个人以及一两句话, 把他们蛛丝一样轻轻抹去; 谁在乎呀?“
====
还有博主关闭博客。 其实就是因为最近的博点击多了点。。。 不提这些。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嗯, 蓝蟹你也是, 多保重。 :)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嗯, 超忙。 不过我会抽空上来的。 你也多保重。:)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京妞, 最近好像你被抛到了风口浪尖呢:)
文学城水深众所周知的, 君不见, 有多少博主黯然离去; 更有多少博主至今隐姓埋名。。。:)

上来问好京妞, 网络的一两个人以及一两句话, 把他们蛛丝一样轻轻抹去; 谁在乎呀?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好几天没见芋头了。 忙吧?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是啊, WXC 那些特了不起的人, 我更不能handle了。 :)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谢谢!芋头也多多保重!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芋头_2020' 的评论 : 是啊, WXC 那些特了比起的人, 我更不能handle了。 :)
芋头_202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蓝蟹一如既往的幽默:)哈哈。 问好蓝蟹。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其实文城也有不少网友需要帮助和心理辅导。天生我材必有用,相信京妞在文城一定能大展身手治愈一批患者。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