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e with the wind

随心而飘, 随意而写。 我自流连随风笑,凡人痴梦各不同。
个人资料
心雨烟尘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12-27 10:48:53)

再过几天,2019就过完了,来不及细数日子,更来不及对自己好一点,时间的钟就要敲响了2020年。 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不太善于总结的人,日子过到哪里是哪里,有些事刻意去追求,到头来却是两手空空,岂不叫人更失望; 我也不是一个爱发誓的人,好像心中特无目标,却每天机械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如有空码码字,听听书,每天拉拉筋骨,这日子倒也不紧不慢地过去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一)十月回国,祖国华诞,宫廷喜筵,丞民大赦。我的一个申城三级医院工作的同学传来了这样一个告示: 评语:生儿生女是自个儿的事,千万不要与祖国别妙头,寻求同日生。 (二)国际一流大城市,维护市容整洁,垃圾分类乃是民生大事。我家保姆虽然不识字,倒是很识事务,“老爸现在垃圾要分类,处理不好要罚款的。”说着,拿出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十一点半准时开饭,陪在神清气爽的母亲身边一起吃饭,所有上午的努力都值得了。午餐后给老人洗漱完毕就服侍老人睡午觉了。这时我可以有点空闲时间坐下来看看书报。爸妈都老了,眼睛花了,这几年订的报纸形同虚设都已经没人看了,只有我回家去,还可以偶尔翻翻。文汇报《笔会》专栏,我会饶有兴趣地去游览一番。 平时小黄的工作做到这里也结束了,晚上还有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十月,一个周末的中午,热腾腾的酸菜鱼头汤刚由滴滴小哥送到我姐家时,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二姐,我妈摔了一跤,我要回去了。”家里的保姆小黄这么跟我说。 这顿午餐注定是吃不出鱼头汤的鲜味了。 “姐,我今天就得回去,老妈没人照顾了。”我一边跟我姐打招呼,一边心里非常清楚我们原先商议好的吃过午饭下午跟我姐去卡拉OK,晚上做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回国抖音:我在上海老城厢拍好玩的旗袍照 -献给自己本命年的礼物 秋韵划过午后的鹿港小镇,悠悠品着精致的下午茶,话盒子落在了橙黄橘绿的去年我们大学同学聚会里。 坐在我对面的雅致的跃华,细细的个儿,弯弯的眉眼,长长的宽摆裙就着一身小蛮腰的短衣,一看就知道刚从训练的舞场中赶来。她对跳肚皮舞的热情,从不逊色于美国人爱喝咖啡。这会儿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我这人老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于是我妹就叫我,“为什么腻?” 骄阳似火的申城8月,因着美国最大的连锁会员制仓储超市Costco闯入上海闵行,开市不到3个小吋,茅台、大牌包包、烤鸡等被疯抢,洶湧人潮造成周边道路严重拥堵,此时人人热昏了头。Costco于下午不得不宣布暂停营业,这众人皆知的事实,已不是什么新闻了。 “为什么腻?”又引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岁月在一季又一季的摇曳中灵动着时光,秋以她独特的身姿婀娜着大地。 我们在夏天离别却要在秋季重逢,只为那绵绵细雨打湿的长裙,在心头溅起青春的花纹。匆匆那年,告别富有文艺气息的安福路,我们都已长大。再见眉梢皱波条条,银丝满鬓连连,眼里流盼着喜悦,话不完的是一席童年的真诚梦。儿时的好友相约,每年秋叶绚烂大地之际,于相视莫逆中我们都要牵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一场秋雨把顺着山势蜿蜒而行、时宽时窄的溪流充盈的跳跃而湍急;倘佯在“海上名山,寰中绝胜”的雁荡山,碧绿深潭、天柱陡峭、古洞石室、茂林幽谷、曲折迂回中,令人心旷神怡。 十月三日,我和妹妹一家,一行四人经过一天的观山览水,穿行在厚厚重重云雾盘踞层林染尽中,在一条条绛色霞彩的护送下,随着摩肩接踵的人群,步入夕阳西下的停车场。 晚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9-11-09 03:39:19)
今天要讲的是关于老人离开这个世界,可以选择安乐死的问题。在美国主流社会备受关注,尤其社交平台广为流传,作为明智的人应该有所了解。但是我诚恳地告诉大家,有些人是比较忌讳的,请不要往下读。 -题记 今天早晨逃也似地离开病房,我和另外两个同事喉咙都哑了。 早上的晨会上,我报告:30人的病房,昨晚有四个sitters,其中三个是亚裔,年龄都在80~90[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回国抖音:永嘉-民宿是我们留下的原因 2019-11-05阅读数8 一踏进回国休假之程,正值祖国喜庆七十华诞。说白了,我是奔着这个日子回去蹭旅游的。黄帝生日,丞民大赦。我和妹妹一家又踏上去旅行的历程。 永嘉,翠林茂密,碎石跌宕,池水潭波,土阶茅茨,眼前不断浮影着六年前去过那里的情景。记得那时,这出城就化费了近十几小时的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