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奇程

修辞立其诚 辞达而已矣 行其所当行 止于不可不
人世很耐想 白说也得说 我思故我在 枝繁月正圆
博文
(2021-03-20 17:00:31)
夜长无鼓又无更,电脑对孤灯。
窗前月下皑皑意,外兼内、情境相生。
公问还填词不,自知欲罢应能。 迩来融化渐氲升,筋骨也苏兴。
悄移檐外昏昏色,东方望、似有温馨。
街景终非烟景,黎明却是春明。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3-20 10:53:24)
孔丹在退休后(或其前?)发表口述史《难得本色任天然》,又围绕这篇口述史发表了其他一些文字,谈他经历过的文革,道出文革历史的一些侧面。作为文革前已经是中共预备党员的高三学生,孔丹比其他中学生更成熟。几十年后回忆,他仍愿把自己和一些同志描述为稳健正统的共产党,在运动时节,特别是其初起之际,有别于他所看不起的、类似“勇敢份子”[注一]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03-19 15:35:24)
一窗溫煦凝成露,夤夜作貼花。
平明出看,階前素裹,樹上雕枷。此時何欲?承其涼冷,盡吐愁賒。
待春來到,搖搖曳曳,又見芳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故人相见,恍如隔世,一叹千年:“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回顾过去三十到五十年,凡俗如笔者,此时胸际竟也塞满不知今世何世的疑问。 黄仁宇先生在阐发其大历史观点时说过这种意思:如果你见到世上有某种事物自发生后历经二十年以上而其趋势仍不止不转,那么,对学习历史的人来说,你就要能够从技术维度揭示其原因,仅仅以道德(价值观)为由对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3-16 09:17:07)

减字木兰花 平生系念 除了儿时都悔遍 若许重行 莫谓斯程不再征 可惊心者 我辈今宵将弃舍 似奠如殇 万户城中雪正扬 网友原照发布时附有说明:“到医院去看望友人,出来时正在下雪,友人也就是这几天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3-15 08:19:54)
此事说来疑最深 中华不与万邦伦 如何新党炫新制 制且无新只换门 拆城墙、移石碑、新“古迹”等等,类皆如此。功何由叙,哀莫大焉。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3-14 11:58:16)

正是刚能饱腹时,思芽思蓓上纷枝。 百花成烬余芳在,一脉初苏新义驰。 启塞原求通德赛,牺牲岂为造神旗。 一毛自纵哓哓呓,此日公民方九思。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離了秦城戕腦矣
啥理啥情
那裡輪流系
金棍銀槍邀寵比
凶罡燈燼失煌庇 綠野紅塵曾不異
若許重來
要秉人文契
何苦藏頭兼露尾
桓碑下面留迷戲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1-03-12 08:22:58)
笔者出生上学在北京,平平一生中认识接触的上海人一时难以数计。从亲身经历知:把上海以外的国人都唤作“乡下人”(犹记杭州罗老师初到上海就学时被人问“侬乡下啥地方来?”气忿忿反应“我杭州什么时候成了乡下!”)的应是些没有见识的上海人,足为上海人之辱;同样,在历来五方杂处的北京,凡随意轻蔑“外地人”的也尽属没见识的“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剧终是戏是人生
且去将行不再逢
欲把双眸重对视
无情时刻见深情 2007年12月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