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诗酒年华 - 闲话青竹

(2012-05-10 07:19:16) 下一个


大概没有文人不喜欢竹子的吧?竹子柔软坚韧,跟中国传统的文人很像,尤其是耐苦耐劳、迭经风雨苦寒而后凋的个性,正是中华民族的写照,却也是文人往自己脸上贴的金箔,什么“天将降大任”啦、什么“治国平天下”啦、什么“先天下之忧”啦,还有持节虚心等等特征,都是文人对自己高度要求的投射。到底具体能有多少读书人可以做到持节守贞虚怀若竹?一部二十四史历历在案,有心人尽可以对号入座,老百姓却是早已有了公论的:“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都是读书人”。不是吗?打隋唐以降,当官的绝大部分都是赶科应举的读书人,而古往今来的读书人孜孜以求的唯一出路就是当官,所谓“学而优则仕”,既要“独善其身”又要顺带“兼善天下”。等一旦当了官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万般皆下品,于是就有了全新的人生章程:“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还只是个清廉的市长,至于贪腐的局长厅长部长以及地方诸侯,就只能存而不论了,咱们做人要厚道不是?
---- 不厚的没啥好下场。而读书人能有多虚心?“文人相轻”、“文人多大话”这些话多少能反映出一点端倪。
 

话再说回来,能不能做到守节虚心是一回事,但是不能不让人家见贤思齐不是?所以几千年来,读书人就和竹子结下了不解之缘。当然,这多少还是拜坡老的名言所累,“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岂有此理,家里没有竹子居然就成了俗人,是可忍孰不可忍耶?即使附庸风雅起码也算跟风雅沾点边啊,大概这就为富贵竹的发迹,铺陈出辩证的历史必然条件,谁不愿意既风雅又富贵呢?富则多金,贵则雍容,小桥流水后庭花,不都是拿钱铺垫出来的?富贵本身就孕育着高雅啊。何况这个风雅的富贵还忒好相与,只要喝白开水就能长个,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就能步步高升,此所以富贵竹得以风靡大洋两岸逾十数年而不衰也。当然,真正的文人雅士还是喜爱真正的竹子的,这也是一种高山仰止的情操,“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竹子这玩意是挺让人又爱又恨的,刚种下去那几年,不显山不露水的,规规矩矩守着自己的本份,每天看着她芊芊弱质随风摇曳,仿佛二八佳人对影自怜一样,时而含羞带笑,时而顾盼生姿,那股弱不禁风却又百折不回的娇矜和坚贞,确实是非常惹人爱怜牵人情思。特别是在绵绵细雨时分,擎一杯红酒半躺在沙发上,隔着玻璃看着无情雨打细竹林,无破屋漏雨之虑,无披蓑赶路之苦,确实是人生一乐。可见情调高雅是有一定的条件的,如果人人“吾庐独破受冻”,那么虽诗中圣人也得歇斯底里地狂呼着“恶竹应须斩万竿”了。 

跟竹子的几年蜜月期一过,她稳忍的本性就渐渐显露了,那种不动声色在你不知不觉之间占据你所有私人空间的韬略;那种呼啸成群遮天蔽日的霸气;教人从她身边走过都要学会点头哈腰。一般的文弱书生根本不是对手,唯一的应付办法,就是把她那些非份之想、越界之势掐死在萌芽阶段。每年三月底五月初这段时间,是最关键的时期,尤其是一阵春雨过后,每天都要警醒着到处巡视,遇到雨后春笋遍地开花,就要毫不手软地掰断拔掉。只要三四天姑息养奸,竹子就能长到一人多高,以后尾大不掉就不好收拾了。

拔掉的嫩笋可以拿来炒菜炖肉,但是剥皮很麻烦,常常费了半天的劲才剥出来一盘菜的份量。 “好竹连山觉笋香”,那是被罢黜的诗人闲着没事的消遣,咱们上有老下有小的夹心阶层,时间伤不起啊。尽管是这样,竹笋也不是白菜,说种就种三下五除二马上就能开吃的。新种的竹子三年之内安份得很,不怎么扩张,五年之内长出来的嫩竹都比小手指头还细,层层剥开之后就没什么剩下了。得要等到五年过后,她在地下的网络筋脉都铺陈就绪,忽然一场春雨,满地的竹笋好像跟谁约好了暗号似的,一夜之间,四方八面都冒泡出头,而且个个笋尖都踊跃争先,甚具“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之壮观。 

以前后院没有种竹子的时候,老羡慕人家有竹林的,能顿顿笋炒肉,真正是大雅大俗共冶一炉。好不容易等到自家的春笋长到拇指那么粗,现在每年却顶多吃个一两顿也就腻了。吃不完的笋其实是绝妙的送礼上选,可比土产的黄瓜白菜清高多了。试想想,这一口袋嫩笋递出去,则自家后院之寥廓、精舍雅阁之清幽、胸中蕴含之丘壑、腹内囫囵之诗书,统统尽在不言中矣。收礼的一方心里也如同小鹿乱撞,自觉品味非凡。就在这私相授受的一瞬间,彼此心照不宣,真个是金风玉露一相逢,又胜却言语无数。 

竹子的花期很长,从六七年到一百多年不等,昙花一现已经难得的了,铁树开花就更是珍贵,竹子开花?根本就没人敢提这话头。等竹子开完花结了果,通常就枯萎老死了,所以庄子说凤凰是很识货的,非甘美的甜水(醴泉)不饮,非竹子的果实(练食)不吃。正因为竹子很难靠种子来繁衍后代,所以扩充根茎是她奋力求生的唯一法宝,每年发育期间能爬行数寸到尺许之遥。 

如果受不了竹子骚扰又不愿费劲刨根挖底,可以等过了立秋等竹竿长结实了,然后把整片竹林子齐根剪掉,粗一点的竹竿翌年可以搭架子爬黄瓜豌豆,地下的根隔年可能还会长出嫩笋来,随出随拔,自然它就慢慢烂在地里了。一般人有个错觉,以为种竹子不能靠近房子,她钻天遁地无往而不利的根茎能把房子地基拱裂,这是指着那种碗口粗细的大板竹来说的。对于刚种下去的湘妃嫩竹,只要把蔓延到墙边的先头部队拔掉几次,竹子不是傻瓜,不会知其不可而为之,自然知道此地不留竹,自有留竹处。而且竹子的根很浅,只有一尺多深,只要顺着竹笋的来路,刨开表面土层,剪断根茎,就能保几年平安。需要注意的是,不要把竹子种在邻居的院子附近,尤其是有篱笆隔离的邻居,每天去人家后院拔笋砍竹事小,闹到公堂说你侵占私产就没劲得很了。 

仅以自己多年养竹的爱恨纠结,跟文友分享。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7)
评论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喜欢青竹,呵呵。
lqwn 回复 悄悄话 诗酒的文章写得真好。羡慕你有一片竹林。“自家后院之寥廓、精舍雅阁之清幽、胸中蕴含之丘壑、腹内囫囵之诗书,统统尽在不言中矣”。
而且剥笋并不难。 只要在笋得中间先划一刀,再用手扳开,便可以迎刃而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