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52、长篇民国小说《永泰里》第十一章 铁蹄之下(1)

(2023-11-22 06:08:09) 下一个

元福嫂带着箱嫚回了青岛。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得不察言观色、谨慎小心,身子虽在乡下,她心却好像挂在中间——两边都牵着扯着,又好像两边都够不着。

离开了这么久,城里的生活表面上看起来还是那个老样子,但街上的气氛真的是两样了,萧条肃杀得让人大白天里也会莫名地害怕,一些政府要害部门以及大的日建工厂、医院等,门口都有了持枪的日本兵把守,打这些地方路过时,所有国人见了鬼子兵都得要给他们立正鞠躬,还得是日本式的、脑袋弯到裤裆处的深鞠躬,若有那有眼无珠、不恭敬日本兵的,就一定会被抓进炮楼里毒打一顿的,那惩罚还有个明堂,叫作“支锅”,这新鲜词儿既形象也贴切,说白了,就是让人用手脚落地撑起身子,若是坚持不住伏下身体,便会遭受日本兵的毒打,若不想被“支锅”,那就得给鬼子兵鞠躬,或者绕着走。

生活上的窘迫艰难自不用说,而最让人惶惶的还是人心、世风的变化,世道不好,人人自危,城里的茶馆、酒肆、戏院等一些公共场所,到处都打出“只谈风月,莫谈国事”的标语字条,商家本分做生意糊口已是不易了,好好的都唯恐被牵连上,哪个还敢招摇于市、惹事生非?有权的在忙钱,有钱的想保命,有知的被驭用,有识的在沉默,没钱的只想着如何苟命,不要命的则在前线抗日救亡。国民政府一夜间突然不见了,民国的正规军也销声匿迹了,市里的维持会、伪警察署、警备队替而代之,一夜之间又全都成了日本人的傀儡,而这些伪的人也好,队伍、衙门也好,狐假虎威、为虎作伥,祸害起百姓来一点也不手软,日本鬼子可以理直气壮甚至不需要理由地随意杀人、随处放火,二鬼子因是后娘养的儿子不受待见,他们献媚日本主子、糟蹋起百姓来比着日本鬼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故此,他们更遭当地人的愤恨。

适逢乱世,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最苦不堪言的是官匪一家亲,升斗小民无财无势,哪里可以置身于其外?元福嫂就算是逃到了乡下,那里又岂是世外桃源?日本人来了,乡下便成了他们的后备粮仓,苛捐杂税名目繁多,抓壮丁、派劳役,有钱的还可以雇人抵役,穷人就只能出力卖命了,况且,日本鬼子找个借口就下乡扫荡,乡下人的日子一点也不比城里人的好过。

一路辛苦,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可一踏进永泰里的大门洞,元福嫂眼前随即一暗,照耀在她心头的阳光也跟着黯淡了下来。

奇怪,历尽艰险困苦总算又回来了,好歹这里也是自己的个窝,还有撂下了半年、她急切想见到的橱嫚,可元福嫂的心头没有如释重负、劫后余生的感觉,却滋滋溜溜地升起一股莫名的惴惴感,曾经十分熟悉的生活环境于她似乎变得有点陌生了。打眼扫过去,大概是失于维护,永泰里已经现出些破败衰旧的样子来了,梁栋栏槛上的朱漆油彩有些已经斑剥褪色,像是一个红颜已逝的妇人,浓妆艳抹已被灰尘蒙住,究竟盖不住苍老的容颜了。脚下的台阶,几条青石板歪歪斜斜地横着,其上道道细纹凿痕大部分已被磨得平整油亮,让人踩在上面不得不格外地小心。只有院子当中那株白玉兰还在堆雪砌玉般地开着花儿,幽幽的清香扑鼻而来,掩盖了些许空气中令人不愉快的酸臭腐败气味。

正当午时,院子里却是冷冷清清的,只有几个孩童蹲在地上,好像是在玩泥巴。

元福嫂在自家门口找个角落把手里的包袱放下,便急不可待地领着箱嫚“噔噔”上楼去了萧太太家,在她见到橱嫚的第一眼时,心头一颤,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嫚儿长高了,模样儿也愈发俊秀了。

橱嫚见到婶娘时也先是微微一怔,她随即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砰地一下关上门,用背紧紧地抵着门,伤心地呜呜哭起来,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心里积攒下的委屈在一瞬间爆发出来。

箱嫚过去敲门,喊她:“姐,开门儿,开开门呐,咱娘回来了,我想你,咱回家去。”任她把门拍得山响,橱嫚就是不肯出来相见。

箱嫚还在喊话,元福嫂心里愧得难受,嘴唇不停地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她垂头一个劲儿地抹泪儿。

萧艳婷看在眼里,过来细声柔气地安慰她道:“橱嫚儿是个好孩子,她在我这里很乖,你放心,我这就去劝劝她,这孩子懂事得很。”

闺女都认生了。元福嫂心里更是酸涩难受,她泪眼婆娑地看着萧艳婷,嗫嚅着:“萧太太,我”,腿一软,就要给她跪下。

萧艳婷连忙伸手搀起她来:“平安回来了就好,只要人都好好的,就不用发愁以后的日子。”

元福嫂点头应着,心里万千话语全都噎在喉头说不出来。萧艳婷又道:“你先回家歇息歇息,回头我就带着橱嫚儿下楼去,啊?”

“唉——”,元福嫂冲着那屋门叹了一声,又跟萧太太客气了一番,这才拉着箱嫚的手,欲要出门去,那扇门忽然“吱扭”响了一下,橱嫚站在门口,怯怯的:“婶娘,我跟你回家。”

她娘儿仨刚跨出门,连升急了:“母亲,妹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您可不可以留下她?”

与之朝夕相处了半年,萧艳婷自是极喜欢这个聪明伶俐、漂亮乖巧的养女的,可是,因着那个桃花仙子的谶言,她既担心儿子命里犯着桃花煞减损阳寿,可又实在不放心这俩小人儿,正值青春年少,朝日耳鬓厮磨保不齐整出点什么事儿来,岂不是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萧太太冷冷地问:“就这么想让她回来?”

“母亲,难道咱家还差这一副碗筷,连个妹妹都养不起?”

萧艳婷叹了口气:“唉,养得起,那也得受得起哦,不行,她有娘的。”

连升更急了:“妹不是也喊您娘吗?”

“娘也分亲的、后的呢,隔着层肚皮,不连血连脉的,不行,说什么也不行!”

连升见母亲心意已决,无论如何也说动不了她,情急之下便转身回屋拿来那把桃花斩:“母亲,这个,还是您自个儿留着吧。”

萧艳婷像是一下子被人掐住了命门死穴,不由得怒火中烧,她冲着连升就是一阵电闪雷鸣,顿时失了斯文。

“你个没良心的白眼儿狼、窝里横,只会欺负你老娘。姓杨的你个死鬼,给我出来!看看你生的好儿子,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如今翅膀硬了,心野了,眼里容不下我了。”

萧太太呼天抢地闹腾了好一阵子总算摁下了连升,让他将那把桃花斩又重新放回到了他自己的枕下。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萧艳婷被儿子拿捏得没辙,只好又去跟元福嫂软磨硬泡,好歹说动她,又把橱嫚领了回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黎程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ghtCovid19' 的评论 : 谢谢鼓励,感恩节快乐。
FightCovid19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程程的分享。写的很好!祝感恩节愉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