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我爱丁二酸钠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1975年,我小学五年级的那年冬天,一个下午近黄昏的时候,参加完学校文艺节目《我是公社小社员》排练的我们大大小小的一群孩子走在回村里的路上。远远地就看见公社曹书记把自行车丢在一边,正在忙活着什么。我们赶了过去,发现曹书记正在用一条很好看的棉布绳子捆绑一头半大猪,那头猪无甚挣扎。我一下子化不开窍了:我们这些人民公社小社员理所应当地怕着曹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6个年头的中国大陆,属于社会生活沉闷期。轰轰烈烈的文斗和武斗已经结束,知识青年也下乡受苦去了,农民本来就苦着。农民过去有自己的地,至于种什么由自己做主,合作化特别是人民公社化以后都归生产队所有了;过去有自留地,文革后也没有了;过去住房周围有宅基地,割宅基地尾巴也给割去了大半部分。农民劳作一年下来,分多少麦子(分冬小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7-10 09:29:11)
没人浇小时候,朦胧中情窦尚未开时候的我,觉得妹妹的一个同学特别美,那真是高白富美!这个妹妹的同学,就是那个解放海南岛渡琼州海峡受伤的荣军的三女儿,文静稳重温柔靓丽,小学五年级时的她就有一米六五的个儿头,睫毛遮掩着大圆而炯炯有神的黑葡萄似的眼、深眼窝儿衬托着修长的鼻子、长际腰身的两只大辫子儿映衬着白皙的脸蛋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最后一张是安阳袁世凯墓前的翁仲,与时俱进哪!大耳忠臣(永昌陵赵匡胤墓前的武将)古代的模特身材表情包(胡人)安阳袁世凯墓前的武将,穿现代西洋军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阅读 ()评论 (3)
我前几日的一篇博文《地毯、生鱼、那碗药》里面提及一个老特务(历史反革命分子)齐玉文,本文就专门讲他家的故事。在一个主要是有同一个姓氏组成的村落,往往有一种现象,就是辈分最大的人家往往是最穷的,而且穷人家光棍儿多。这是为什么?试想想,一个大家庭有好几个儿子,而很可能最小的儿子还没有成家立业的时候父母已经年迈甚至早逝了,其受教育程度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7-08 09:19:01)
今年春节前去大连谈一项目,客户方热情招待我们去星海广场附近吃海鲜。该公司董事长董先生专门给点了大连特产的海胆。海胆那个儿头,都一个个儿跟盛围棋子儿的那个罐子似的。我的同事不吃,我就吃了俩,董事长见状就又给我点了一个。我一个人吃仨。超喜欢海胆!就是不知道地中海、大西洋礁石上长的海胆是不是有毒,从来没敢尝过。席间该公司总经理李先生介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7-06 12:23:41)
今天被领导押着去BrooksBrothers买打折货。 领导突然说,“不行我头疼,我要去喝杯咖啡”。 这让我想起了往事。 就是这个时节,快入伏了,庄里人都在街上乘凉聊天,那是天南海北、古今中外的聊。 三太爷先打开的一个话题。 哦,先介绍三个人物:景三爷,我姥爷,玉文。 三太爷,人称景三爷,过去是有名的公子哥儿,住在我们家对门儿的祖传青堂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中国北方地区的持续高温与六月份地面裸露程度越来越高有关我现在住的地方,是NYC远郊,距离那个上千万人口的海边大城市市中心距离是40英里(约60公里),到最近海岸的距离也是40英里。和这个海边大都市的海拔相差不到40米。可是这两地今晚的最低温度居然相差5摄氏度(8华氏度),大前天相差7摄氏度!我这里凉快多了,晚上不用开空调,欢迎来避暑!其实,在白天,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鳕鱼干,干重约3~10公斤,500多年来是北欧人尤其是挪威人晒,全欧洲人吃。
鳕鱼干,是带着罪恶的。500多年来,西方殖民者就是吃着鳕鱼干驾着帆船或蒸汽机船横行四大洋五大洲的。
公元1400~1430年间郑和下西洋的船队就知道补充维生素C,吃新鲜蔬菜或在船上发豆芽菜吃。而西方殖民者自1490前后开始殖民,却要250年以后的1750年左右才知道新鲜蔬菜对坏血病的防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