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奇程

修辞立其诚 辞达而已矣 行其所当行 止于不可不
人世很耐想 白说也得说 我思故我在 枝繁月正圆
博文
老生常谈,音译外文名字(不是意译也不是另起名)的第一规则是“名从主人”。 中国人有在音译时给人家另外起名的恶习(有意调侃和戏耍之举并不在此论列),某中文论坛上并曾有人百尺竿头再加一尺,说“名从主人”不对,译名的确定应依从译文读者的喜好。那还叫不叫“译”名,您自己说去吧。 反对“名从主人”,真有什么道理么? 各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3-07 08:08:22)
这是两本书的书中之问。 较近的一本是前苏联的小说,上世纪七十年代“文革”后半期进入中国,书名就是《你到底要什么?》。当时国人看到的这部小说系内部出版物,封面简单至极,只是黄纸黑字,人称“黄皮书”。 再往前的那本书是《天命——1945至49年中国内战的一个记录》,作者是那一年代美国国务院关于中国问题的白皮书(分析美国因何在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1-03-06 06:14:14)
摒弃“大国崛起”,全民励精图治——正路思考 中国人既然这么聪明,聪明得可以到处为人师,为什么世世代代不能像比较“不聪明”的民族那样形成同舟共济的共识?为什么不能学会组织起来并且造成共同遵守的制度?为什么中国人仿佛只有聪明但缺少智慧? 对于“大国崛起”这个口号(是否由中国改革开放论坛理事长郑必坚先生首倡的“和平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此时距美国二零一六年大选还有三天。这一点思索若得发表,应能赶在大选结果出来之前。笔者认为创普不会赢得此次大选,但这一点个人预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想说说这个:为什么创普不配作一个国家的政治领导人? 经历了立国、内战、各种经济政治和社会危机、世界大战、(二战)战后的欧洲重建、超级大国的核武对峙等等等等锻炼之后的美国政治,尽管难免面临新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您要说是“从新华社编印的《英语姓名译名手册》(编者署名辛华;“Trump特朗普”条见其1973年7月修订第2版402页右上第三行),早知道啦,用不着再说”,我不能跟您抬杠。以下“再说”的这些,无非自说自话,理理所思而已。 一望可知,与“川普”或“创普”等等不同,这个至迟四十多年前出炉的“Trump特朗普”条目,非为目前的美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21-03-01 09:21:04)
当了四年美国总统的Trump,到得2021年1月20日办完那场自家举哀送走自家的机场仪式,其最大“功德”是什么?是他没得死于任所。如果真有那么一场国葬(“如果”一词借自朱利阿尼1月6日在白宫前讲话的思路),那将是他个人之幸——“向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但却将是美国的大不幸——各路极端势力,包括宗教的与政治的,包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02-28 15:32:57)
国共抗战的话题,年年重复,伏而又起。近来因张灵甫将军遗骨归葬遇阻而引起公愤,老话题遂又热一轮。就事论事,VOA在发动讨论时以“抗战英雄”还是“(共军)手下败将”对举,颇不中肯。依区区笔者看来,张将军两者都是,抗战英雄死于内战,是国家民族的不幸(有的史料说当时华东野战军司令部命令为张找好棺木厚敛,与双方众多战死者的敛葬有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2-28 12:12:39)
初睹此当年流行连续剧时已是本世纪第三年。经过“文革”的人,大致还能体味那时的戏为什么会那样编。像《渴望》和话剧《丹心谱》,今天若还有人肯看,只怕观后会怒詈其没来由瞎编。来由,其实还是有的。 万人空巷说当年,
阴错阳差托谬编。
乱世尘凡何所望,
遍求不到是重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夤夜風聲,戶外何來,尺五白樑?
看前階失路,須憑力鏟;老車無影,如入珍藏。
抖擻精神,埋頭寸進,小徑推開下主航。
如斯事,自移居此地,也算平常。 元知不似吾鄉。
憶萬斛梨花冬日揚。
喜紛紛撲面,來時不冷;瑩瑩悅目,落地呈祥。
十數年間,霜晨凍月,曾有詩情伴爾翔?
休生怨,把輕裘備好,且待徜徉。 “并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2-28 07:43:04)
日前重又翻阅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年出的《朱自清说诗》,是佩弦先生诸种论诗文字的一个合编。其中一篇题为《什么是宋诗的精华》,副题较长——“评石遗老人(陈衍)《评点宋诗精华录》(商务印书馆出版)”。文章最后一段中提及: 『评语中间论改诗。欧阳修《丰乐亭小饮》①云:“第五句以太守而说游女丑,似未得体,当有以易之”(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