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曾几何时,咱骨感,还咋吃咋不胖;晚上倒床就着,打雷都吵不醒–在朋友眼里简直是天理不容。那时候常有人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女人啦,要胖一点好看,肚子上要有点肉肉。看着自己扁平平的小肚肚,(感谢各种文胸,胸的问题可以忽略不讨论),惶恐呀,真心地自惭形秽,好像对不起谁了似的。 终于到某一年,发现衣码大了一两个号,得全面更新衣柜了。等等,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是一个与园艺绝缘的人,大概长的是红手指,而不是绿手指。但凡花花草草到我家都活不长,唯一例外的是那几盆蝴蝶兰。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窗台的日照和温度特别合适,反正那不同颜色的花儿就常开不败。我这只管每周浇一次水的主人有点纳闷,也时常有点内疚。花儿呀,你们这么努力地灿烂着,是不是会很累呀?有一天要是死了,一定是给累死的。 人活着,会有阳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疫情期间不想远游,连着两个周末去了牛津与剑桥蹓跶。之前的印象一直隐隐地觉得牛津厚重、有点古板,而剑桥比较阳光、灵动,其实也好久没去过这两地儿了。有了新鲜的感受和直接比较,倒觉得我之前莫名的印象还多少有些道理。 从成就和影响来说,咱也不敢评头论足,人家无非是在世界前几名中谁排前谁排后;或者谁家的诺奖得主多、谁家出的首相多(近代的13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6-25 11:18:57)
昨天上午二娃好朋友的妈妈在电话上跟我聊了半天,说她儿子老宅在家里、不愿出门、好像学习压力很大。下午5点多又电话我:那孩子2点骑自行车出门了,说出去蹓跶一下,可那会还没回,并且电话联系不上,定位也关了。我这心里头开始紧张哦……娃给他打电话、发短信也都没回音。一会那妈妈说找到他的自行车了,锁在火车站、人不见了!我和娃都没心思做晚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1-06-12 09:59:19)
‘叮…叮…’,早晨门铃响,是中国店送粽子的。接过来,笑容不自觉地挂上了嘴角:) 原本说这个端午节懒得买粽子,这些带馅儿的粽子我也不喜欢,无论是肉馅还是果子类的。我还是喜欢吃老家的什么馅都不放的糯米粽子。昨晚上看见朋友圈有发粽子图片的,突然被馋到,特想吃,却又懒得出门。跟在欧洲出差的老公说起,‘买呀,想吃当然买,中国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续前,奶奶不识字,她留下的‘金句’却足以让读书人汗颜。 “浪费粮食要遭雷击的”。那时候夏天常有吓人的响雷,还见过一个红球似的闪电穿过院子,所以奶奶的这个金句对小孩子来说极有威慑力。至今不得不倒掉剩饭剩菜的时候,奶奶的话还是会在心头闪现,就常常提醒自己少买点、少做点。奶奶的话也许来自于她那时候食不果腹的环境,但今天这个世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5-20 07:30:51)
奶奶目不识丁,但她的聪明却是显而易见的。那时候,小山村没有电和煤气,都靠烧柴火。家里没有劳动力去山上砍柴火,就买人家送上门的。常给奶奶送柴火的是一个住在山里的老人,都叫他‘托珠崽’,类似于现在的昵称吧。我只是按照发音而编的,到现在也不明白这个称呼到底应该是哪几个字和什么意思,但肯定是没有恶意的。他每隔一定时间就会给奶奶送上一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1-05-20 07:28:35)
奶奶逝去快三十年,终于可以静静地写点什么了。 小时候,父母在外地工作,我从小跟奶奶在那个南方的小山村长大,直到上大学离家。奶奶去世的时候我没能回家参加葬礼,感觉中奶奶的逝去并不真实。在身边的人,亲人逝去的剧痛、葬礼的嚎啕大哭,和日常的不习惯,应该都有一点点治愈的功效吧;在远方的,感觉更像久未回家,思念日浓,痛是一点点累积,却没有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今年情人节的时候,讨了一个天文望远镜做礼物–lockdown在家,只能足不出户地看远方了。初学者,就先找天上看起来大的、亮的,除了月亮就是北斗星了。仰头看见北斗星,霎那间,如同遇见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儿时的记忆、那星空、、、 小时候,奶奶家,南方的小山村。村庄坐北朝南,夏天在屋场乘凉的时候,北斗星就高高的挂着屋后。常听叔婶们讲牛郎织女的故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小的时候,一直如饥似渴、囫囵吞枣地读书。在那个外面的世界很遥远的年代,书是奢侈品,记忆中凡是手头能抓到的文字都是宝贵的,那种饥渴感,是如此真实。也因此而做着作家梦。可走着走着,尽管也是是笔耕不辍,写的却都是要求严谨的学术论文,那份随心所欲、奋笔疾书的冲动,渐渐淡去,成为远方的梦、、、 那天和小儿子散步聊天,说起儿时的梦想,我不经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
[6]
[7]
[8]
[9]
[10]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