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的岁月,

为真不破,一切已经开始
个人资料
ytwadk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武汉冠状病毒潘多拉盒子的关键人物之一霍比 下

(2020-06-18 00:56:39) 下一个
瑞德西韦: 2014年中国政府派出了1000多人次的医疗队
中文的瑞德西韦
中疾控中心的高福和军方病毒专家少将陈薇都参与其中,还帮助当地国家建成了P3移动实验室,这样的规模不仅仅是医疗援助,很可能还在现场对埃博拉病毒做了深入研究。派出这么多人,这么高级别的专家,这更像是一支生化武器部队的一次演练,不但全面了解搜集埃伯拉病毒毒株,积累临床治疗经验,还搜集了当地人的血液样本,为中共的后续病毒研究特别是针对外族的生物武器研制提供数据。这次在全球治疗中瑞德西韦凸现疗效,从另一个侧面证明这个病毒与埃博拉病毒类似,这次病毒试验需要像霍比这样既了解埃博拉病毒还做过临床试验的人,霍比也在武汉冠状病毒的测试过程中起了很重要的支持作用。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2月6日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副院长曹彬注册了瑞德西韦的三期临床试验,明确有237个患者参与试验。同一天霍比,曹彬等46名 医疗科研人员开始了在武汉的10
曹彬和ISARIC
家医院的临床试验,他们的文章在4月29日发表。瑞德西韦当时并没被美国FDA批准,是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的药。武汉病毒大爆发后,武汉病毒所还声明已经申请该试验药在中国使用专利。为什么不是其他已经被FDA批准的药?说明这是为特别的需要而挑选,在病毒大爆发前霍比,高福,王辰,曹彬,武汉病毒研究所,中疾控中心都和美国瑞德西韦生产商吉利德公司讨论过合作。这是早已计划好为病毒测试做准备的一部分。
英国BBC4月29日报道瑞德西韦有明确的能力抗击冠状病毒,引用的是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下属的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提供的试验数据,对1063人的试验,用药组死亡率8%,没用药组死亡率11%。有丹麦国家医院传染病科教授参与的跨国的对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的文章于5月22日发表在新英格兰杂志,结论是用药后恢复快32%,15天后症状减轻50%,死亡率降低30%。这些都说明瑞德西韦的确对这次的病毒有效,当初中共刻意选择尚处于试验阶段的药说明他们是根据自己的病毒特性来寻找药,临床试验的有效也从另一方面验证这个病毒已经将埃博拉病毒重组进来。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也叫克力芝,由一家美国生物制药公司艾伯维(AbbVie)研发贵专门治疗艾滋病的药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
 。艾伯维由雅培(Abbott Laboratories)分离出来后成立的制药公司。这个药由两种蛋白酶抑制剂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组成。4月7日发文否定羟氯喹的两名博士之一的Kome Gbinigie在4月14日发表了《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快速评估COVID-19的有效性》,这篇文章没有做任何试验,属于缺少科学数据支持的断言。文章提到该药的价格两周疗程需要140英镑,折合170美元。纳菲尔德学院为了洛匹那韦/利托那韦,不惜动用自己的员工写缺少科学依据支持的文章,这篇文章最后声明没有经过同行的审核。
