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杂翁:< 源 远 流 长, 奥 妙 无 穷 > - 漫谈围棋

(2009-09-20 11:28:34) 下一个

各位笔友 , 周末好 . 看亚城华讯网 , 知各位周末活动颇多 , 同乡会 , 校友会 , 目不暇接 , 不一而足 . 更有北京联谊会聚会 , 老秃兄为主持人 , 居然也不告老翁一声 , 不够意思啊 ! 老翁和北京可有一生的渊源呵 !

由咱们笑主持打响第一炮 , < 每周一笑 > 专栏出笼 , 得到各位捧场 . 老翁这里感谢了 . 为了避免旁人认为老翁是一个只会讲笑话的山中老伯 , 今天这里不谈笑话 , 而讲点别的 – 围棋 . 老翁自幼爱好广泛 , 如下 ( 围 ) 棋 , 打 ( 桥 ) 牌 , 球类 ( 足 , 篮 , 乒乓 ), 及游泳等 . 说到游泳 , 大学时曾是校队的 , 足球 , 是大学班队的 . 几年前 , 举家乘游轮去巴哈马度假时 , 轮上闲暇 , 参加游轮上的乒乓球比赛 , 竟也横扫群雄 , 夺得冠军桂冠 , 至今奖牌高悬在家中主墙上 . 围棋则是我幼时的最爱 . 曾熟读吴清源全集 . 初中时 , 因迷于下棋 , 一日醒来 , 竟有头发脱落 . 母亲大惊 , 禁我下棋一周 .

不知笔友中可有围棋爱好者 . 下面这篇散文 , 是数十年前为大学广播台而写的 . 给各位周末一读一笑 .

杂翁
------------------------------------------------------------

<    ,     >

-- 散记“围棋”

“两军对阵,泾渭分明。不闻枪炮声,但见人马冲,硝烟起,将军坐帐中。”这是千百年来,人们对围棋这种高深奥秘而又趣味无穷的棋艺的赞语。


  围棋”,是起源于我国的一种古老的棋艺。相传二千年前,一个失意的学者,酷爱棋类游戏暇时常与友人斗智游戏。一日,偶经山寨,途中观几樵夫正事休息,席地而坐,以石为子地位盘,两人捕围,多者为胜,十分有趣。学者看后,不由大喜,随周游各地,集民间类似游戏之大成, 围棋诞生矣。翻开我国文化的宝库,有关围棋的记载更是俯拾皆是,不乏有其。三国志里“边寨风烟起,几处闻跃骑,诸葛武侯亭中亦,手中兵马巧迎敌。”


被后人誉为智慧化身的诸葛亮,足不出户,手不离棋,安居平五路,美谈天下传。还有大观圆中,口含通灵骄憨痴呆的宝玉,每每与姐妹们对弈,堂堂男子汉,竟几番予林妹妹之不敌,绞尽脑汁,终是无济。才思有限,只好告饶,种种饶舌,又多么有趣。在我国北方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有趣的传说,说的是唐朝中叶,天津出了个著名棋手,人称“石步夏”,是因人与他对弈,数十步内,必将败下而得名。十步夏数年之内,天下无敌,于今日之说,可谓是当时的全国冠军了。山西太原,有一痴少,棋艺低下, 屡遭人嘲,为此,一日痴少来到关帝庙内许愿,求关公保他棋艺早成,扬眉吐气。夜来,痴少得梦,关公显灵,示他前往津地与石步夏对弈,痴少闻说,嚇的魂不附体,连声告饶。关公言道,痴少莫怕,我自有宝物与你,赛时手中握好,棋盘上自会有亮点出现,教你落棋之处。醒来,手中果有玉石一块,晶莹剔透。暖如余炭。痴少大喜,即日赶到天津请战。闻说区区少年,来寻石某对弈,赛日,围观者之众,水泄不通。初局开始,亮点生辉,石某落子不凡,来势汹汹,痴少按点落子,倒也沉着应战。不期杀至盘中,石某不愧堪称国手,一子奇兵,直指痴少“咽喉”,天降神兵,四座皆惊。痴少左顾右盼,唯不见亮点出现,时辰久过,众人催急,痴少满头愚汗,不见亮点,手中宝物也觉冷却,他只道关公有欺,连忙俯身服输,扫兴而归。夜中,又梦关公,不由怨气冲天,责关公骗他。只见关公气喘吁吁,红脸更红,连声道:非也!非我欺你,实是石某棋术实在厉害,我非对手。那着棋,我百思不得对策,只好赶到玉帝那里讨教,方才归来…………


