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当官记

(2007-06-06 19:11:06) 下一个

作者:李守本

在中国国内的同学做官的,省部级的一或两个,厅局级的稀松平常,处级县团级的比比皆是。虽然都是吃技术饭的,不过其中没有一个,包括大学教授在内,敢说自己是清廉的。

在美国的同学中,做的最好的,应该是到了处级,也就是做中部某州某厅研究与开发局的一个局长。用同学自己的话说,叫千里觅封候的了。

我的这个同学,人长的很俊美,一米八的高个,皮肤细细白白,未说先笑,两个酒窝,人见人爱,出国不是很早,大概也就是1993年前后。开始是陪读,后来自己念了博士,再加MBA,早听说他干的很好,除了在厅里面供职,还是州立大学的名誉教授,没想到转眼的功夫,就做到局长了。

同学的太太,也是出名的美貌和女强人,名校的PHD毕业,在一家很不错的医药公司工作,现在既然老公事业有成,干脆就辞掉自己工作,相夫教子,做起了全职太太。

其实我这同学,出身也很简单,父母都是乡村的干部,可是非常的会做人。在大学的时候就是全国有名的新长征突击手,到大学毕业的时候,和女朋友双双从外省分配进北京,不久就成为全国某大研究院的团委书记,享受正处级的待遇,如果一直的坚持下去,部长不敢说,因为竞争的能人太多,而且要有背景,但我这个同学,以他的能力和为人,做厅长绝对是应该的了。

可是他突然间就决定出国了,义无反顾,而且是陪读。

不记得是谁说过,是金子,他总会发光的!

大陆的一代移民,我的同学中,做大学教授的很多,而且是越来越多。

历经十年磨难,我的这个同学,他终于也发光了。而且是美国的县团级,这在CBC中,应该是少见的。

现在轮到我自己,按照国际惯例,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小科长,营长或公社书记的干活,手下具体没有管人,可是因为主管的是要害业务,并直接向局长汇报,有很大的软权力,虽然和出国前相比整整地降了一级,而且压力很大,可是周围100多号受过上等教育的美国各色人种,感觉还是比较舒服的。

尤其是看到平素里高傲不可一世欺负有色人种的美国白人对你服服贴贴敬佩有加的眼神。

虽然他们敬畏的是权力,佩服的是你的技术。管他呢!

奶奶的,你们也有今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