专治艾滋病的药是否对此次武汉冠状病毒真正有效?新英格兰杂志曾经5月7日于登出这篇曾在中国临床试验的文章,霍比是65位作者之一,文章的结论是该药临床治疗无效。虽然文章是5月初登出,这项在试验已于2020年1月23日就在中国临床试验中心注册,在这一天武汉宣布封城。看上去这又是一项早就计划好的药物试验,领导这个试验的中国工程院的最高领导还是王辰和曹彬。霍比参与了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设计,一定也参与了这次试验的设计。已经选了专门针对埃博拉病毒的瑞德西韦,而且临床证明瑞德西韦的确有效,为什么还要选专门针对艾滋病的特效药而且价格昂贵的洛匹那韦/利托那韦?他们对此没有任何解释依据是什么。
一个由65个研究人员参与的洛匹那韦/利托那韦临床试验的失败结论都发表在新英格兰医药杂志,霍比没有解释为什么失败,也没总结经验教训,而是继续在英国做同样的试验,涉及的试验病人更多。他不做瑞德西韦和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的两组比较试验,一直坚持要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这不像是一个具有科学思维的科学家应有的行为,他没有病人遗体解剖依据,他也没有详细分析病毒基因的序列,他完全没考虑他的坚持一旦出错,会有更多的病人因得不到正确的治疗而死亡。他如此自信的原因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知道武汉冠状病毒含有艾滋病的病毒。
羟氯喹:硫酸羟氯喹(Hydroxycholorine,HCQ)和磷酸氯喹(Chloroquine,CQ),羟氯喹就是指硫酸羟氯喹。最早的氯喹是磷酸氯喹,副作用大,目前已由硫酸羟氯喹取代。
硫酸羟氯喹,磷酸氯喹
羟氯喹是旧药,用于防御和治疗疟疾,也用于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和关节炎。羟氯喹是温和的抗凝药,可以抑制血小板的聚集和粘附。可以抑制胰岛素的降解,从而降低血糖。羟氯喹可以缓解因病毒感染而导致的免疫力激活带来的损伤。这样可以有效阻止趋于病情恶化的病人产生细胞因子风暴,对挽救被病毒感染的重症病人的生命起了很大的作用。在疫情爆发期间很多国家的科学家都做了临床试验,在韩国,澳大利亚和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甚至埃及还有巴西都得到良好的临床效果。川普总统也曾发推推荐羟氯喹,当世界最大生产厂印度宣布禁止出口羟氯喹时,川普总统特别请求印度总理穆迪希望允许出口美国,印度随后向美国供应了5千万片羟氯喹。川普总统还承认自己一直在服低剂量羟氯喹作为病毒的预防。
为什么羟氯喹这次可以挽救被病毒感染的人的生命?很多被病毒感染的病人呈现双肺感染,在X光或CT的影像上呈现白色,这在上集的录像片段V2已展示,虽然那是受H7N9病毒感染,与这次的病毒不同,但是在肺部造成的感染的症状完全相同,病人的危重程度相同。当病人出现呼吸衰竭的最后阶段呈现溺水状态而死时,遗体解剖后发现肺泡已经被粘液包裹,即使给病人输氧,肺泡也无法换气,因为病人已经呈现溺水状态,最后因溺水而死,之所以发生粘液是因为当病毒侵蚀肺部时,体内的免疫力就会对病毒发起攻击,一旦免疫力开始全力攻击病毒时,就会产生细胞因子风暴,因为免疫力的全力攻击,自然就产生大量粘液,肺失去换气功能,病人最后是被自身的免疫力杀死。为了避免细胞因子风暴产生,就要在症状逐渐加重,血氧饱和度下降时,服用羟氯喹来抑制过激反应的免疫系统,这就是羟氯喹可以降低死亡率的功用。这个药使用时间很久远,毒副作用小,治疗成本低,这也是现代医药企业竭力反对的原因,一旦这个药得到广泛使用,必将对靠这次疫情发财的制药公司的生产和销售造成严重的冲击。在中国羟氯喹还受到中药的否定,经营中药的生产企业特别是股票上市企业,都希望利用这次疫情大幅增加中药制品的围堵,这次疫情是中药在全国促销的绝好机会,将有几亿人天天服用中药的潜在消费市场。对于瑞德西韦,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将是全球销售的好机会。