多么详尽的记载,多么动听的传说……。“围棋呵”,是我们古老民族的骄傲,是我们中华文化的珍宝……
有人说,围棋是“智慧的体操”,“智者的游戏”。不错,正是这样。可谁又见过一个愚蠢将军的指挥能打胜一场最小的战役。你看,区区盘上,黑白相间,你征我战,东往西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神出鬼没,变化多端,纵横掊阂,曲折艰难。三十六计,应有尽有,七十二着,着着齐全,。这里,不仅要狡黠、智慧,还需要大胆果敢。


有人说“观围棋比赛,犹如看一场巨大的战斗,扣人心弦。”说的多好呵!古往今来,有多少爱好者们被围棋它那巧巨匠心的布署,变化莫测的战局,紧张激烈的搏杀,妙手回春的战役,所倾倒、折服。叹为观止,心醉神迷。多么神奇的棋艺呵!,小小棋盘上,竟会有深入敌后的袭击,声东击西的妙计,围城打援的攻坚,一屋一地的巷战,出神入化,妙不可言……。


可惜啊,漫漫长夜遮日,几千年的反动统治,不仅剥削压迫着千百万劳动人民,也扼杀窒息着灿烂文化的珍宝,奇葩,到解放前夕,偌大的中国,下棋之人,寥寥无几
, 古老棋艺,奄奄待毙……

 

春雷响东方,红旗扬华夏,新中国诞生了,围棋也和其他民族文化珍宝一样,重又获得了新生。解放后,国家体委成立了,围棋协会也成立了。敬爱的陈毅同志,百忙之中不忘于此,格外偏爱,亲自过问,兼任了我国围棋协会的名誉会长。古老的棋艺呵,终于在它的故乡,重又普及光大,开花,滋长。不是吗?你看书店里,围棋精谱一篇篇,各家绝技记于言。灯光下,你来我往指挥忙,黑兵白马战犹酣。作为灿烂文化的珍宝,盛唐时期,围棋也和其他古代文化一起,漂扬过海,传播它乡,开出不少异地之花,在日本,就发展到了水准极高的程度。五十年代初期,刚刚恢复生机的我国棋坛,与日本相比,还相差甚远,国内最好的棋手,不及日本五段之人,几番比赛,全盘皆败,屡遭洋人讥讽。祖国呵!你是围棋的故乡,遭此失败,怎肯甘休。党在关切着,人民在期待着,陈老总呵,更是亲自鼓励带队出征。祖国的围棋手啊,不负众望。赶上来了!1965年,当年的全国冠军陈祖德第一次在国内打败了日本最高段的九段棋手。消息传来,多少围棋的“挚友”,止不住热泪盈眶。陈老总兴奋呵,周总理也高兴呵,他们亲自接见了陈祖德和其他棋手。陈老总拉着当时还是小将聂卫平的手,亲切的鼓励他,树雄心,立壮志,有朝一日到日本去,震一震日本棋坛,扬一扬中华国威。


历史的长河中虽会有暂时的逆流,乔装的妖魔虽能一时横行于中国,但是,我们的棋手怎忘人民的期望,领袖的嘱托,他们在努力,他们在前进,九岁就威震北京棋坛的聂卫平,十几年刻苦钻研,身经百战,连续蝉联全国冠军的宝座,并于
1978年访问了日本。精湛棋艺席卷了东邻岛国。赫赫战果,震惊了日本棋坛。他打败了日本国内数名被人捧若神明,认为不可战胜的国手大师。“聂旋风横扫日本棋坛!”就是当时日本报纸的惊呼。小将呵。终于实现了老总多年前的嘱托……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展望今日祖国棋坛,聂卫平一支独秀,众小将群芳争艳,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胜于蓝,祖国的围棋事业呵,后继有人,前程无限……


浅谈围棋,到此为止,让我们热情祝愿棋坛新秀们,勤学苦练,不断提高,百尺竿头争上游。祝愿将有更多的人热爱围棋,提高它普及它。让这个古老的艺术之花在祖国大地发扬光大,大放异彩吧!

(正是:江山待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祖国磈宝放光华,不尽人才滚滚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3)
评论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莫愁笔友,你怎么也加入"捧杀"的队伍里了? 我不过是想说,年轻时曾经爱好广泛一些而已, 才子之名实不敢当啊! 谢谢捧场了.

