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若敏:手机遇险记

(2020-06-01 14:04:37) 下一个

《手机遇险记》

若敏

清晨,乌云密布,看了一下天气预报,现在是多云,后面几天都会下雨。我匆匆开车到离家很近的湿地公园栈桥步道走路,我有一个不好的习惯,一边听书,一边拍照,虽然经常走这条路,但似乎每天都能捕捉到不同的风景和动物。

今天的河面,水位很低,听到脚下传来扑通声,走到栈桥往下看,大约有5-6条肥硕的大草鱼(Grass  Carp)在不停地追逐和翻滚。美国淡水水域的霸主是什么鱼?就是中国人最熟悉的四大家鱼(青鱼Black Carp、草鱼Grass Carp、鳙鱼Bighead Carp、鲢鱼Silver Carp)。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美国阿肯色州一些渔民们从中国引进了四大家鱼,美国人统称亚洲鲤鱼Asian Carp。美国人用这些杂食性鱼类来控制运河和养鱼场里的水草和水藻。最初,这些亚洲鲤鱼清除水藻的效果不错,人们对这种生物调节举措还洋洋得意,没有警惕。

但是,几十年过去了,这些亚洲鲤鱼凭借强大的生命力和弹跳力,冲出了运河和养鱼场,从南部的墨西哥湾到北部的明尼苏达州,遍布美国密西西比河流域的大小河流湖泊,轻松秒杀了美国的原有鱼类,给美国水域生态带来了难以预料的危害。亚洲鲤鱼繁殖能力极强,生命力及其旺盛,在任何水域都能繁衍生息。

亚洲鲤鱼大量繁殖给水域生态食物链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它们吃光了贻贝和其他鱼类赖以生存的浮游生物,给美国渔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数据显示,由于亚洲鲤鱼泛滥成灾,水域的黄鲈、蓝鳃鱼、翻车鱼等原生鱼类已经减少了30%。

美国有漫长的海岸线,有金枪鱼、鲑鱼、鳕鱼、海鲈鱼、三文鱼等那么多好吃的海鱼,没人愿意吃多刺的亚洲鲤鱼。美国消耗量最大的淡水鱼是罗非鱼和鳟鱼,因为没什么肌间刺。看来生态平衡,不能人为破坏。解决一个问题,更严重的问题,接踵而至。

继续往前走,划船的人正在训练,看到四个人都是女性。这也是一项考验意志的运动,平衡、臂力等等,记得我在AP 中文班的一个学生,就是这项运动的爱好者,曾经写过一篇作文,讲解划船训练的不易,由于热爱,才能让她坚持下来。我也以此为契机,鼓励她学好中文,当她拿到AP中文考试5分的满分时,第一时间让母亲给我打电话,感谢我。如今,她已经进入心仪的大学,不知是否还在划船。

湿地里有不少加拿大鹅在嬉戏打闹,湿地里的很多食物,成为他们的美味佳肴,尤其是,没有水的覆盖,得来全不费功夫。

还有一对加拿大鹅,3月份时,常常在浅滩徘徊,情意绵绵,如今已经儿女成群,他们过步道的时候,一前一后地护卫着3只小鹅,昂首挺胸,气宇轩昂地展示着他们的骄傲。

小松鼠调皮地在爬树,还不时地探头窥视。我赶快拿手机拍下他们可爱的模样。

一只灰鹭,在湿地里亭亭玉立。提起灰鹭,往事不堪回首。1997年因为Jack在Emory医学院做住院医生,我们从俄州搬到亚城。买的第一栋房子,后面有个小鱼塘,有前屋主留下的三条大大的锦鲤,我们又到宠物商店,买回不少金鱼。儿子们担负了喂鱼的工作,给每条鱼都起了名字。鱼变得越来越多,28条鱼,在小小的鱼塘里,欢快地畅游。

有一天,后院里来了灰鹭,它伫立在鱼塘边,我们赶快把它赶走。但是第二天清晨,我们发现鱼塘的小鱼少了不少,因为急着上班,也无暇理会。下午,儿子放学后,要喂食的时候,发现除了三条大锦鲤,余下的小鱼都进了灰鹭的肚子里。后来,从当地的报纸上得知,这只灰鹭,横扫了我们这个区的五家池塘,有一家损失特别严重,那些名贵的锦鲤,价值5000美金。我们加盖了铁丝网,保护三条锦鲤。后来,儿子们再也没有养过金鱼。这是他们的好伙伴,每次走近鱼塘,鱼就蜂拥而至,张开他们的小嘴巴,嗷嗷待哺。如今,再也看不到他们欢快的身影,儿子们特别伤心。灰鹭还是国家保护动物,不能捕杀的。每次看到他们的身影,就会想起那些可爱的金鱼。

前面有一只红色的小鸟,特别美丽,我掏出手机拍了照片,声音惊动了它,它跑到我头顶的树上,我连忙把手机对着它想多拍几张,悲剧发生了,我的手机掉到了栈桥下的浅滩上。我顿时懵了。

这时,有一位男士路过,我告诉他手机掉下去了,能否借电话用一下。他非常友善地把他的电话给我,我赶快打电话叫Jack过来帮我,把情形告诉他。这时,又过来一对年轻的夫妻,问清情况,建议,从桥墩哪里翻过栏杆下去,也许可以拿到手机。我们都觉得建议不错。但是需要身手敏捷的人,爬到桥下去。

我急忙告诉Jack,拿上螃蟹夹子过来。我走到大路边等他过来。不一会,Jack开着车过来了,我们向出事地点走去。现在已经看不到手机的亮光了,但是,我知道,大约在什么位置。

Jack翻身过了围栏,踩到桥墩上,跳下去,用螃蟹夹开道,拨开杂乱的树丛。这时,路过的人都围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用Jack的手机,打我的电话,手机的铃声从树丛中响起,手机终于得救了。围观的人群都鼓起掌来,夸Jack的英雄救美,我太感恩了。手机里有我到南极、北极和土耳其和埃及的照片呀,里面的内容太多了,都是不能丢失的东西。

Jack从原路攀升,回到了栈桥。再次告诫我,要小心。这次手机遇险,能完璧归赵,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回来后,马上把照片转移出来。以后一定要吸取教训,在危险的地方,绝不拍照。

每一次经历,都是一种成长。手机摄影有危险,提醒一下!

(亚洲鲤鱼资料来自网络公众号《猫叔在硅谷》,十分感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