此次的冠状病毒经过变异后分成两种亚型S和L,S型比较温和,被S型感染的人流感症状,只需要隔离,不需要任何药物,病人靠自身免疫力,经过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L亚型对人体有很强侵略性,被L亚型感染的人死亡率很高,这些人有很多是因为病毒入侵而激起细胞因子风暴,病人最终被自身免疫力杀死。羟氯喹的作用就是抑制免疫力的过激反应,从而降低死亡率。
临床试验:以下是几个羟氯喹的试验结果,牛津大学的试验和设计不一致,而且没有完整试验数据。这里简要列出一些值得注意的结果,FDA规定羟氯喹的用量:第一天800毫克,或16毫克/公斤。从第二天起每天400毫克。牛津大学设计方案要求:第一天10毫克,从第二天起每天200毫克,要服3个月。牛津大学的公布试验数据是:第一天12片,每片200毫克,第一天的剂量是2400毫克,从第二天起每12小时两片,即每天800毫克,服10天。这些剂量都是规定的两倍。根据下面的试验数据,完全有理由相信羟氯喹有积极的临床治疗效果,完全值得继续和在全球推广。鼠标移到每个链接右侧会自动显示更多的试验结果。
根据drugs.com网站针对武汉冠状病毒推荐剂量,必须50公斤,第一天剂量800毫克 盐(620毫克 碱),16毫克/公斤。之后每天剂量是400毫克 盐(310毫克 碱)/天,8毫克/公斤。4~7天为一个疗程。另外如果用于预防疟疾,服药量是每周400毫克。
这里是FDA的有关硫酸羟氯喹的中文说明,同样是50公斤以上,第一天800毫克,后续每天400毫克,4到7天为一疗程。
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的有关硫酸羟氯喹的信息包括每盒的价格1.83-12.54美元。这是已有70年历史的药。已有文献报道在孕妇中使用羟氯喹不会增加出生缺陷率。患有眼部视网膜病或已知对4-氨基喹啉类药物过敏的患者以及<6岁的儿童,禁用长期羟氯喹。在牛皮癣患者中使用羟氯喹可能会引起牛皮癣的严重发作。
硫酸羟氯喹在抗病毒的机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登出的消息,氯喹增加病毒/细胞融合所需的内体pH,并干扰SARS-CoV细胞受体的糖基化。针对COVID-19,氯喹在Vero E6细胞的感染进入阶段和进入进入阶段均起作用。与氯喹相似的羟氯喹可降低pH值并赋予抗SARS-CoV-2的抗病毒作用。此外,羟氯喹具有免疫调节作用,可减少T细胞和B细胞(例如IL-1,IL-6)产生的共刺激蛋白和细胞因子的T细胞活化,分化和表达。
"在早期的体外研究中,发现了氯喹以低微摩尔浓度阻断COVID-19感染 浓度,最大有效值的一半浓度(EC50)为1.13μM,具有半细胞毒性浓度(CC50)大于100μM(4)","根据新闻发布会的消息超过100位患者的结果表明磷酸氯喹优于控制抑制肺炎恶化的治疗,改善肺部影像学表现,促进病毒阴性转化并缩短疾病当然。上述患者没有磷酸氯喹的不良反应"。
虽然文章里提到15个已经在中国临床试验中心注册了的相关试验,这是一篇发表在 BioScience Trends的一封信而不是论文,原文,作者:青岛大学药学院高建军
"方法: 收集2020年2月6至25日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住院治疗的30例COVID-19普通型患者。患者1:1随机分配到试验组和对照组。对照组接受常规治疗,试验组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口服硫酸羟氯喹(400mg,1次/天)治疗,疗程为5天。比较两组治疗第7天时咽拭子病毒核酸转阴率等指标"。
