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我爱丁二酸钠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我小的时候,周围充满着贫困和苦难,但是也不乏乐观和幽默。 我觉得有趣的事儿之一是听人说歇后语。 我爷爷、我姥爷、我姥姥、我妈妈、我二叔都是说歇后语的能手,一些老师、同学、老农也会很多歇后语。 现在把一些我个人认为非常有趣的、尚能登大雅之堂的、充满地方色彩而又不是广泛流传的一些歇后语写出来博大家一笑。 排队上厕所-轮蹲(伦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本人,是两个美国人、一个英国人的亲爹,还是一个澳大利亚人的亲舅舅,当然首先是一对中国人的亲儿子。老大,一直叫我“爸爸”,一口一个爸爸,嘴那是不一般的甜。这点儿上随我,自小儿我就嘴甜的很,跟姥爷在一起,一句话一个姥爷;跟老师在一起,一声一个老师。老二老三,一直喊我“带地”,老二嘴没有那么甜,但每次都认真的叫出来。老三叫我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6-22 23:10:04)
有荤有素,
有生有熟,
有海有陆,
有山有湖,
有果有蔬,
有蒜有薯,
有树有竹,
有菌有菇,
有酸有苦,
有细有粗,
有洋有土,
有蒸有卤,
有炖有煮,
有酱有乳,
有臭有腐,
有酒有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上世纪50年代末的一天,我奶奶回自己娘家住几天。她老人家闲来无事就和街坊邻居在街上聊天。这时从村西往东过来一个骑车的年轻人,见了我奶奶立刻抬腿下车恭恭敬敬地问候了一声“大婶回妈家了?”。我奶也回了一声,“你这是放假了,好义?”。年轻人嗯呐了一声继续骑车东去。这把那些聊天的姑娘媳妇大婶大妈大奶们都看呆了,有人赶紧问我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03 08:14:43)
阅读 ()评论 (6)
阅读 ()评论 (2)
摘要:海鱼等海产品的腥味主要来自体内的天然鲜味剂“氧化三甲胺”在鱼死亡后的降解产物“三甲胺”。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消除海鱼的腥味,给出以下建议:尽可能食用新鲜海鱼等海产品,海鱼在烹调之前用清水充分清洗(或者是把不太新鲜的海鱼用料酒、白酒等酒精饮料浸泡一段时间),用适量的植物油把海鱼适当煎炸,烹调的海鱼在收汤的中途加入适量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弟弟蹦妹妹跳,爷爷摸着胡子笑。俺娘忙把奶奶叫,快来看快来瞧,海河大军开进俺村了,从今不怕旱和涝”。这是我小学三年级语文课本里的课文。虽然老师没有讲过这篇课文,但是我记住了它,因为我不喜欢它。我们那里,我就叫我,不叫俺;妈就叫妈,不叫娘。爷爷摸着胡子笑,细思极恐:一个秃头驼背拄着拐杖的老爷子,还用手摸着胡子咧着没有牙的干瘪嘴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疑惑着。国内文革中大规模纪念革命音乐家聂耳、冼星海是在1975年下半年。可是在我的记忆里,在1972年或1973年,广播里成天播放着30年代的一些老歌曲。当然,主要是与聂耳冼星海有关的。有错误的,应该是我的记忆,还是?有一次,和我的很远房的堂姑姑堂姑父一起回美,需要在首都机场T3航站楼等上两个小时。趁此机会,我就向这位堂姑父、中央音乐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4-28 18:46:57)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