红柳兄, 你可否把你的电话号码告我, 我们在电话里再讨论具体时间,可行? 我不会电话骚扰你的. 嘿嘿.
-莫愁- 回复 悄悄话 杂翁确实是为多元才子,敬佩啊!

只是我们的老交情戈壁红柳 近来诗兴大发,出口成章,提笔为诗,且每首诗都妙!只是,今日可能酒喝多了,张冠李戴,把一剪梅安错人了,哈哈!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戈壁红柳的评论: 红柳兄, 我们来确定一下具体时间. 我想, 选个周末, 周六或周日哪一天与你方便? 与我, 当然是周六最好. 在往前看, 这个周末是不是有点急? 再下个周六是中秋晚会和郑绪岚的演唱会. 再下个周六是十月十号, 若你们不去会长定的那个图书馆中秋活动, 则那一天就合适. 你看呢?

至于"顺便听金歌,赏一剪梅,再来盘土豆沙拉,喝上两盅,醉眼望西虹,笑意微醺", 就看你的鼓动了. 我是"大大欢迎"。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土豆沙拉的评论:
好的, 就请土豆笔友作裁判. 你可不要"偏"向红柳兄啊! 我来和红柳确定一下具体的时间.
戈壁红柳 回复 悄悄话 谢杂翁相邀,期盼那一天,过把棋瘾。
顺便听金歌,赏一剪梅,再来盘土豆沙拉,喝上两盅,醉眼望西虹,笑意微醺。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杂翁红柳,你们湖畔手谈时我当裁判,输了的交一条鱼(急不可待摩拳擦掌等待中)。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戈壁红柳的评论: 红柳兄: 谢谢评论. 咱们一言为定. 哪天我请你到寒舍作客, 我们湖上手谈,不亦乐呼!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笑微的评论: 谢谢笑主持的评论和鼓励. 比篮球? 老翁老矣, 比不过了! 不过对美国NBA,我可以说"了如指掌,如数家珍"呵! 抱歉了, 上次的笑话让你家小老虎一夜没睡好觉,影响了她隔日的上学. 哈哈! 以后, 只能在周末给她讲笑话了.这里给她出一个迷语, 告诉她,猜对了, 奖"活鱼"一条. 可好?
-------------------------------------
"云游老翁"
云游老翁, 云游老翁;
足遍天下, 岁与天同.
来也无影, 去也无踪.
喜笑哀乐, 梦里相逢.
欲问家居何处?
请觅山上湖中!
--------------------
(1) 打笔会一位笔友的笔名.
(2) 打一汉字.

两个都答对才能有奖.
老翁静侯小老虎的答案了! 哈哈. 当妈妈的不可代猜呦!
笑微 回复 悄悄话 哈哈,真是多才多艺,又“杂”又专啊,佩服,佩服!
想来想去,我只有一项球类可以拿出来跟老翁比一比,“...足球 , 是大学班队的 . ”, 本人嘛,篮球, 是大学系队的(主力中锋)。 嘿嘿!
鲍鸣 回复 悄悄话 杂翁兄,为你对我们老祖宗文化的那份热爱,赞一句!

老秃,你太厉害了,对音乐知道那么多!什么时候写篇这方面的文章让我们长长知识?
戈壁红柳 回复 悄悄话 我也好围棋,本该坐这个沙发,可惜来晚了。
围棋博大精深,魅力无穷。
80年代中日围棋擂台赛波澜起伏,犹为精彩。
“展望今日祖国棋坛,聂卫平一支独秀”,文章老了点。老聂之后,马晓春、常昊英姿勃发,各领风骚若干年,当今中国第一高手乃古力是也。
欣闻杂翁喜棋,何时相约湖畔手谈,不亦乐乎?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金歌儿的评论:金歌儿,谢谢夸奖. 我上次就说了- 我原用我所有的"才" 去换你的"金嗓金喉金歌儿".哈哈!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玉舟的评论:谢谢玉舟. 我哪天有机会亲自把你的"奖品鱼"发给你. 祝你天天愉快.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西虹雨歇的评论:西虹呵,可被你问着了. 我正找不着合适的机会说呢: 我不会的东西多着呢: (1)我不会看乐谱(像你一样,嘿嘿,是你自己说的). 五线谱和简谱都不懂. (2) 我不会唱歌. 朋友说我唱歌五音不全.(3)我不会跳舞(不敢说和你一样了). 什么舞都不会. 朋友说我跳舞像"螃蟹过桥".大学时班里女生多次在舞会上请我跳,因怕舞步笨拙被人讥笑,我都拒之.所以最后没有一个女生肯嫁给我. 嘿嘿. (4)我不会绘画,画则如涂鸦. (5)我不会任何乐器. 不然也能像游子兄那样在众人面前表演一番了. (6)... (7).. (8)..
The list can be going on, but I think it is not necessary.
西虹呵,可是我一生从来没有向上帝抱怨过. 怎么样?
还有什么问题吗?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通告一声:这周四,周六晚上,周日下午,雅城乐团将演奏二首著名古典音乐作品,秃科夫斯基的第六交响乐,悲怆, 和拉赫马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二首作品是俄罗斯音乐中的经典。 最低票22 元。
这里有个连接,是介绍秃科夫斯基的生平和这首作品的来历。这首作品被视为秃科夫斯基给自己写的安魂曲。全曲极为幽怨痛苦,情绪激烈起伏。 终于在最后归为平静。 首演九天后,作者散手人寰。