"结果: 在治疗过程中,试验组1例患者发展为重型。入组后第7天,试验组中13例(86.7%)和对照组中14例(93.3%)患者咽拭子病毒核酸检测为阴性(P>0.05)。在2周的访视期内,所有受试者的咽拭子核酸检测均转为阴性,其中试验组咽拭子核酸转阴时间为入院后第4(1,9)天,对照组为第2(1,4)天,差异无统计学意义(Z=1.27,P>0.05)。试验组在入院后第1(0,2)天体温恢复正常,对照组在入院后第1(0,3)天体温恢复正常。影像学检查结果显示,试验组5例(33.3%)和对照组7例(46.7%)患者均在入院3天后的复查中出现了进展,所有患者在随后的复查中均提示病灶好转。试验组和对照组分别有4例(26.7%)和3例(20.0%)患者出现一过性的腹泻和肝功能异常等不良反应,两组不良反应发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 目前COVID-19普通型患者预后较好,以病毒转阴率、重症化率为主要终点的研究难以对药物的疗效进行判断"。原文
"过量的CQ可能导致急性中毒和死亡3。在过去的几年中,由于在临床实践中很少使用CQ,至少在中国,CQ的生产和市场供应大大减少了。硫酸羟氯喹(HCQ)是CQ的衍生物,最早是在1946年通过将羟基引入CQ来合成的,并证明对动物的毒性比CQ低(约40%)4。更重要的是,HCQ仍可广泛用于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例如系统性红斑狼疮和类风湿关节炎。"。
"临床研究发现,在严重感染SARS-CoV-2的重症患者的血浆中检测到高浓度的细胞因子,这表明细胞因子风暴与疾病严重程度有关12。HCQ除了直接的抗病毒活性外,还是一种安全且成功的抗炎剂,已广泛用于自身免疫性疾病中,可显着降低细胞因子的产生,尤其是促炎因子的产生。因此,在COVID-19患者中,HCQ也可能有助于减弱炎症反应。"。
发表在Cell Discovery的原文,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新闻稿
"法国确认的COVID-19患者于3月初至3月16日进行给药然后观察试验,每天接受600mg硫酸羟氯喹,每天做鼻咽拭子中的病毒载量检测。结果:6例无症状,22例有上呼吸道感染症状,8例有下呼吸道感染症状。在该研究中治疗了20例病例,与对照组相比,在第6天纳入后显示病毒携带明显减少,并且平均携带时间比文献中未治疗的患者低得多。添加到羟氯喹中的阿奇霉素对消除病毒的效率明显更高。结论:尽管其样本量很小,但我们的调查显示,羟氯喹治疗与COVID-19患者的病毒载量减少/消失显着相关,阿奇霉素可增强其效果。(笔者注:这个论文的负责人Didier Raoult是艾克斯-马赛大学医学院研究传染病的教授。 自2008年以来一直担任新兴传染病和热带研究组主任。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他因推广羟氯喹作为该病的治疗方法而在全世界引起了广泛关注)"。原文
"试验:氯喹或羟基氯喹。在亚洲,参与者将收到磷酸氯喹。在欧洲和非洲,参与者将获得硫酸羟氯奎"
"药物:氯喹或羟氯喹。服用剂量为10毫克 碱/ 公斤,随后为每日155 毫克(250毫克磷酸氯喹盐或200毫克硫酸羟氯喹或硫酸羟氯喹),需要招募4万人,服药3个月"。
这是牛津大学于2020年4月29日在美国的ClinicalTrials.org网站登记的试验文件。试验期截至期是2021年4月。可是在6月5日牛津大学就发消息否定羟氯喹的作用,他们的试验也没有按着他们自己制定的计划执行。
这是牛津大学声称的所做的干涉数据表
"剂量为羟氯喹(每200毫克片剂155毫克碱):初始剂量:4片,6小时后:4片,12小时:2片,24小时:2片,此后:每12小时2片,共10天。RECOVERY中的第一天负荷剂量(1.86g 碱)是第一天负荷的两倍,治疗疟疾的剂量。 该剂量是根据以下数据选择的:SARS-CoV-2的IC50"。
"目的是使血浆浓度达到尽快安全地抑制病毒"。(The objective is to reach plasma concentrations that are inhibitory to the virus as soon as safely possible.)这句话有错误,羟氯喹不是用于抑制病毒,它的作用是抑制免疫系统,避免发生细胞因子风暴,帮助免疫力系统去控制病毒,而且所给剂量也非常高。堂堂的世界级科研机构竟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RecoveryTrial是霍比领导的以牛津大学为名义直接在英国正在进行的世界最大规模的药物试验项目的名字,现在只做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的临床试验。
