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青发

(2014-12-02 14:03:30) 下一个
青发

人性中一定有什么小恶一直令上帝放心不下。故而在七情六欲使人发狂发癫发傻之外又暗伏了一笔。以供人们在消遣娱乐之余有所警惕。甚至还可以用来自罚。那就是青发。

青发不入五官之列,不会流连顾盼,不会道听途说,不会信口雌黄,但也是一种表情。古时,束发是大事儿。幼子垂髻, 童子总角,年至十五,方可束发。《大戴礼记?保傅》中记载,“束发而就大学,学大艺焉,履大节焉"。明人归有光在《项脊轩志》中也写道,余自束发,读书轩中。看来古时的书和礼,真不是随便就可以读,可以学的,必须能正衣冠,端得住才行。男儿束得紧,女孩也不马虎,也有另一番约束。十三豆蔻,十五才及笄,才可以插簪子,以示待嫁闺中。一俟结婚女子便要束发结髻,昭示花落有主,不让他人惦记。

束发,非同小可。剪发,也极有分寸。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儿。读着都沉重,哪敢掉以轻心?故江南旧俗里,男女订婚时,有“束发托身”之说。夫妻择日完婚时,男方要送女方庚贴,女方要回庚贴。庚贴上要写明姓名,出生日子时辰和完婚时间。女方回庚贴时,会附上一束乌发,用红头绳扎着,作为定情托身,以身相许之物。婚宴当天, 则更进一层。在喝交杯酒,拜天地之后夫妻还要各剪一绺头发, 相互缠绕起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以誓结发同心,生死相依,永不分离。小儿女循规蹈矩,大丈夫也不轻越雷池。曹操纵横一生,斩敌无数,但也曾差点搬了自己的脑袋。那是征张绣时,为示爱民,他曾严令兵马不得践踏田中稻谷,违者斩首。但偏偏他的座骑不禁鸟吓,竟慌不择路,踏烂一大片稻田。曹操无法吞下刚吐出的口水,便挥剑要自杀,旁人惊慌,急忙拦下。三五劝阻后,他最终割下了一绺头发代替了割首。

 

步入现代少了礼教自然也就不再讲究束发。发髻一摘,头发一散,心眼就四处活了。平长薄厚直垂卷曲皆由人意。也不再拘于黑白两色,各色涂料随意泼洒一会儿是一挂乌黑瀑布一会儿是七彩万国旗,一会儿是红黄蓝三文治。蓬松时一根根青发都站起身来或前仰或后合勾肩搭背构成一个个鸟窝沉静时紧贴地面一红一黄阴阳对望汉楚两治。更有人万黑之中忽飘出一缕红一缕白一缕绿一缕青来,没有了瓜皮帽, 硬造出一顶真丝瓜皮来.


我,秀发总是单纯。稚子心中,第一次撞怀的是,一条乌黑油亮齐腰的大辫子。在根处,还系了一只红绳蝴蝶结。那是小学班主任。年龄渐长,青春朦胧,人事恍惚,曾见过女人最美的瞬间,却是在大学。沐浴归来,女孩面颊白皙娇红,双手抚发,头微右倾,半面轻掩。直叫人目瞪口呆,忘却自己。难怪女人的乌发颇有灵性,时不常穿梭游戏在唐诗宋词之间。


            怕郎猜到,奴面不如花面好
            云鬓斜簪,
徒要教郎比并看


            羞答答不肯把头抬,只将枕捱,云鬓仿佛垂银钗,偏宜鬏儿歪。


女人如水,也如发。水有止水,亦有活水。发有曲直,也会说话。羊角辫,童稚;短发,调皮;长发披肩,飘逸勾人魂魄;板寸,则带一口江湖气。女儿少时,清汤挂面,自然中一片清纯,秀丽天成,那用造作。风华易逝,春光难留,烫起波浪,寂寞中就会注入一溪活水。在月光下,小楼上,轩窗内女子默默地梳理长发,直叫傻男人目瞪口呆,脚重难移。而在闲话时,女孩有意无意撩拨自己的鬓发,也会让人颇受不了。所以,愚蠢的男人才读女人心,聪明的男人会读女人发。女人的头发,多少吐露了她小小心思里的蛛丝马迹。


人是泥。头发粗涩,黑硬。丛棘间长满了元明之交,春秋演义。不提越王勾践的削发明志和苏秦的头悬梁锥刺骨,世说新语载,陶侃自幼家贫,同郡范逵举孝廉,借宿其家。没有米粮待客,陶侃的母亲就剪下自己的头发,卖给做假发的人,换得几斗米,并把柱子砍了做柴火,给范逵做饭。范逵非常感动,到了洛阳便四处帮陶侃宣传。后来,陶侃步上台阶,终成一代名臣。现今宦海也深黯此道,上司左分,我不右拨;领导锔油,我不干洗,却连一点王连举的二分头的个性都没有。心计和权术把男人的头发都物化了。


故,相发之道,我还是相信女人。长发懂得长发,人有感情,才能读出感情来。女人能让头发哭,头发笑,头发飘,头发痴,能勾人魂魄,又能小手婉拒,实在可以当不吐字的话儿说出来。男人则粗发寸短,心思拘谨,情丝枯萎,着实没啥好摆弄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