http://baike.baidu.com/view/21776.htm


拉赫马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

谢尔盖·瓦西里耶维奇·拉赫玛尼诺夫 Sergey Rakhmaninov 1873.4.1-1943.3.28 俄国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生于俄国诺夫戈罗省奥涅格。父为 地主,家庭富有。4岁从母学习钢琴,9岁进圣彼得堡音乐学院学习钢琴,12岁转入莫斯科音乐学院继续学习钢琴和作曲。毕业后从事演奏、指挥和作曲。1904年起,任莫斯科大剧院指挥。1906年侨居德国,此时进入创作高峰期。1917年俄国革命后,拉赫玛尼诺夫流亡瑞士,1918年赴美演出,定居美国后,创作上充满了不协和与悲剧性,成为二十世纪上半叶重要的钢琴演奏家。。二次大战期间(1939-1945)多次举办音乐会,将收入捐给苏联国防基金会。

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创作属晚期浪漫主义的音乐观和风格,与柴科夫斯基的音乐有较密切的联系。他的作品,曲调气息宽广、舒展优美、忧郁深沉,具有鲜明的俄罗斯民族风格和民间风俗的刻画,擅长史诗式壮阔的音乐风格。他的钢琴作品,技巧高超、气势宏大、音响浓郁厚实、力度对比强烈。作为指挥家,诠释格林卡、柴科夫斯基、格里格等作曲家的作品极具特色。

他的主要作品有:交响曲4首、交响诗、钢琴协奏曲4首、奏鸣曲、变奏曲、前奏曲25首、练习曲18首、狂想曲、组曲、舞曲、小品及歌剧等。《第二钢琴协奏曲》、《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二十四首《前奏曲》、《音画练习曲》,歌剧《阿莱科》、《利米尼的法兰契斯卡》和《第二交响曲》、管弦乐《死之岛》、《钟》以及浪漫曲等。他的《第三钢琴协奏曲》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难演奏的钢琴曲。
金歌儿 回复 悄悄话 杂翁老师(不敢再称同学了)真是奇才!惊叹一声:你太有才了!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杂翁:

好奇地问一句,你有什么事不会的吗?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今天一天非常忙,没有及时上网,下次一定抢杂翁的沙发坐啊。
玉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杂翁的评论:
何必找裁缝呢。 笔会毕竟不是科举,贵在搀和。我不是厚面撑多次,愧领了多处“过奖”还有奖品(鱼)。每天的日子已经很紧张了,笔会是我们放松的花园。
你诗文的确有气势。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老秃笔的评论:老秃兄,和你开个玩笑. 我周五就知道昨天一天有雨, 请了也没法去. 你下次"酒仙协会"聚餐时别忘了叫上我就行. 我到时候自带"茅台"前来.
杂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玉舟的评论:谢谢好评, 玉舟笔友! 你可真是"过奖了"! 我在家都找不到"缝"可钻了. 因是多年前写的, 当时是一个爱国的大学生,文中自然带有浓郁的时代气息. 今天上挂前, 本想把那些"时代烙印"改掉, 因人一懒, 又作罢了. 你很有文学的天份, 我们以后多交流. 杂翁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杨兄, 周六我也没去北京联谊会的活动。下雨一天,没吃没喝没玩儿的。就带女儿去吃饭了。
玉舟 回复 悄悄话 笔会奇葩。行文流畅,气势如虹,有点时代烙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