4月2日美国芝加哥论坛报报道现年46岁的弗拉基米尔·泽连科(Vladimir Zelenko)博士,一个态度温和的家庭医生,在村庄附近设有办公室。自3月初以来,他的诊所为患有冠状病毒样症状的人提供治疗,并且他开发了一种实验性疗法,该疗法包括一种称为羟氯喹的抗疟药,抗生素阿奇霉素和硫酸锌。
在对数百名患者进行了这种三药鸡尾酒测试之后,他们中的一些人到达时只有轻度或中度症状,Zelenko声称其中100%的病毒在病毒中存活了下来,无需住院并且不需要呼吸机。
在medicine.com网站也有报道
(笔者注:这位医生没有发表论文,只是靠查在韩国所做试验的成功经验报道,然后自己发明的鸡尾酒式的治疗方案,结果证明有效。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医生,应该算是与任何医药厂商没有任何经济联系。)
 
谣言: 最早出现否定羟氯喹的消息来自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的两个博士生Kome Gbinigie,Kerstin Frie。她们两人于4月8日在该学院网站登出一则新闻,该新闻引用了她们两个写的一篇并登在了英国社区医生杂志《是否应使用氯喹和羟氯喹治疗COVID-19? 快速评估》,她们在网上搜索寻找相关文章,其结论引自中国的青岛大学,复旦大学和艾克斯-马赛大学验结果,没做任何试验去验证,没认真核实数据,特别是艾克斯-马赛大学病毒教授的数据,在这种情况下得出的无效结论。这两个人过去的工作都没和病毒,羟氯喹有过任何关联,法国负责试验的艾克斯-马赛大学的Didier Raoult是法国病毒研究的资深教授,自2008年以来一直担任法国新兴传染病和热带研究组主任。
6月5日霍比和马丁兰瑞(Martin Landray)发表声明《在住院的COVID-19患者中使用羟氯喹没有临床益处》,否定羟氯喹,霍比在当天连发三个推特继续扩大散步消息,所依据的是以下的截屏。
同一天在牛津大学的网站他们俩登出了这则新闻《在住院的COVID-19患者中使用羟氯喹没有临床益处》,新闻指出所有的详细试验信息可以在ReconveryTrial.net网站找到。事实上没有任何试验报告,所有可搜索到的证据已经在上面的临床试验结果中展示。可以断定霍比的这个结论没有任何可查到的公开数据文件证实,这是霍比的断言。6月5日可以查到世界很多媒体包括亲共的彭博社都转载报道了这个结论。谣言的传播又有海外中国学者加入,一个叫Zheng Su的中国人,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系,在美国拿到财务统计博士学位,曾经做过统计科学家,现在是纽约一个研究所的VP,他自己于6月9日在NIH网站发表一篇文章,他不但继续转这则消息,更将原来的数据进一步夸大,“羟氯喹组的早期终止是基于来自超过4000名患者的数据,在羟氯喹组和常规护理组中观察到1000多例死亡。羟氯喹组的28天死亡率在数值上更高,而危险比95%置信区间的下限令人信服地排除了在接受COVID-19住院治疗的患者中羟氯喹具有任何有意义的死亡率益处 ”。
除了霍比反对羟氯喹外,还有世界卫生组织和和柳叶刀杂志。最近柳叶刀杂志撤销一篇宣称羟氯喹无效的文章,这篇文章霍比曾做过转推,世界卫生组织也更改了原来羟氯喹为辅助药变成了可治药之一。这些的改变说明羟氯喹的确有效。在柳叶刀杂志发表有关羟氯喹无效文章的第一作者叫Mandeep R. Mehra,其实他是个心脏移植专家,跨行写文章误导世界,一个科学家竟然写没有科学依据的文章,其背后一定是被指使或被已被中共用金钱收买。他的这篇文章已被撤销
霍比的断言不仅被广泛传播,出现在世界媒体包括彭博社,互联网上的同日转载的现象说明这是一起有组织的行动,有海外的中国学者跟着转载,甚至对结论更加夸大,可以肯定霍比所发的文章就是散步谣言,散步这个谣言的背后主谋就是中共。在纳菲尔德学院的官方网站找到这样一篇2012年的新闻《牛津大学在全球卫生领域的合作伙伴关系》有这样的介绍“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在各种地理,社会和政治环境中应对全球健康挑战。这项工作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与海外医院和大学的长期合作网络,并得到惠康基金会,医学研究理事会,李嘉诚基金会以及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等主要资助者的支持”。李嘉诚的就是在中共扶持下才成为中国最富的商人,纳菲尔德学院早就收了中共的钱。
对于一个如此便宜还有效果的药为什么遭到这么多人的否定,其中的原因之一是便宜,会对药厂的贵药造成冲击,另一个原因是可以有效病毒致死率,这样就轻易化解了病毒大规模爆发对世界的危害,这是中共放毒者不想看到的结果,他们既然研制了病毒武器,散播了病毒,中共开始了超限战,既然是战争,中共就不想让世界找到可迅速结束战争的而且便宜有效的方法,这就是为什么中共买通那么多学者通过各种途径抹黑羟氯喹。
科学家: 是指那些对其感兴趣的领域进行科学研究以获取更深入的知识的那些人。科学家和道德,正义没有直接的联系。受过良好教育,又有信仰的当科学家的那些人应该有道德和正义。但是这个世界上也有邪恶的科学家。在哥伦比亚密林里研制毒品毒品的人们也算是科学家,他们在为贩毒集团工作,他们在伤害人们健康,他们在犯罪。霍比是个科学家,他的声称擅长设计新发传染病的治疗方案,既然是治疗,前提得有传染病的发生,甚至必须大面积发生,越出现新发传染病,这样他才有显示出他的价值的机会,从他内心的愿望来讲,他肯定希望全球病毒大爆发,而他在这次疫情中他对疫情的隐瞒,直到他现在负责的在英国全国范围内的临床试验,都验证了他的这个动机就是利用这次疫情大爆发达到他自己的目的。
中国是一个新兴传染病频发的国家,中共的病毒武器战略需要对病毒进行开发,目标就是获得武器级的病毒,每次试验对于霍比来说即是他展示能力的机会,也是可以近一步提高他的地位和威望,他的威望的越高,他对制药企业价值越大。而这次的疫情全球大爆发,霍比是赢家之一,而在这次病毒大爆发中名声受到最大损害的一直资助他搞研究的比尔盖茨基金会。
2020年1月22日霍比接受英国每日先驱报采访时说定义全球大流行要符合三个必要条件,大爆发必须非同寻常,全球传播的可能和全球的行动。这次武汉冠状病毒的大爆发符合这三条。在接受采访时事实上他的世界首篇有关这个病毒的现场
霍比目前负责在英国的世界最大规模药物试验
调查文章已经准备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2020年4月12日的英国每日邮报发表文章谴责霍比,说他刚开始就和中国一起工作,他还担任英国政府传染病咨询小组的负责人,他本应该向英国及时报警,可是他并没那样做。文章还说霍比不是主动及时向政府报告疫情,而是政府要求他提供咨询意见。因为政府行动的迟缓,最后导致病毒在英国大面积爆发。3月20日霍比负责的药物临床试验网站recoverytrial.net正式上线运行,3月30日他们注册试验方案,所用药物主要是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和羟氯喹,这就意味着由他领导的世界最大规模的临床药物试验即将在全英国开始,6月5日霍比发生名说羟氯喹无效而不再做羟氯喹的试验,现在只剩下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到目前为止这项试验已经有11526个病人参加,其中包括了全英国176个医院,试验要进行至少10天或者住院期间的服药。BBC报道截至5月7日英国已死亡29427人,超过意大利的29315人,成为欧洲死亡人数最多国家。6周后的今天英国因病毒感染死亡人数已经达到41783人,6周之内又增加了12356人,死亡人数还在增加,而11000多还处于生命威胁的病人们在这些所谓专家的误导下成了小白鼠,中共释放病毒来加害全世界,霍比干了中共想干而没有干成的事,继续让英国处于被病毒袭击的状态中。
学术腐败:在搜索中意外发现了写文章否定羟氯喹的两个作者Kome GbinigieKerstin Frie竟然在一个中文网站全球科技创新资源中心上注册了自己的简历并介绍了自己的学术成果,还发现了因写羟氯喹无效文章而登在柳叶刀杂志,后来又被柳叶刀杂志撤稿的Mandeep R. Mehra也注册了,也有自己的成果介绍,甚至还有和霍比一起负责目前英国药物临床试验的Martin Landray(马丁兰瑞) ,在这个网站上还发现了亲共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著名病毒教授,病毒学家利普金(W. Ian Lipkin),霍比,高福等都没有注册,说明注册是他们的个人所为。
这个平台搜集了世界上这么多学者的资料其目的是什么?到底在为谁服务?事实上这个平台由北京科技情报研究所主办,这是一个公开搜集科技情报的中共官方机构。了解中国的人们一眼就可看出来这就是一个为中共公开招募外国科研人才以窃取国外的知识产权的公开招募平台,对于那些没有资金无法继续自己人生路的学者们来说,他们在这个网站注册显然是在寻找资助人,等待中共的招募。中共历来不会把钱用在改善世界人民的健康上,中共花钱就是要买通世界上的科学家为他们的政治宣传服务,很多科学家在中共的银弹下早已投降。散步羟氯喹谣言显然是一个有组织的事件,其背后的主谋就是中共,这就出现了有像Mandeep R. Mehra这样的出卖自己的灵魂被中共收买,为中共传播谣言。帮助中共传播谣言的还有WHO和柳叶刀。
从过去几年里霍比所署名的文章里可以看出他既不是第一作者,也不是负责人,更没在英国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他在文章中的作用很多是草稿的写作,他其实是一个病毒临床治疗的牛津大学教授级写手,他的过去经历没有显示出,也没有机会让他显示在病毒临床治疗的领导能力,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背景,现在竟然领导全英国的药物试验,英国的死亡人数并没有因为霍比领导的药物试验而出现明显的减少,这个试验的背后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的一些学者和资助这些学者背后的基金,而这些学者利用牛津大学的名义,利用世界对此病毒了解不多的现实来误导世界,这是英国的悲哀,是英国国民的悲哀,更是英国被病毒感染还挣扎在死亡边缘的病人的悲哀。目前英国人民所面临的一切灾难,霍比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科学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邪恶灵魂的科学家,这样的科学家让比尔盖茨恐惧。
即将结束本篇时得到消息说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最近一次性解雇了54名研究人员(新闻录像),相信这些人都被中共买通。川普总统曾说的抽干沼泽的行动正在进行中。
以下是BBC网站的有关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因这次疫情而去世的人数随日期变化的比较,在霍比领导下的全英国的试验所得到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有世界顶级病毒专家,也有世界最大规模的临床药物试验的英国的死亡人数反倒比其他欧洲国家高?
2020年7月10日世界顶级冠状病毒科学家闫丽梦公开向世界披露中共如何研制新冠状病毒和隐瞒投毒,福克斯电视台做了独家采访,此系列到此终止,以后可以去关注路德访谈或福克斯的后续报道。以下链接是福克斯的独家采访的第一篇报道。EXCLUSIVE: Chinese virologist accuses Beijing of coronavirus cover-up, flees Hong Kong: 'I know how they treat whistleblowers'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